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最好温暖可以多看几眼。

    这样说不准温暖可以发现他的好。

    但是这个项灏脱的赤条条的算怎么回事?

    顾臻真的想一脚踹死他。

    温暖都被吓到了好吗?

    该死的项灏,气死他了!

    对于温暖来说,他可只能算一个陌生的男人。

    顾臻都快气疯了,抬脚又想踹。

    项灏急了,猛地从地上爬起来,一拳打在顾臻肩头,怒道:“你这个混蛋,踹什么踹,我又不是什么都没穿,我至少还穿了条内裤,遮住了男性最重要的部位,你踹我做什么!”

    “还有,昨晚上我怎么跑你这里来了,而且我衣服谁脱的,是不是你?”

    项灏昨晚喝的太多了,完全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而且他也想不起自己的衣服到底是怎么没的,还以为是顾臻脱的。

    顾臻又想弄死他了。

    项灏居然还好意思问他?

    他还想要问项灏呢,他的衣服又是怎么回事?

    他记得当时喝的很多,回来之后便直接睡觉了,压根就没有脱衣服,不知道怎么衣服就没了。

    “你特么问老子,老子怎么知道,我的衣服怎么回事!”

    顾臻一边捡衣服,一边冲着项灏怒吼。

    结果,两人都很傻眼,完全想不起来怎么回事。

    项灏穿好衣服,若有所思的看了顾臻一眼,有些担忧道:“喂,你,你不会男女通吃吧,你昨晚对我做了什么?”

    一大早的,只穿着一条内裤,赤条条的跟一个男人躺在一起,让他不多想都不可能。

    他真的觉得这件事很迷啊。

    项灏皱眉看着他,那打量的目光,让人非常不舒服。

    顾臻脸色一冷,气的狠狠瞪了他一眼,“你问我,我还没问你呢,这是我的房间,你跑到我房间里来睡觉,你问我怎么回事,你脑子是不是有病,你…”

    这话还没说完。

    顾臻忽然感觉屁股痛的要死。

    他忍不住伸手摸了摸,顿时脸色大变,昨晚难道真的发生了什么?

    看到他这个动作,项灏也怔住了。

    不是吧,难道昨晚在睡梦中,他把顾臻给办了?

    罪过,罪过!

    “你你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顾臻惊的一直退后。

    项灏一脸懵逼,“我,我喝醉了,你也知道的,我一喝醉就喜欢乱来,我,我难道把你当女的了?”

    他是知道自己的性格脾气的,喝醉了就什么自控力都没有了。

    所以,难道真的是在喝醉的时候,将顾臻给就地正法了?

    苍天,他,他,他居然…上…了一个男人!

    啊啊啊,他要疯了。

    “项灏,我弄死你!”

    顾臻气的失去了理智,抡起拳头便揍了过去。

    “别冲动,别冲动啊兄弟,我也不是故意的。”

    项灏衣服还没穿好,只穿了衬衫,连裤子都没有穿。

    见到顾臻打过来,项灏转身就跑。

    如果真的是他想的那样,那么就是他对不起顾臻。

    所以他现在也实在没脸还手。

    于是,只穿着内裤跟衬衫的项灏瞬间夺门而逃。

    “啊!”站在门口的温暖瞬间被吓了一跳。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