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温暖也是本事,刚刚跟我男朋友分开,就跟你勾搭上了,以前她装的可是够清纯的呢。”

    舒茗气的不轻,便将脏水往温暖身上泼。

    顾臻顿时怒了,他绝不允许任何人在他面前侮辱自个心爱的女孩!

    “你放心,暖暖不是你这样的女人,靠着给别的男人下药爬床。”

    “我喜欢暖暖,先追求她自然光明正大的来,虽然她现在还没有答应我,但是总有一天她会答应的。”

    “暖暖是我喜欢的女孩,我允许任何人在我面前侮辱她。”

    说到这,顾臻冷漠的看了舒茗一眼,语气忽然加重,“而且我可没有不打女人的习惯。”

    “你,你,你得意什么。”

    舒茗瞬间有些怕,顾臻那眼神跟吃人的狼似的。

    她退后两步皱眉道:“不就是慕氏的一个助理吗,还真当自己是什么了!”

    她言语里满是不屑的味道。

    顾臻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若是想比可以试试,看看你们舒家的实力怎样。”

    这话说的很不明白,但是却让舒茗心头一跳。

    舒茗可不是欧阳聘婷蠢的跟猪似的。

    她也就耍耍嘴皮子罢了。

    她知道顾臻虽然只是个助理,但他是慕云靳的心腹,只怕慕氏很多高层都比不上一个顾臻。

    而慕氏的很多项目都是顾臻在运作的。

    所以她并不敢真的得罪顾臻。

    顾臻若是想要给他们舒家下绊子,还是很容易的。

    当然,这还不算完,顾臻一心要给温暖找回场子,便看着温暖道:“少奶奶早上不是刚刚说了,以后谁再欺负你,便跟她去说,你怎么能这么善良,别人欺负你都要忍着呢。”

    说完还摸了摸温暖的脑袋,宠溺一笑,“傻女孩。”

    欧阳煜冰冷的目光,忽然放在了顾臻的手上,只觉得眼前的一幕刺眼的很。

    这个女孩本应该是他的,本应该被他好好的呵护,好好的宠爱。

    可是他却还是将她丢了,丢了一次,没有接受到教训,现在又丢第二次,那就真的是他活该,自作自受。

    他除了责怪自己以外,还能怪谁呢?

    “你拿苏浅来威胁我?”

    舒茗难免有些恼怒,她最恨别人威胁她了。

    而且还拿苏浅来威胁她,真当她是好欺负的吗?

    女人总是爱攀比,舒茗也不例外,一样喜欢攀比。

    她跟苏浅年龄差不多,只不过苏浅结婚比较早罢了。

    大家都算是江城贵族圈子里的千金。

    但偏偏她不如苏浅,心中当然不平衡。

    更让她不平衡的是,苏浅毁了容,还有那么好的生活。

    她虽然也不错,可比起来跟苏浅差不多了。

    这些豪门千金,哪个不爱攀比,哪个不希望做最好的那个。

    可偏偏舒茗比不上苏浅。

    身为苏家唯一的宝贝女儿,又是慕家的宝贝儿媳。

    还是蓝家最疼爱的外孙女,在江城大概是没人可以比得上苏浅的。

    所以舒茗嫉妒也是难免的,尤其是听到顾臻用苏浅威胁她,更是怒火中烧。跟谁比不好,非要跟苏浅比。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