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顾臻坐在那,颓废的很。

    他怎么着也没想到,居然被项灏给睡了。

    他感觉他的人生已经完全废了。

    “我,我上楼去收拾下东西。”

    温暖也感觉很尴尬,便急忙上楼去了。

    苏浅坐在楼下继续八卦。

    项灏从卧室出来的时候,碰到了上楼的温暖。

    吓的温暖急忙靠着墙角走,看他的眼神也很奇怪。

    项灏:“……”

    他发誓,昨晚真的只是个意外。

    他只是喝醉了酒,所以稀里糊涂的不知道做了什么事。

    如果不是醉酒,他怎么着也不会做这种事啊。

    他可是堂堂正正的直男,绝对的不带一丝怀疑。

    哪怕真的不是直男,他也不可能对自己的兄弟下手的!

    温暖急匆匆的进了卧室,砰地一声关上了卧室的门。

    似乎项灏就是瘟疫,所以避之不及似的。

    项灏一阵心塞,他英俊帅气的形象啊,难道就这么毁了吗?

    “你在那站着做什么!”

    顾臻见到他站在温暖卧室前,再次怒了。

    此刻的顾助理就像是一个炸毛的豹子。

    慕少从未见过他这样。

    项灏吓了一跳,灰溜溜的滚了下来。

    苏少也没见过项灏这样。

    实在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这是把人家睡了,所以无话可说,只能老老实实的?

    “你,你这么凶做什么,我也不是故意的啊。”

    项灏站在一旁,颇为无奈的看着顾臻皱眉道:“再说了,我喝醉了,我什么都不知道,我昨天本来是在泡妹的,是你非要拉着我喝酒,所以我喝醉了,大概把你当成那个美女了。”

    “不过拜托,我把你当成那个美女,你就不能反抗一下,早上踹我踹的挺厉害,你昨天晚上怎么不踹,你昨天晚上踹了,我还会得逞吗?”

    闻此,顾臻再次站了起来想要揍他。

    慕云靳皱了皱眉道:“先坐下,事情已经出了,打他有用吗?”

    “是啊,事情已经出了,打我有用吗?”

    项灏点了点头附和。

    结果,下一刻慕少却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道:“可以直接弄死。”

    项灏:“……”

    我擦,不是这样的啊。

    “慕少,您不能这样啊?”

    项灏着急的看着自家总裁,“总裁,救命啊。”

    没想到慕少居然这么狠啊。

    顾臻还没说要弄死他呢,慕少居然要弄死他。

    人生真是好苦啊。

    “谁让你乱来?”

    苏夜辰皱眉,脸色不是很好。

    他现在也救不了项灏。

    “昨晚你们两个喝酒就罢了,你跑这来做什么,怎么不回你自己家,跑这里来怎么还进了顾臻的房间?”

    对于这事,苏夜辰也是很不解。

    为什么两人就偏偏睡在了一个房间。

    面对苏夜辰的目光,项灏微微一怔,而后挠了挠头道:“总裁,不记得了。”

    他昨个喝的太多了,实在忘记了。

    当时因为跟顾臻拼酒,所以一直拿酒,后来好像是服务生送他们回来的?

    “我昨天打扫了别的房间,可是这位先生非要跟顾先生住一间,拦也拦不住,是这位先生自己闯进去的。”这时,阿彩站出来说了昨晚上的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