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真,真的没有废掉?”

    温暖依然不太死心。

    “那你想试试?”

    顾臻斜了她一眼,这丫头真的是要气死他了。

    得到顾臻确切的答案,温暖瞬间松了口气,快吓死她了。

    之前一直提心吊胆的,关键是这种事真出了没有办法补救,她能不害怕吗?

    “那你为什么要住院啊?”

    温暖一脸疑惑的看着他。

    “身体有点小毛病,这两天也有点感冒发炎,所以输液几天就好,若是真的出事,怎么可能只输液?”

    顾臻到底没好意思说出事情,反正都是发炎,哪里发炎都一样,总之需要住几天就对了。

    这下温暖终于放下心来,拍了拍胸口道:“吓死我了,还以为我一脚把你踢成太太监了,那样我的罪孽就大了,项灏会杀了我的。”

    顾臻听着前半句还很舒心,听了后半句,脸色顿时黑了。

    特么的,就算他废了,跟项灏那个死人也没有什么关系啊。

    简直了!

    谁知,温暖还在嘟囔,“真好,真好,这样你就可以跟项灏安安心心的去国外生活了。”

    说到这,她唇边顿时扬起一抹甜甜的笑,眼睛也亮了起来,“顾臻,先恭喜你跟项灏了啊,祝你们恩恩爱爱,早生贵子……”

    说到后面四个字,温暖瞬间愣住,急忙开口,“不是,不是,是百年好合。”

    顾臻怎么能跟项灏早生贵子呢,那不是胡扯吗?

    温暖一番话,让顾臻再次想拔针头了!

    “温暖,我必须很认真的跟你强调一件事!”

    顾臻咬牙切齿的开口。

    温暖一脸的茫然,“什么啊,你这么认真。”

    “我不是gay!”

    顾臻一字一句道。

    他就说吧,这种事是不能拖着的,不然越是拖着越是麻烦,看温暖现在就已经误会了,而且误会的很深。

    她居然真的以为自己跟项灏要去国外生活。

    “我,我知道啊,你之前是直男的,我不怀疑,可是你后来不是被项灏给掰弯了吗?”

    温暖一脸的叹息,无奈摇头,“这也不能怪你,要怪就怪项灏,他怎么可以那样呢,就算他是个gay,也不能对好兄弟下手啊,实在太不道德了。”

    看着温暖义正言辞的样子,顾臻是真的想骂人了。

    特么的,她怎么就这么固执呢。

    “我跟项灏没有什么,那天是个误会,误会,误会!”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顾臻气的用手去砸旁边的桌子,砰砰砰,结果……

    “哎呀,早了,针头都掉了,血……”

    针头在顾臻的挣扎中被碰掉了。

    温暖吓的要死,急忙按了床头铃,急道:“护士,护士快来啊。”

    护士听到床头铃的响声,很快就来了,还是刚刚那个小护士。

    她一看顾臻手上的血,顿时皱起了眉头,“怎么回事啊,怎么可以乱动呢,万一出了事怎么办,等着我去拿棉签。”

    小护士急匆匆的去拿棉签等物了。温暖还不算傻,上前一步,用纸巾按住了他的手,狠狠的瞪了顾臻一眼,“你刚刚干嘛呢,怎么办这种事,难道不疼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