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最后,项灏灰溜溜的从顾臻那滚了出去。

    自己做错了事自己没脸,还能说什么。

    项灏表示自己一定要戒酒,以后再也不喝酒了,否则真的很没脸。

    苏浅送了温暖去秦帅那边。

    路上的时候,温暖眨了眨眼睛,嘟囔道:“唉,真没想到会出这种事,项灏真的太可恶了,喝醉了酒怎么可以胡来呢,顾臻又不是gay,真要被项灏给坑死了。”

    说完,还看了一眼苏浅道:“浅浅,这件事我们绝对不能说出去哦,不然顾臻以后怎么找女朋友。”

    苏浅开车很稳,闻此忍不住笑道:“傻丫头,你难道不知道他的心意吗,还想着他怎么找女朋友。”

    温暖脸颊顿时一红,有些尴尬,低着头嘟囔,“我知道啊,可是我大概不能喜欢他,我觉得我已经失去了爱一个人的能力。”

    自从跟欧阳煜分手之后,她对感情的事情就真的死心了。

    她觉得自己这辈子大概再也不会去爱了。

    所以只能辜负顾臻。

    对于顾臻跟项灏这事,她没什么好说的,只是觉得顾臻可怜罢了。

    “暖暖,你还年轻,不要说这种话。”

    苏浅颇为心疼的看着温暖。

    是啊,情伤最是伤人。

    想当初如果不是孩子,她大概也是撑不下去的,为母则强。

    到了地方,秦帅在等温暖。

    他已经跟房东说好了,而且帮温暖先交了房租。

    “苏小姐,您也过来了。”

    秦帅主动为温暖接过了行李箱。

    苏浅眨了眨眼睛,打量着秦帅,人长得不错,又有能力,跟温家是世交,对温暖挺好,听说温家的父母很喜欢他。

    所以这人不会是顾臻最大的强敌吧。

    不过,顾臻那糟心的事还没解决呢,估计也没办法追温暖了。

    “秦经理,这段时间就麻烦你多照顾暖暖了。”

    苏浅踩着高跟鞋进了房间。

    房间还不错,除了小点什么都好,环境也很舒服,所以温暖住在这倒是不错。

    秦帅就住在楼下,的确方便。

    “苏小姐说哪里的话呢,我本来就该照顾暖暖,这是我的责任。”

    秦帅笑的很阳光。

    苏浅觉得顾臻很悲伤。

    苏浅安顿好温暖之后,便开车去工作室了。

    至于顾臻一觉睡到晚上。

    一天都没吃饭。

    项灏打了几个电话给他,他都没接。

    项灏也没上班,在家琢磨着昨晚他到底干没干那事。

    好像…没有吧。

    他怎么就不记得了呢。

    而且他喝醉了啊,真能行吗?

    难道他又厉害了,技术又提高了不成?

    顾臻醒来之后,便去卧室洗澡,屁股依然疼的很。

    只是洗澡的时候……

    “卧槽!”

    没多久,他忽然从卧室里冲了出来,气的踹翻了凳子,骂道:“搞了半天是受伤了,特么的还以为被上了。”

    他洗澡的时候才发现,昨个可能坐到了什么东西,检查了一下,连衣服都破了。

    所以才会感觉到疼痛。

    除此之外,他没有任何伤痕,也没有任何不舒服。

    按理说肯定要有感觉的,但其实没有。

    也就是说他搞错了!他跟项灏都傻叉的搞错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