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白陌枫不再阻拦,重新坐了回去。

    他拿起筷子,慢条斯理的吃着东西。

    对于脸上的伤,丝毫不以为意。

    对于苏晴的任性,也没多管。

    更没去在意拼酒的洛浅。

    他就那样一个人坐在那吃菜。

    似乎全世界都与他无关了。

    其余人,却没什么心思吃饭。

    全部都在观察着局势的发展。

    一**又一**,也不知道服务员开了多少**酒。

    只知道账单肯定多的吓人。

    安莹儿一直站在叶澜身边。

    叶澜有几次要站起来,都被她给阻止了。

    洛浅包包里的手机响个不停,是慕云靳打来的。

    然而,她现在什么都听不到看不到,眼里只有酒。

    一**又一**,最后二人都有些糊涂。

    苏晴咬着牙,一脸愤怒的看着洛浅,满是不甘。

    靠,这贱人,怎么这么能喝!

    苏晴咬牙坚持着。

    然而,洛浅虽然脸颊通红,喝的晕晕的,但却依然镇定,目光平静如初。

    “来,再来,姑奶奶不相信弄不死你这贱货!”

    苏晴已经喝醉了,理智不清,口不择言。

    当然,也算是酒后吐真言。

    她已经是到极限了。

    一次次的趴在桌上,一次次的起来。

    晃着手中的酒**,狠狠的瞪着洛浅骂道:“不要脸的贱货,土包子,垃圾桶捡来的野孩子,还以为自己真是什么人物了。”

    “想跟我苏晴争,简直是做梦,我非要弄死你不可!”

    苏晴越喝越糊涂,越糊涂越胆大,心中对洛浅的憎恨全部都骂了出来。

    “开酒。”

    面前的酒都喝没了。

    苏晴在怒骂,没有倒下。

    洛浅坐在椅子上,面色冷然,回头看了一眼已经吓呆了的服务员,冷冷的开口。

    此刻的她,敛去了一身的脆弱,眸光锐利,气息很冷。

    好像从黑暗中挣扎出来的人。

    明明才二十岁的年纪,却有中年人的沧桑与沉静。

    先前那几个讥讽她的服务员,也不敢说什么,急忙去拿酒来。

    不管对方是为什么,总之喝的酒越多,她们拿到的钱便越多。

    又是一****红酒上了桌。

    苏晴死活不肯认输,拼了命的灌。

    洛浅其实也醉了,脑袋迷糊。

    但她一直努力撑着,不能给慕家丢脸,也不能给自己丢脸。

    她每次快要趴下的时候,都狠狠的在胳膊上掐一把。

    原本白嫩的胳膊,硬生生被她掐出许多伤痕来。

    啪的一声

    酒**子掉在了地上。

    苏晴彻底蔫了。

    “洛浅,你这个贱货,迟早我要找人弄死你,弄死你”

    她依然愤愤不平的怒骂着洛浅。

    骂着骂着,便趴在桌上彻底醉了。

    洛浅还算清醒,冷静的看着趴在桌上醉醺醺的苏晴,唇角一勾,“你输了。”

    这一幕,把所有人都看呆了。

    尤其是安莹儿,更是瞪大了眼睛,还狠狠的掐了自己一把。

    她根本就不相信这个结果。

    洛浅怎么会赢?

    苏晴这种天天喝酒,天天混夜店的人,怎么可能比不过那个小贱货!

    安莹儿震惊的站了起来,看着洛浅冰冷的目光,简直气的要死。

    她愣了愣,忽然笑道:“哎呀,伯母,原来洛浅是深藏不露呢,连苏晴都喝趴下了,真是厉害啊。”

    “苏晴可是号称千杯不醉,经常泡夜店的人,洛浅居然比苏晴还要厉害,是不是”

    安莹儿话锋一转,忽然低头对叶澜道:“伯母,听说洛家姐妹,也喜欢泡夜店,洛浅的酒量是不是也是泡夜店练出来的?”

    她似乎总能找到洛浅的不是。

    闻此,叶澜也有些疑惑。

    洛浅这酒量实在是好的惊人。

    一些男人都不一定能拼得过。

    安莹儿起身走到洛浅跟前。

    洛浅已经有些醉了。

    她看着洛浅笑着问道:“洛浅,你的酒量,是不是也是泡夜店练出来的,不经常跟人喝酒,怎么会这么厉害呢,真是佩服你呢。”

    “就是不知云靳哥哥知不知道,你这么能喝。”

    虽然洛浅难受的很,但还是听得出她言语里的讥讽。

    她冷笑一声,瞪了安莹儿一眼,便起身去洗手间了。

    刚刚到了洗手间,便吐的昏天黑地,感觉胆汁都要吐出来了。

    这样喝酒,最是伤身。

    她担心明日起都起不来。

    而那边,安莹儿还在喋喋不休的嘟囔。

    “够了。”

    蓝芷不悦的喝止,看着她皱眉道:“我们晴儿如何,怕是不需要你来点评。”

    “她去没去夜店,也与你无关。”

    “苏家的事,怕安家还没这个资格管!”

    蓝芷最是疼爱女儿。r1

    虽然安莹儿针对的是洛浅。

    但言语里涉及了苏晴。

    所以,蓝芷不悦的很。

    “陌风,带晴儿走。”

    蓝芷面色含怒,拿起女儿的包。

    跟白陌枫带着苏晴走了。

    连招呼都没跟叶澜打,闹的实在有些不愉快。

    叶澜不屑的冷笑一声。

    明明是她女儿先挑事,还有脸生气。

    就这样,原本二人关系还不错,也因为小辈的搅合,闹的很僵。

    白陌枫带苏晴离开的时候,下意识的往洗手间的方向看了一眼,眉头紧皱。

    也不知那丫头怎样了。

    喝了那么多的酒,身边也没人能照顾她。

    洛浅从洗手间内还没出来。

    她放在包间内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安莹儿眼疾手快的接了。

    “老婆,去哪了?”

    慕云靳不知是安莹儿。

    只知道打了许多电话洛浅都没接。

    因此开口便询问洛浅的下落。

    安莹儿听到慕云靳口中的老婆两个字,心中的妒火,顿时燃烧起来。

    她美眸一转,忙道:“嗯,老公。”

    站在一旁准备离开的叶澜,听到这话顿时愣住,不悦的皱起了眉头。

    虽然她觉得安莹儿比洛浅要好。

    但慕云靳跟洛浅现在还是夫妻。

    安莹儿什么都不算,直接喊老公,不是想做小三吗?

    安莹儿自己还不知道,在不觉中她的小把戏,已经降低了她在叶澜心中的地位。

    “你是谁?”

    虽然她说的小心翼翼,声音还很低。

    可慕大少又不傻,一下便听出了不对。

    安莹儿微微一愣,随后嘟着嘴道:“老公,你刚刚不是在喊我老婆么?”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