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更何况,秦帅也不止负责这一块,还有其他的也是归于他负责的。

    温家给他的薪酬极高,算是半个老板了。

    因此公司如何,他自然有责任。

    秦帅跟温漓聊了几句就挂了电话。

    看着桌子上一片狼藉,他无奈开始收拾。

    楼上砰砰砰的一直响,也不知道是两个人在打架,还是温暖在发酒疯摔东西。

    不过既然温漓跟他说不用管,那他也就不必在乎了。

    楼上战况的确很激烈,温暖喝的太多,又跟那天似的耍酒疯。

    “不要碰我,我要去找酒,我家的酒呢。”

    温暖到处扒拉着找酒,结果却打翻了很多东西。

    她刚刚搬到这里来,屋子里怎么可能有酒。

    顾臻在那边帮她找出了衣服塞给她,“快去洗澡,别闹了。”

    之前他照顾了她一次,现在她再次醉酒,顾大助理已经没有当初那么羞涩了,照顾的理所当然。

    温暖丢掉手里的衣服,哼了一声,“你不让我喝酒,我就不洗澡。”

    “酒没有,赶紧去洗澡。”

    顾臻皱眉看着她。

    温暖瞬间炸毛,怒道:“凭什么啊,你凭什么管我啊,我爸妈都没管我呢,我就要喝酒,喝酒。”

    闻此,顾臻先是一怔,而后脸色瞬间变得严肃起来,看着她漠然道:“我数到一二三立刻去洗澡,不然我帮你洗。”

    温暖唬了一跳,伸手抱住胸,“你想干嘛,你要欺负我?”

    “嗯。”

    顾臻点了点头,“如果你不乖乖的洗澡,我大概真的会欺负你。”

    原本实在的顾大助理,瞬间黑化。

    温暖还真被他这样子给吓到了,结结巴巴道:“你,你干什么?”

    “去洗澡。”

    顾臻捡起衣服还给了她。

    “那,那你明天给我买糖葫芦吃。”

    温暖摇摇晃晃的看了他一眼。

    喝醉的温暖特别可爱,孩子气十足,还吵着跟顾臻要糖葫芦吃。

    顾臻点了点头,“可以。”

    “那,我,我还要猪蹄。”

    “嗯。”

    “汉堡?”

    “嗯。”

    “还要你……”

    “嗯?”

    顾臻的脸色瞬间一变,勾了勾唇角,看着温暖问道:“要我什么?”

    真是越看温暖越可爱。

    虽然不赞同她喝酒,但是她喝酒醉了之后的模样真的很让人喜欢。

    而且也只有这个时候,她才会跟他玩笑,跟他打闹,就像情侣一样。

    真的很想一直这样下去。

    但是他知道,明天温暖酒一醒,便又是另外一种情况了。

    “要你不许凶我啊。”

    温暖嘟了嘟嘴,可爱的很。

    顾臻哭笑不得,还以为要他陪睡呢,他很乐意啊。

    温暖抱着衣服去洗澡,低头看了一眼,忽然转过身来对顾臻道:“没有内裤,我怎么换?”

    顾臻:“……”

    顾大助理大概是愣了三秒,迅速的做出反应,“你自己去找。”

    这次,他是真的脸红了。

    他哪里好意思去翻温暖的内衣啊。

    所以只拿了睡衣跟浴巾给她。

    温暖哼了一声,不开心的很,“你不帮我拿,我就不去洗澡了,气死你!”

    顾臻揉了揉额头,算了,看在她醉酒的份上,自己就多包涵一点吧。

    顾大助理不住的给自己催眠,其实他是不好意思。

    他去厨子里找了内裤给温暖,粉红色的小内内,看的顾大助理兽血沸腾。

    他感觉自己要炸了。

    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没有需要是不可能的。

    尤其是面对自己喜欢的女人,真的有些无法自控。

    可是……

    顾臻叹了口气,转身看到温暖站在他身后,湿漉漉的眸子,一眨一眨的看着他,“顾臻,你怎么啦?”

    顾臻:“……”

    他要炸了。

    温暖吸了吸鼻子,走过去,拿过了自己的内裤,看了一眼,而后摇了摇头,“不要这条粉色的,不喜欢了,你再给我找一条。”

    特么的……

    顾臻又给她找了一条紫色的出来。

    温暖嫌弃的看了一眼,再次摇头,“还是不行,再找一个。”

    顾臻都快要憋出内伤了,这简直了!

    于是,顾臻在那里翻啊翻的,翻了许久,翻出七八条内裤。

    挑了半天,结果温暖来了一句,“都不是很好看,你怎么不帮我买几条来。”

    闻此,顾大助理差点没憋出一口血来。

    买内裤这种事是他干的吗?

    如果他敢平常提着内裤来,温暖不打死他,已经算是好的了。

    “你现在去帮我买几条,这些都不好看,我不想穿。”

    温暖磨磨蹭蹭的抱着衣服,其实就是不想去洗澡。

    她现在看人还是晃的。

    顾臻已经快被她给折腾傻了。

    “你先洗澡,现在商场都已经关门了,也买不到什么,明天帮你买。”

    “我要十条!”

    温暖很认真道:“我都不够穿的。”

    顾臻眼眸深邃的看着她,喉结滚动,他觉得他应该是金刚身,不然也不会有如此定力。

    为什么要跟他讨论内裤的事?

    顾大助理已经想疯了。

    “那,那我去洗澡了。”

    温暖磨蹭了半天,总算肯去洗澡了。

    顾臻叹了口气,开始帮她收拾被她打翻的那些东西。

    他就知道不该让温暖搬回来。

    看温暖这个样子,怎么能照顾好自己。

    温暖大概是真的被情伤到了,所以最近一直处于这种状态,迷迷糊糊,还丢三落四。

    每次一喝酒就发疯。

    她把自己的生活弄的很糟糕。

    顾臻只盼着这次,她不要再摔倒了。

    想到这,他又想起秦帅,脸色瞬间冷了下来。

    如果不是那个男人,大概不会造成这种情况。

    如果是他,肯定不会让温暖喝这么多酒的。

    如今温暖的情况便是只要碰到酒,就会醉酒。

    他之前吓的将别墅里的酒全部藏到柜子里锁起来了好吗?

    谁知道,温暖跑到这来第一天就喝醉了。

    今个幸好他过来了,不然温暖喝醉了之后会怎样?

    顾臻越想越烦闷,总想去找秦帅干架,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消解他身上的怒火。

    况且他现在真的是一身火气无处发,不过不是怒火,而是被温暖招惹起来的邪火。

    他觉得这个女人迟早要他的命。顾臻正胡思乱想着,忽然温暖的惨叫声响起。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