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顾臻几乎快被整崩溃了,这么简单的一件小事,怎么就说不清了呢。

    “少奶奶,您相信我,我跟项灏真的没什么,之前是我弄错了,我受伤了,我,我蠢,我傻,我二,我……”

    顾大助理就差没把自己拍死了。

    如果不是自己这么蠢,大概也不会沦落到这一步。

    他想温暖昨天才说要走,怎么着也得准备几天。

    但是因为他出了这事,所以温暖提前走了,错失了好几天相处的机会。

    顾臻越想越愤怒,越想越想弄死自己这个傻缺。

    居然连这种事都弄错,难道不是傻缺吗?

    苏浅其实也就是故意逗他。

    顾臻是个很实在的人,她心里是明白的。

    所以顾臻既然这么着急,肯定是弄错了。

    其实之前她也在疑惑,二人都喝了酒了,睡的跟死猪似的,还有力气起来奋战,估计是不可能吧。

    可那两人偏偏都承认了,当事人都承认了,她这个外人也没有办法说什么。

    不过如今听起来还真是挺欢乐的。

    这种搞基的大事,居然都能搞错。

    顾臻不是gay,也迟早自己把自己弄成gay。

    “你没给温暖打电话解释一下?”

    “她的手机打不通,估计是没电了,一直关机。”

    “少奶奶,您告诉我地址,我现在过去解释一下。”

    顾臻急的火上浇油。

    苏浅想了想道:“你去了慢慢说,你跟温暖还长着呢,不要那么着急,不要给她太大压力,太大压力只会让她越来越远离你。”

    浅浅菇凉给的还是很中肯的。

    温暖一直处于高压中,尤其是对感情这种事,战战兢兢的。

    所以顾臻现在最明智的选择便是小火慢炖,温水煮青蛙。

    顾臻似乎领悟到了什么,急忙点头道:“谢谢少奶奶,我知道了。”

    “那好,我一会将地址发给你。”

    苏浅挂了电话之后,把温暖那的地址发给了顾臻,顺便给了顾臻秦帅的电话。

    如果找不到温暖,估计作为邻居的秦帅应该知道。

    秦帅看上去倒是一个极为稳妥的人。

    不过她还是比较偏向顾臻,毕竟那是自家老公的的助理,总要偏向自家人才是。

    挂完电话之后,她的头发已经擦的差不多了。

    她打了个哈欠,伸手推开慕云靳嘟囔道:“不行了,困死了,睡觉了。”

    慕云靳:“……”

    他早早的洗好澡,在这等了她大半天,她就是这么对他的?

    “老婆。”

    慕云靳伸手拉住她,点了点头她的脑袋,“不是说今晚办事的吗,小雨伞都准备好了。”

    苏浅打了个哈欠,眯眼看着他,“有点累了,明天吧,乖啊。”

    说着,她便爬上了床。

    她现在不想那事,只想着睡觉。

    闻此,慕少脸一黑,脸色难看的很。

    明天?

    那怎么可以!

    要知道,他足足等了两个小时啊。

    刚刚去哄完孩子睡觉,还帮她擦了头发。

    这么献殷勤,无非就是为了吃肉。

    等到明天他要憋出内伤了。于是,慕少二话不说,直接欺身压了上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