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顾臻当时直接趴地上起不来了。

    “我就说嘛,他没那个胆子的。”

    苏浅瞬间松了口气。

    看样子,顾臻还是很君子啊,至少比他们家那位君子。

    他们家那位以前可都是用强的。

    不过比较悲催的是,以前慕少有多强势,现在就有多弱势,都被找补回来了。

    现在慕少虽然也很强势,但是事后可都是要跪键盘的。

    “很严重吗?”

    苏浅沉思片刻,斟酌了一下问道:“真的特别严重,你确定…废了?”

    如果真是那样,情况不容乐观啊。

    “嗯。”

    温暖吸了吸鼻子,委屈的要死,“当时他都起不来了,话都说不出来,所以我觉得情况不是很好。”

    “不然也不会去医院了,他走的时候,差点是被表哥扛出去的。”

    苏浅:“……”

    “完蛋了,那真要废了,可怜的顾臻都三十的人了,还没娶到媳妇不说,先废了,人生真的是挺无奈的。”

    “那怎么办啊浅浅,我罪过大了。”

    温暖急的要死。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她就算再忏悔也没有用啊。

    她又不能帮顾臻恢复什么的。

    “浅浅,你一会陪我去医院一趟吧,我想过去看看。”

    温暖小心翼翼的开口,感觉糟心的很,这都什么事啊。

    为什么她最近如此倒霉。

    “好,我一会就去,你先吃点东西。”

    苏浅挂了电话,匆忙的扒拉了两口饭,而后看着慕云靳道:“我先不陪你们了,我陪着温暖去趟医院,还不知道顾臻怎样呢,听温暖说肯定很严重,不然也不会去医院了。”

    这种事还是挺麻烦的。

    伤到哪里不好,非要伤到哪里。

    万一顾臻以后真的不行了,那要怎么办?

    “你去?”

    慕云靳皱眉,不是很同意自个媳妇去,毕竟是……

    “我去怎么啦,我陪着温暖去,顾臻是病人,你满脑子都是浆糊吧。”

    苏浅无奈瞪了他一眼。

    随着年龄的增大,这人不但不成熟,反而越来越幼稚了。

    “爸爸,你脑子里为什么都是浆糊,是因为你喝浆糊了吗?”

    念念太小,还不了解这话的意思。

    她很好奇,咦,爸爸脑子里为什么都是浆糊呢?

    苏浅接话,“嗯,没错,你爸爸脑子里全都是浆糊,除了浆糊没别的了。”

    闻此,慕少不咸不淡的回了一句,“老婆,别这么说你自己,我脑子里全都是你。”

    苏浅的话瞬间全部被噎了回去。

    他大爷的,这键盘必须跪,跪定了!

    这时,顾臻给慕云靳发了短信来,“总裁,再请假三天,我住院了。”

    他原本只请假了半天,所以现在抽空便忙着发了短信。

    慕云靳只做不知道,回了一条,“怎么了?”

    顾臻另外一条短信很久才回过来,只有两个字的内容,“发烧。”

    没错,顾臻用了最烂的一个借口,他发烧了,要挂水了,所以拒绝工作。

    慕少沉默片刻,回了一句,“保重。”

    顾臻看着手机一头雾水,保重是几个意思?他只是说了句发烧啊,总觉得总裁不太对劲。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