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欧阳家的动荡,没有影响苏浅的心情。

    她甚至连新闻都懒得去看。

    一大早乒乒乓乓,酒酒的作业本找不大到了。

    这次书包倒是在沙发上放着。

    但是作业本不知道扔哪里去了。

    今早去了是要交作业的。

    于是,爷俩饭也来不及吃,到处扒拉着找作业。

    佣人也帮忙找作业。

    “念念,赶紧吃。”

    苏浅坐在餐桌前,给女儿拿了面包跟牛奶。

    之后,她也拿了面包,边吃边看那爷俩乒乒乓乓到处乱翻。

    苏浅淡定的很,因为这样的戏码经常会上演。

    从最初的惊愕,到后来的无奈,最后完全就是无视了。

    儿子大概不喜欢学习吧。

    又或者是太聪明了,所以老师布置的作业,他很快就能写完,都不费力的。

    写完之后,随手一扔,不是书包丢了,就是作业本丢了。

    本来佣人是收拾好的。

    可他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去拿,然后一扔又不见了。

    “爸爸,可能在沙发下面,我们把沙发拽出来吧。”

    酒酒忽然跳到沙发上开了口。

    他难不成是把作业本扔沙发下面了?

    慕云靳愣了愣,看着刚刚换过的沙发,而后道:“儿子,去问你妈,这沙发可是你妈喜欢的。”

    他不敢请示媳妇,只能让儿子去。

    于是小包子跑到苏浅跟前,拽了拽苏浅的袖子,“妈妈,爸爸说想把沙发给拽出来。”

    “为什么?”

    苏浅挑眉,看了一眼儿子道。

    那个不想开口,让儿子来。

    结果儿子过来直接把他给卖了。

    慕少一脸黑色,早知道他就亲自开口了。

    “爸爸说我的作业本在沙发下面,所以需要拽出来才能找得到。”

    酒酒小包子很认真的解释,卖起亲爹来也是丝毫不手软啊。

    “嗯,去吧。”

    苏浅倒是答应的痛快。

    于是酒酒便开心的跑了回去,“老爸,快点,妈妈答应了。”

    慕少无奈,谁让他是当爹的呢,只能撸起袖子拽沙发。

    谁知这时忽然听到苏浅又补了一句,“找到了,我就不说什么了,找不到去跪键盘,我刚买的那个。”

    慕少:“……”

    人生何其悲哀。

    “爸爸,等我吃完饭去给你拿键盘。”

    念念很体贴老爹,不想让老爹再跑一趟。

    慕少:“……”

    他想说,媳妇,键盘也花钱,咱们省省吧,跪坏了也是得不偿失的。

    “少奶奶,顾先生带着温暖小姐过来了。”

    不多时,佣人走进来说道。

    苏浅怔了怔,急忙放下了手中的牛奶。

    她以为温暖不会过来,毕竟按照温暖的性格,应该不想见任何人。

    她刚放下牛奶起身,温暖跟顾臻便进来了。

    “浅浅。”

    看到苏浅,温暖的眼眶瞬间红了,跑过来伸手抱住了苏浅。

    “好了。”

    苏浅叹了口气,急忙伸手拍了拍她的背,安慰道:“好了,没事了,天塌下来,还有我们呢,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

    温暖听了她的话更难受了,眼泪收都收不住,脸色也相当难看。她跟欧阳煜这事也实在委屈。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