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所以,如果有一天,你真的不喜欢我了,一定要提前告诉我,我换身衣服就走。”

    她忽然埋头哭了起来,伤心的像是一个孩子。

    这几日,经历了太多。

    再加上今晚被苏晴逼酒的事。

    她忽然觉得,她就像是一个上不了台面的丑小鸭。

    那些人攻击她,理由其实是正确的。

    说她没见过世面,是个穷鬼,上不了台面。

    这些她其实都承认。

    她的确是个穷鬼。

    “小时候看别人吃糖葫芦,我会盯着卖糖葫芦的看好久,但是我却没有一分钱去买。”

    “小时候,同学们都穿漂亮的鞋子,而我只希望冬天的时候,鞋子可以暖和点,底子可以厚实点。”

    “我初中的时候,假期便出去打工,帮人洗盘子,择菜,总是最晚一个离开,因为多洗一个盘子,我就可能早日赚够学费。”

    “后来,我工作了,一天打三份工,却还是不敢买一个哈根达斯。”

    “除了小陶以外,我没有朋友,因为我太抠门,从不跟她们一起逛街吃饭买衣服。”

    她买不起啊。

    “就连买地摊货,我都能跟人讨价还价很久,最后都会把小摊贩惹的发火。”

    “你看啊”

    说起这些,洛浅忽然笑了起来,“你看,这就是我的过往,多穷酸啊。”

    “所以就算今天,你给了我很多很多钱,但我还是觉得我是个穷鬼,这是本质上改不了的。”

    她其实不怕贫穷。

    她只是觉得,她这样的人,不该跟慕云靳在一起。

    什么样的人,接触什么样的圈子。

    高攀的感觉,就好像是站在云端,随时都可能掉下来一样。

    可她喜欢他啊,配不上还偏偏要命的喜欢。

    时至今日,她已经彻底陷进去了,无法自拔。

    她伸手抓了抓头发,埋着头,轻声啜泣。

    酒终究是一个摧毁人理智的东西。

    她今晚喝了太多的酒。

    在别人面前,还可以伪装坚强。

    然而,在自己最爱的男人面前,理智却崩塌的一塌糊涂。

    或许慕云靳是她一直想要寻找的那个依靠。

    所以,她才肯在他面前肆无忌惮的宣泄。

    这些痛苦,这些话,她从来没对别人说过。

    她哭的像个迷路的孩子,怎么着都找不到家。

    “云靳,你为什么那么好呢,你可不可以不要那么好,若是你能差一点,也许我就能配上你了。”

    她一遍遍的说。

    最后这句话,却是她内心最真实的写照。

    他啊,怎么可以那么好呢。

    好的,她一点都配不上。

    她就算再努力,也始终是配不上这个男人的。

    所以的自卑委屈,全在这一刻涌出,几乎将她击垮。

    慕云靳一直静静的听着,心中的感觉,难以言喻。

    听到这,他内心是震惊的。

    因为他真的不知道,她内心埋藏了这么多的自卑。

    平常她总是甜甜的对他笑,乖巧懂事。

    他以为他能够给她足够的幸福。

    然而,直到这一刻,他才发现。

    其实,他带给她的恐惧远比幸福要多。

    他从不知道,她心中装了这么多事。

    “浅浅。”

    他沉默了许久,开口唤她的名字,语气里多了一丝不为人知的心疼。

    然而,洛浅却已经沉浸在自己情绪中,无法自拔。

    她好像没有听到他的话似的,越哭越伤心。

    慕云靳没再开口,就这么静静的陪着她。

    虽然远隔千山万水,但他依然想陪着她。

    什么工作,什么合同,什么会议。

    这一刻,通通都没她重要。

    醉意袭来,洛浅说着说着,便躺床上睡着了。r1

    手机还在旁边放着。

    慕云靳无奈,沉默许久,只能挂了电话。

    他现在很烦恼。

    这些事,不能跟爸妈说。

    担心小女人又要被说矫情,被欺负。

    所以,他只能打电话给了风姨。

    让风姨赶到老宅去照顾洛浅。

    却不知,叶澜在门外站了许久。

    刚刚她来给洛浅送夜宵。

    门没有关好,洛浅嘟囔的那些。

    她听了个一清二楚。

    她站在那,眉头紧紧皱起,脸色复杂,心中思绪万千。

    叶澜生来就是富家千金,没经历过任何贫苦的日子。

    在家的时候,因为是女孩,哥哥弟弟都让着她。

    嫁入慕家之后,也是顺风顺水,没遭受过什么挫折。

    因此,她并不能理解洛浅心中的悲苦。

    她与洛浅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实在不知道钱到底有多么让人为难。

    对于叶澜来说,钱大概是最没用的。

    然而,人心都是肉长的。

    因此,看到洛浅这样,她还是有些心酸。

    她没敢进去打扰。

    等洛浅睡着,进去给她盖了被子,便出来了。

    风姨从别墅那边赶来。

    叶澜只说让她照顾好洛浅,一会若是能叫醒她,就让她吃些东西。

    慕严已经睡了,正在卧室等她。

    “老爷,那孩子也挺可怜的,我刚刚上去,见她在那哭。”

    叶澜换了睡衣,坐了下来,疑惑不解道:“老爷,她不是洛家的孩子吗,虽然是收养的,但也不至于一双好鞋都穿不起。”

    没人知道,洛浅小时候一双鞋子能穿多久。

    夏天的运动鞋,一直穿到冬天,鞋底子都磨破了。

    经常冻得双脚麻木。

    还有她那双手,看上去细长的很。

    其实,手掌上满是茧子。

    “洛万成那个人,我接触过,早年的时候,想法设法找到我,想巴结咱们慕氏给他几个项目,那个人无所不用其极,对养女还能好到哪里去?”

    “还有前阵子的事情,那个洛姝雅做出那种事,能跟她的父亲没关吗?”

    “不过浅浅不是洛万成的亲生女儿,品行当然与洛万成不一样,那孩子安稳的很,况且你难道不相信你儿子的眼光?”

    闻此,叶澜颇为无奈,“行了,知道了,知道了,我以后对她好点就是了。”

    叶澜心中也是有愧的。

    苏家那边也不安稳。

    苏晴被送回去之后,睡了一觉,醒来就开始大闹。

    “白陌枫呢,白陌枫那个混蛋呢!”

    众人本来都已经睡着了,一片安静,但是忽然传来她这么一声怒吼,着实惊醒了苏家所有的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