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温暖在卧室内无声的哭泣。

    顾臻便坐在外面抽烟,默默相伴。

    他对温暖的感情,没有太多华丽的语言。

    然而,这样默默的陪伴,却是多少人都做不到的。

    不知道过去多久,温暖总算起身开了门。

    顾臻一直坐在门外,斜倚在门上,没有听到温暖的小动作。

    所以,温暖这么一开门,他失去重心,一下躺在了地上不说,手里的烟也烫在了嘴巴上。

    嘶……

    顾大助理疼的立刻跳了起来,就跟温暖床上那个大猴子一样,模样滑稽极了。

    顾臻被烫的嘴角瞬间起了泡。

    温暖看的一脸懵逼。

    她正处于伤心中,哪里料到顾臻会突然来这么一出,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你,你没事吧。”

    温暖咬了咬唇,歉疚的很,都怪自己突然开门,没有提前通知他。

    可她也没想到,他一个大男人怎么就躺地上了。

    “没,没,没事。”

    即便有事,顾臻也不可能说出来。

    面对温暖的关心,他显得很开心,强忍着嘴角的痛,笑的跟个傻缺似的,摇着头说自己没事。

    “可是你的嘴巴都起泡了。”

    温暖伸手指了指顾臻的嘴,还是有些担忧跟愧疚。

    “就这么一点伤而已,有什么在乎的,我是个男人,没那么脆弱。”

    顾臻不以为然的挥了挥手,其实痛的要死。

    特么的居然烫到嘴角了,一说话就有种撕裂的痛啊,真是够悲催的……

    “哦。”

    温暖退后了一步,正想说什么。

    顾臻忽然脸色一变,猛地伸手抱住了她,急的大喊一声,“小心!”

    旁边就是床,他动作太急,二人直接跌在了床上。

    顾臻毫无防备的压在了温暖。

    温暖:“……”

    嘶……

    她的腰快被压断了,人也快要断气了。

    忽然感觉到胸前有一只咸猪手放在那。

    温暖赫然瞪大了眼睛,向自己胸前看去。

    却发现顾臻一只手揽着她的腰,另外一只手却放在了她……

    顾臻也不是有意的,完全是太着急了。

    “放,放手。”

    温暖着急的推开他。

    顾臻也觉得不对劲,起身的时候,还不小心狠狠的按了一下。

    呃,有些软啊……

    这触感不太对劲啊。

    他急忙低头望去,却发现自己刚刚按的居然是温暖的胸。

    而温暖早就涨红了脸,气呼呼的瞪着他,差点没拿刀子直接捅死他。

    顾臻瞬间悲催了,急忙从温暖身上起来,解释道:“我不是故意的,我没什么意思,只是刚刚你差点踩到地上的玻璃碎片,我才摸你的。”

    温暖:“……”

    “不是,不是,是我才抱你的,不小心摸了下。”

    温暖:“……”

    “不是,不是,是……”

    顾臻完全解释不明白了。

    温暖顺着他所指望去,这才发现地上好多玻璃碎片,是因为她之前打碎了杯子,还没有来得及收拾。

    她穿着拖鞋,这一踩上去,万一扎穿了拖鞋,她就悲催了。更让她讶异的是,旁边居然还静静的躺着一束洁白的百合,正散发着淡淡的清香。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