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只是现在清醒过来之后。

    温暖才知道自己的做法有多么荒唐。

    万一她真才出事,爸妈怎么办?

    可是欧阳煜……

    她伸手抚了抚自己的胸口,依然痛的难受。

    她承认,她自己的很懦弱,即便欧阳煜跟舒茗睡在一起,还要订婚,她却依然放不下那个男人。

    在这段感情中,她可以说完全败的彻底。

    她靠着门,缓缓蹲下身子,无助的哭泣。

    她的哭声,引起了顾臻的注意。

    顾臻站在门外,沉默片刻,抽了根烟而后道:“暖暖,你想哭就哭吧,我知道你心里难受。”

    遇到这种事,若是温暖不哭,他才觉得奇怪。

    顾臻深吸一口气,吐了个眼圈,而后也蹲下了身子,隔着门陪温暖聊天,“我嘴笨,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你,但是我希望你能勇敢一些,你这么好的女孩,不该被一段感情围困。”

    “而且,女孩子也不是只有感情,你还有事业不是吗?”

    “像是我们少奶奶,我一直都很佩服她,即便跟总裁离婚,她却依然能站起来,活的风生水起,活出自己想要的样子,做成自己想做的事。”“你看你,你还这么年轻,你们温家的公司,还在上升阶段,没了感情,你也可以去做你别的想做的事,你还有父母亲人朋友,他们每个人都很爱你,很疼你,你若是出了事,大概你不会心疼自己,但是他

    们却承受不住。”

    “所以,你的痛苦其实是对他们的折磨。”

    “暖暖,哭不可怕,可怕的是你永远也站不起来,你这么好的女孩,肯定会遇到属于自己的幸福的,你跟欧阳煜虽然很相爱,但也许你们并不适合。”

    闻此,温暖心中一震,猛地睁开了眼睛。

    他们并不适合……

    也许吧,她用尽了力气去挽留,却始终都没留住这段感情。

    有缘无分,或许是这世间最残忍的事情了吧。

    温暖抿了抿唇,颓废的靠在门上,一行清泪缓缓滑落。

    她手上还戴着欧阳煜送的手链,上面用来装饰的蓝水晶,此刻却是那么的刺眼。

    曾经的温馨美好,一转眼便成了最伤人的刺,刺的人眼睛都睁不开。

    温暖一句话也没说,就那样靠在那,悲伤逆流成河,眼泪一颗颗滑落,落在手背上,不觉得滚烫,只觉冰凉无比,恰如她此刻的心……

    却不知道,欧阳家此刻已经陷入死寂中。

    欧阳煜坐在卧室里,一颗颗抽着烟,手里拿着温暖的照片。

    照片上,女孩的笑容甜蜜温暖,正如她的名字一样,暖入人心。

    那是他给她拍的照片。

    她脸上写满了幸福。

    她曾经满心的等着他给她幸福,为她披上婚纱,等来的却是他跟别的女人上床的事实。

    想到这,欧阳煜淡淡一笑,眼眶红红的看着温暖的照片喃喃自语,“暖暖,欠你的此生怕是无法补偿了,来世吧,来世,来世我一定不会再放开你的手。”

    但愿来世还能遇到她。

    那时候,他一定不会再放开她的手。只是今生…注无缘。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