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车子里全都是酒味。

    她自己闻着都难受,更何况是叶澜。

    慕严正在家中看报纸,倒是没想到洛浅会来。

    洛浅进了客厅,飞快的扫了一眼叶澜,而后才轻声开口,“慕总裁,您好。”

    这声招呼,似乎像是陌生人一样。

    其实,洛浅本来已经改口。

    只是觉得叶澜会不高兴,所以当着叶澜的面不敢喊别的。

    慕严微微一愣,看着她无奈道:“不是跟你说了吗,要改称呼,都是一家人了,这样称呼,传出去岂不叫人笑话。”

    他其实一直蛮喜欢洛浅这个儿媳的。

    乖巧懂事,外柔内刚。

    “爸。”

    洛浅的头低的更低了,轻轻的喊了一声。

    她不想让长辈失望,却又怕叶澜骂她。

    “这么晚了,去休息吧,有什么需要的就跟周妈说。”

    慕严笑着点了点头。

    在他看来,洛浅什么都好。

    就是太过小心翼翼。

    大概是出身所致,她在慕家每一步都走的小心翼翼,很卑微。

    洛浅道谢之后,急忙上了楼。

    刚刚上楼,便冲进卫生间吐个不停。

    她今天喝的实在太多了。

    如果不是一直强迫自己保持清醒。

    她早就醉的稀里糊涂了。

    “瞧你把她吓的,哪里像是我们慕家的儿媳,倒像是不小心撞到你的小姑娘。”

    慕严放下手中的报纸,看了一眼自家太太,无奈一笑,“莹儿呢,你不是去接她了吗,怎么她没回来,浅浅倒是回来了?”

    他那儿子可是说了。

    他不在的这段日子,不许洛浅回来。

    生怕他们欺负了她。

    不过慕严的意思也是如此。

    毕竟叶澜跟洛浅看上去,明显不和的很。

    “我什么时候吓她了,上次不是误会吗,我今天又没为难她,看她喝那么多,让她回去,我怎么放心?”

    叶澜坐下喝了口水,看着慕严皱眉道:“还有那安莹儿,别提了。”

    “居然在车里对洛浅又动手又骂人,好歹也是一个千金小姐,听听说的那都是什么话。”

    对于安莹儿在车中大骂脏话,她现在都没回过神来。

    好歹是世交,一直熟悉的孩子,平常挺甜美可爱的,怎么就这样了呢。

    “那丫头,小时候心眼就多,而且她喜欢云靳,又是个不服输的,现在云靳突然结了婚,她自然是接受不了的。”

    慕严叹了口气,顿了顿道:“阿兰的事不是偶然,虽然我们没什么证据,但是这事跟她脱不了干系。”

    “现在她走了,以后就别让她来慕家了。”

    没了安莹儿,慕严倒是觉得这个家能和睦。

    “而且浅浅也挺好的,出身背景无所谓,只要是个好姑娘,能照顾咱们家儿子,你还求什么呢?”

    慕严看着叶澜语重心长道:“你看儿子自从接手了慕氏,有多辛苦,所以给他找妻子,就该找浅浅这样的,你觉得呢?”

    闻此,叶澜忽然想起之前电话里,慕云靳的那番话。

    心中难免愧疚,这些年是她愧对儿子了。

    “洛浅今天喝了不少酒,我上去看看,她也没吃什么东西,我顺便让周妈去做点给她。”

    慕严这么一说。

    叶澜倒是越发觉得自己过分起来。

    急忙起身,吩咐周妈去做吃的给洛浅了。

    做完之后,端着东西上了楼。

    洛浅吐了个昏天黑地,洗了澡,刚把头发吹干,正跟慕云靳视频。

    瞧着她红扑扑的小脸,慕云靳便知她喝了不少。

    “喝了很多?”

    慕少心中有数,还是问了一句。

    洛浅心虚的抓了抓头发,眼睛看向别处,“没,没多少。”

    “嗯?”

    慕云靳笑看着她。

    她着急的要躲,偏过头,只留给他一个背影。

    慕少又不在这,只能隔着屏幕看。

    见此,慕云靳挑了挑眉,看着她的背影道:“嗯,老婆的背还是很漂亮的,回去可以多摸摸。”

    洛浅:“”

    “说什么呢。”

    她回过头来,隔着屏幕瞪他,打了个哈欠,“云靳,我困了,明天再聊吧。”

    她的醉意又冒上来了。

    “为什么喝酒?”

    慕云靳看着她问道,没有理会她要睡觉的请求。

    “吃饭喝了点。”

    洛浅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

    想起之前的一幕,心酸顿时涌上心头。

    若是慕云靳在,大概会护着她吧。

    “到底怎么了,谁欺负你了跟我说。”

    慕云靳也知今日的事情不简单。

    可洛浅并不想说。

    “难道要我去查?”

    慕云靳皱眉,眸光犀利。

    洛浅微微一愣,抿了抿唇。

    她深吸一口气,忽然低头道:“云靳,你以后还会喜欢我吗?”

    以后还会喜欢我吗?

    这什么意思。

    他什么时候说不喜欢她了?

    “你以后”

    洛浅似乎没想他回答,继续道:“你以后会不会觉得我不好了,不要我了?”

    “那你能不能提前跟我说,让我有个心理准备。”

    若他要她走,请一定提前告诉她。

    不要突然将她轰出家门,至少提前告诉她一声,让她换身衣服,不要像是那些流浪的乞丐一样狼狈。

    “怎么了,是不是妈又为难你了,我什么时候说不要你了?”

    慕云靳的眉头拧成了一个川字,“我明日就派人接你过来。”

    “没有,慕妈对我挺好的。”r1

    洛浅见他误会,忙道:“我只是觉得,也许有一日你会觉得我不好,不要我了。”

    “云靳,我们结婚是不是太突然了?”

    “你真的没有考虑过,我们之间的身份差距吗,就算你给我再多的钱,我骨子里还是改变不了穷酸气。”

    因为她本来就是一个穷人啊。

    “我自小就知道我没钱,一分钱恨不得掰成两半花,那种穷酸气是从小养成的,所以我就算嫁给了你,也还是我,我改变不了那种本性,我本就不是什么千金大小姐,不是穿上几十万的裙子,就能改变的。”

    或许是真的喝了太多的酒。

    洛浅的情绪有些失控。

    开始还有些理智,后来却完全迷糊了,借着酒劲,有什么说什么。

    慕云靳放下手中所有的工作,拿着手机,耐心的听着。

    “我那么喜欢你,可偏偏你那么好,本就不是我这种丑小鸭该得的,所以我每时每刻都在害怕,都在恐惧。”

    “我怕忽然有一天,睁开眼睛,发现你不要我了,把我赶了出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