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当初,欧阳聘婷对慕云靳下药,让慕云靳记忆错乱,从而与苏浅离婚。

    为此,慕云靳整整吃了四年的药,却都没有找回失去的记忆,不得已只能用嘴危险的电击疗法。

    如果不是慕云靳运气够好,意志力够强大,慕云靳早就死了。

    即便如此,欧阳聘婷还不肯罢手,在苏浅落难的时候,通过自己的关系,联络到杀手组织的人,查到苏浅的下落,对苏浅下毒毁容。

    她不想让苏浅死,却想让苏浅生不如死。

    那种痛苦,可想而知。

    苏浅几乎为此患上抑郁症。

    而当初的一切,欧阳老爷子都是知道的,至少对慕云靳下药,也是他默许了的。

    因此,慕云靳现在发怒整治欧阳家,并没有多么残忍。

    他只是通过自己的方法,为妻子讨一个公道罢了。

    慕云靳没有接欧阳老爷子的电话。

    对付欧阳家的事也没有停止。

    苏浅倒是不再关心那些,把事情交给慕云靳,自个陪着孩子玩,一家人和乐的很。

    顾臻处理完手头一些重要的事情便开车回去了。

    他在花店买了一束百合,本来想买玫瑰,可是看了看,又放下了。

    他怕吓到温暖,所以还没勇气拿玫瑰送给温暖。

    只是刚刚开车回家,忽然听到一声惊呼传来。

    顾臻急忙跑上了楼,一脚踹开了卧室的门。

    “怎么了?”

    顾臻看到水杯摔在地上,撒了许多水,温暖低头看着自己的手,眼神空洞颓废。

    “怎么这么不小心,我去拿烫伤膏。”

    温暖的手已经烫的有些红肿了。

    也不知道她为什么非要现在去拿那杯刚刚冲上的开水。

    新来的佣人阿彩,二十六岁的年纪,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了。

    她在楼下打扫卫生,解释道:“顾先生,刚刚温暖小姐要开水,所以我便去倒了一杯,之后就出来了。”

    她刚刚也被温暖的喊叫声给吓到了,本来想去看看的,结果顾臻跑的跟兔子似的。

    她都没反应过来,就见顾臻已经将卧室的门给踹开了。

    “嗯。”

    顾臻找出了烫伤膏,急忙上了楼。

    发现温暖还愣在那,呆呆的,傻傻的,让人心疼的很。

    这不是他认识的温暖的。

    他认识的温暖,不是这个样子的。

    那个明媚活泼的女孩去哪里了?

    “来,先坐下。”

    顾臻叹了口气,扶着温暖坐下,然后帮她抹烫伤膏,看着她红肿的手指,忍不住叹道:“你这个样子,我都不放心你一个人生活了,怎么连杯子都拿不好呢?

    温暖好像连自理能力都失去了。

    “他们要订婚了?”

    温暖忽然呆呆的说了一句。

    顾臻怔了怔,本能的出口,“谁?”

    话一出口,便看到了温暖的眼泪,瞬间反应过来。

    能让温暖关心的还能有谁。

    温暖的眼泪,一颗颗落下来,心如刀绞。

    她才刚刚跟那个人分开,那个人便跟舒茗宣布要订婚了,就这么迫不及待吗?

    就这么想要订婚结婚吗?甚至连三天的时间都不到,还真是心急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