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温暖皱了皱眉,“哪来的百合?”

    她之前似乎没有看到。

    看到那束百合花,顾臻也是一怔。

    须臾,才想起来,之前他买了百合回来送给温暖。

    谁知道刚刚进门就听到了温暖的叫声。

    他以为温暖出了什么事,拿着百合便跑上了楼。

    看到温暖受伤,手中的百合直接就丢在了地上。

    他只顾着紧张温暖的手到底有没有事了,完全忘记了自己买回来的那束花。

    而沉浸在欧阳煜跟舒茗即将订婚的悲痛中的温暖,也没有注意到顾臻买回来的那束花。

    那束百合就丢在玻璃碎渣中间,孤零零的躺在那,看上去颇为落寞。

    而她就跟那束百合一样,虽然美丽,却置身于一个苦痛的环境中,无法挣扎出来。

    “哦,刚刚顺手买回来的,不过花瓣已经脏了,我拿下去扔了吧。”

    顾臻见那百合沾了水,有点不成样子,便打算去扔掉。

    他不想将这样的花送给温暖。

    这样的花怎么能配得上温暖的。

    而且掉在了地上,沾上了水,也没什么可观赏的了。

    顾大助理觉得自己有点悲哀。

    不敢送玫瑰也就罢了,好不容易鼓起勇气送一束百合,谁知道就连百合都弄成了这个样子。

    他伸手将那束百合捡了起来。

    “别丢了,怪可惜的。”

    温暖伸手接过那百合,拍了拍上面的水,放在了床头柜上,“花还很新鲜的,谢谢你。”

    顾臻微微一怔,没想到她居然能接受自己送的鲜花。

    顾大助理顿时笑的像个傻逼。

    “那好,随你,你说什么都对。”

    顾臻弯腰去收拾玻璃渣子,一个劲的笑,当真跟二傻子没什么区别。

    就因为他跟二傻子一样,所以很不幸扎破了手,血瞬间流了下来。

    温暖吓了个半死,“啊,顾臻比怎么用手去捡啊,你傻了啊。”

    哪里有直接用手的。

    顾臻也觉得自己是傻了,急忙起身,想去包扎一下。

    谁知道,转身走的急,只听砰地一声,顾大助理撞到了墙上。

    温暖瞪大了眼睛,看着顾臻开始…流鼻血。

    没错,在他扎完手之后,又撞破了鼻子。

    现实就是这么悲催。

    温暖快要哭了。

    “没事,没事,小伤,小伤。”

    顾臻急忙摇了摇头,很大度的表示自己没事。

    不就一点小伤吗,自己一个大男人,怎么可能在意这点小伤。

    哪知这话刚说完,出门的时候,又摔了一跤,砰地一声趴在了地上。

    温暖:“……”

    她终于明白了,她住在这就是个错误。

    她完全影响了顾臻的正常生活。

    她也没想到顾臻怎么会这么激动,激动的让她有点招架不住。

    她陪着顾臻下楼找到了医药箱,包扎了伤口。

    顾臻的手被扎破好几处,鼻子也肿了,还有脸也摔伤了,贴了创可贴,再加上之前的伤。

    所以他的情况,大概要比温暖严重一些。

    因此本来打算在顾臻这躲几天的温暖,第二天一大早就要跑。

    她收拾了东西,打算去苏浅那住几天。顾臻拗不过她,而且顾臻也不是什么善于言辞的人,只能开车送她去苏浅那。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