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欧阳聘婷,你指使他人下毒,并且买通杀手杀人,已经构成犯罪,现在抓你回去审讯。”

    警察冷漠的看了欧阳聘婷一眼开口道。

    欧阳聘婷的罪名不仅仅是让人给苏浅下毒,她还涉嫌买凶杀人。

    杀的不是别人,正是那个药剂师。

    她原本只是将那个药剂师逼走,但是后来一想,又担心那药剂师会被慕云靳找到,研制出解药,那就麻烦了。

    索性一不做二不休,便直接将药剂师干掉了。

    解药只有一**,她私自留了起来,想做最后的底牌。

    所以即便欧阳老爷子想找到药剂师配解药,跟慕云靳交换也是完全不可能的。

    欧阳聘婷这么做,已经断了欧阳家的后路。

    她也算够狠,无论如何,都不肯交出解药,势必要拖着苏浅一起毁灭。

    欧阳老爷子也被警察客客气气请到了警察局。

    有人举报他偷税漏税,买凶伤对手。

    欧阳家的三位少爷,除了欧阳煜一直不在欧阳家,也没有参与这些事情外,也全部都被带走。

    家里只剩下了一群女人。

    欧阳聘婷的父母在回来的路上,就已经被抓了。

    欧阳家为了做生意,坐下的伤天害理的事情可不少。

    之前是没有人敢动欧阳家,现在是有人要动他们,所以想抓出罪证那还不容易?

    若是欧阳聘婷不作死的跟苏浅作对,欧阳家还是那个欧阳家,还能好好的在江城呼风唤雨下去。

    谁知欧阳聘婷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非要如此作死。

    欧阳大小姐很贴心的为大家演绎了一番,什么叫做不作死就不会死。

    剩下的女人们,哭哭啼啼不知道该怎么办,最后找到了欧阳煜想办法。

    “三弟,爷爷他们都被抓了,你说怎么办啊?”

    “是啊,三弟,咱们的公司还有救吗?”

    大嫂跟二嫂现在完全是六神无主,不知道该怎么办。

    以前她们很看不起这个弟弟,但是现在这个弟弟却成了她们唯一的稻草。

    生意上的事情,他们可不懂。

    闻此,欧阳煜抬头,神色冷淡的看了她们一眼道:“大嫂二嫂这话是问错人了吧,我又不管理公司,我怎么可能知道?”

    “三弟,这个家可全靠你了啊,你,你不是跟温暖挺好吗,温暖跟苏浅是好闺蜜,不然你去……”

    欧阳家的大嫂现在忽然发现,他们之前做的决定很愚蠢啊。

    舒家是不错,但是舒家也比不上慕家跟苏家啊。

    温暖跟苏浅关系那么好,温暖的姐姐还差点成了蓝家的媳妇。

    他们应该抓紧温暖这条线,放弃舒茗那条线才是。

    见此,二嫂也急忙说道:“是啊,是啊,三弟我们以后就都指望你了,如果你有什么事就跟我们说。”

    两人像是供奉神明一样将欧阳煜供奉起来。

    曾经最不起眼的私生子,在欧阳家突然破败这一天,却成了最重要的人物。

    “嗯,你们先去收拾下东西吧,回头有事我联系你们。”

    欧阳煜眼中闪过一抹淡淡的不屑,却没说破什么。大嫂跟二嫂觉得不太对劲,问了一句,“收拾什么?”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