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慕少:“……”

    苏浅睁开眼睛,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同时一脚踹在了他身上。

    都怪这家伙,昨晚上非要折腾她。

    她已经很困了。

    结果现在好了,自食恶果。

    慕少被踹下了床,穿好衣服去哄女儿,老婆不敢得罪,女儿不敢冷落。

    忽然发现还是儿子好。

    至少儿子不会给他制造各种各样的问题。

    “爸爸,你昨晚又跑了,你说好陪我的。”

    念念不是很开心。

    爸爸又食言了。

    慕少也不是很开心,他已经困死了好吗?

    不过面对自家小公主,慕少从没有发脾气的时候,虽然顶着黑眼圈,但还是给女儿梳头,看着两个孩子吃饭,而后送两个孩子上学去了。

    他一直都觉得自己亏欠妻子跟孩子太多。

    当初逼苏浅离婚,结果孩子长到四岁,他居然都不知道。

    再难也没有苏浅一个人带孩子的时候难。

    孩子很依赖母亲,还要喂奶,所以即便有保姆,苏浅的付出也是最多的。

    更何况,那时候的苏浅正处于打击中。

    而所有的打击都是他给的。

    所以现在辛苦一些,累一些,慕云靳始终都觉得是应该的。

    他亏欠妻子跟孩子的,就用下半辈子慢慢的去弥补吧。

    中午的时候,慕云靳接到了电话,苏浅打来的。

    苏浅没去上班,困的跟狗似的,睡到了十一点,“中午接孩子回来吃饭吧,给你们爷三做了你们喜欢吃的。”

    苏浅起来以后,就开始忙活着做饭。

    她也知道慕云靳辛苦。

    至于以前那些过往,谁对谁错又有什么可在乎的呢。

    她不需要慕云靳来弥补什么,夫妻两个本来就应该共同承担,所以没必要非要慕云靳一直去弥补。

    更何况,当年洛家要弄死她,如果不是慕云靳一直护着她,她大概是无法跟亲生父母相认的。

    苏浅一直懂得夫妻相处之道。

    温暖跟顾臻也都没去上班。

    顾臻早早的发短信请了假。

    他实在太困了,昨晚差点被温暖给折腾死好吗?

    更何况,温香软玉在怀,他…起不来啊。

    温暖醒来的时候,已经中午十二点了。

    她完全是被饿醒的,昨天几乎没有怎么吃东西,一直在喝酒,浑浑噩噩的。

    结果,刚刚睁开眼睛,一张俊脸瞬间映入眼帘。

    温暖怔了怔,这才发现自己居然躺在顾臻怀里。

    顾臻一手抱着她的腰,睡得很香。

    “啊!”

    温暖完全被这个事实给震惊到了,顿时尖叫一声。

    苍天,怎么回事,他怎么在这里,他为什么抱着自己,他为什么在自己床上?

    温暖刚刚醒来,还没有想起昨晚到底是怎么回事,只是看到身边躺着顾臻都快吓死了。

    顾臻:“……”

    “怎么了?”

    他还没睁开眼睛,便嘟囔了一句,而且搂着温暖腰的那只手更用力了。

    这是一种习惯性的动作。

    大概是…太舒服了,嗯,所以下意识的想要抱紧,不想要去放开。

    “流氓,流氓,顾臻你这个大流氓!”

    温暖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脚踹在了顾臻身上,直接将顾臻给踹下了床。

    身下传来的剧痛,让顾臻瞬间清醒过来,冷汗淋漓。

    好死不死,温暖非要往那个地方踹,顾臻差点没被踹死。

    如果踹到了别的地方也就罢了。

    依着他的身体素质,大概也感觉不到什么,可是非要踢他那里。

    顾臻倒在地上起不来,额上冷汗淋漓。

    温暖也不是故意的,本能的去踹了一脚。

    她也没想到顾臻直接倒在地上起不来了。

    要知道顾臻的身手可是相当厉害,平常一个人打十几个保镖都没有问题。

    所以她也吓到了,结结巴巴道:“顾,顾臻,没,没事吧,我踢哪里了?”

    “姑奶奶,你说呢?”

    顾臻趴在地上,冷汗淋漓的看着她。

    不是他不想起来,而是他实在起不来。

    那种感觉,没人尝试过根本不会多痛。

    这时,忽然传来急促的敲门声。

    温暖急忙穿好衣服跑了出去。

    她其实是尴尬,而且她想看看是不是秦帅。

    如果是的话,赶紧让秦帅帮忙,看看要不要把顾臻送去医院。

    如果真的给踢坏了,那她就罪过了。

    虽然顾臻是个gay,但是她也不能这样啊。

    这个时候能敲门的也只有秦帅了。

    秦帅刚刚从公司回来,买了午饭给两人。

    看到温暖头发乱糟糟的开门,顿时笑了起来,“是不是打扰你们睡觉了,才起来吗?”

    “表哥,表哥,顾臻受伤了,快快快,你先送他去医院检查一下。”

    温暖伸手拽了秦帅进来。

    “受伤了,怎么回事?”

    秦帅急忙放下了手中的午饭,着急的进了卧室。

    顾臻刚刚扶着床起来。

    他确实不太好,感觉这一下很严重,所以他很担心,自己是不是废了。

    “怎么了?”

    秦帅冲进卧室,见到顾臻冷汗淋漓,皱眉道:“顾先生,你哪里不舒服,我开车送你去医院吧。”

    “不,嘶……”

    顾臻想说不用了。

    但是感觉不行啊,那地方疼的厉害,不会是废了吧。

    所以,他大概真的要去医院。

    别的地方他不在意,可是那里他不能不在意啊。

    他若是不在意,真的废了的话,肯定要玩完。

    他还不想玩完,他还年轻,他还有大好年华。

    他还想着娶媳妇啊。

    “要不,还是去医院吧。”

    秦帅看了半天,也没看出顾臻什么毛病。

    温暖眨了眨眼睛,“是啊,去医院吧。”

    秦帅转头看着她,“他怎么了?”

    温暖:“……”

    “我,我打的。”

    “你打的?”

    “嗯。”

    “打哪里了?”

    这是秦帅最疑惑的地方,他没有看到伤啊,所以这是打到哪里了,真是奇怪。

    “不,不小心踹了一脚。”

    温暖老实的回答。

    顾臻想要开口阻止她,秦帅却已经先问出了口,“踹哪里了?”

    温暖脸颊腾地一下红了,低了低头,“很不得了的地方,估计要废。”

    她那一脚力气很大。

    不知道有没有踹断。

    顾臻:“……”完了,这下脸都没有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