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顾臻险些一口血吐出来。

    他只觉人生无比黑暗,为什么会是这样的。

    都怪项灏,都怪那个死人,说什么要带自己出国,出他大爷啊出。

    他为什么要跟那人出国。

    顾臻几乎都要气死了,耐心的解释,“暖暖,我还行,我没有成为太监,你不要这样好吗?”

    他真的还行啊,苍天,早知道他不住院了,这种误会对他来说,简直是致命的。

    对一个男人最大的侮辱,大概就是说他不行吧。

    更何况说这话的人,还是自己最爱的女孩,换做谁谁也接受不了。

    顾臻叹了口气,看着温暖一直在解释。

    然而,温暖却像是着了魔,认为他既然住院,肯定是不行了,不然若是小问题的话,怎么可能住院呢,于是便继续道:“顾臻,你不用安慰我的,真的,我知道我做了什么错事,我知道我对不起你。”

    “对了顾臻,浅浅说现在医学很发达,说不准可以复原什么的,或者也可以再生,所以你不要放弃,我觉得还是有希望的。”

    温暖将苏浅的话当成了救命稻草。

    复原,再生那是什么鬼?

    她当细菌再生呢,那玩意居然还可以再生吗?

    少奶奶这种老司机,居然欺骗一个未婚姑娘,实在不好不好。

    “暖暖,你冷静一点好吗,我真的没事,我,我只是……”

    顾臻忽然间有点难以启齿。

    “你只是怎么了?”

    温暖抬眸看了他一眼,眨了眨眼睛,“你不要骗我了,我又不傻,你都住院了,能不严重吗,真的很抱歉。”

    通过秦帅的叙述,她才知道,昨晚自己又发酒疯了,喝多了,摇摇晃晃的。

    她知道自己的习惯,只要一喝多,肯定嗨起来,管都管不住。

    就如上次,她也是一样的,喝醉之后,差点没将顾臻的别墅给拆了。

    她心情不好,只要一看到酒,肯定是控制不住自己的。

    所以在秦帅那里便喝多了,她本来打算吃完饭回去睡觉的,却怎么着也没想到顾臻会出现,结果可想而知。

    顾臻听了温暖这话,差点没把针头给拔了。

    “你干什么啊顾臻,别乱动啊,你还在输液呢,本来就治不好了,万一再这样胡闹,就更没有希望了。”

    温暖见他想要拔针头,吓的急忙阻止。

    顾臻皱眉看着她,脸色冰冷,一字一句道:“我行不行,不然你现在试试?”

    她试一试,就不会再说他不行了。

    事关男人的尊严,他一定要站起来!

    温暖瞬间怔在那里,随后反应过来,瞪大了眼睛,“顾臻,你流氓!”

    “我不流氓,怎么让你相信我还行,请不要质疑我作为一个正常男人的能力好吗?”

    这实在太坑了,他感觉温暖就喜欢在他胸口插刀,一刀又一刀的,他都快疼死了。

    看着他严肃又气恼的神情,温暖终于相信自己把他给惹怒了。

    她还没见顾臻如此生气过。

    于是,她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真的,真的还行?”

    “嗯。”顾臻闷闷不乐的回答。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