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婚期取消,就等于两家人断了关系。

    这莫父的话也是相当犀利。

    谁都听得出来,什么带了朋友,分明就是带了情人。

    但对方就是这么明目张胆,一定是摸清楚了欧阳家的情况,所以才敢如此肆无忌惮。

    的确,哪怕现在莫枫当着欧阳家的人面乱来,只要莫家能资助欧阳家,他们也不敢说些什么。

    欧阳老爷子的脸色有些难看,但还是耐着性子道:“这事是聘婷的不对了,我让聘婷回去给莫枫道歉,两个孩子在一起这么久了,哪里能说分开就分开的?”

    “道歉?”

    莫枫再次接过了电话,忽然笑道:“也好,只要欧阳聘婷跪在我面前,说她错了,我就原谅她。”

    莫枫忽然提出了一个极为过分的要求,他要欧阳聘婷向他下跪。高傲如欧阳大小姐,怎么可能受得了真耻辱,顿时一怒,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抓过手机怒吼道:“莫枫,你去死吧,想要我跪下跟你道歉,门都没有,你这个不要脸的渣男,乌龟王八蛋,祝你以后天天绿

    帽戴,最好绿成老乌龟!”

    说完,欧阳聘婷直接将电话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她都这样了,她还怕个屁啊。

    于是,莫家这条线,便彻底让她毁了。

    欧阳家的人见此一幕,皆是一惊,随后所有人都怒了。

    先是欧阳大哥忍不住狠狠的踹了欧阳聘婷一脚骂道:“欧阳聘婷,你想死,别拉上我们,如果不是因为你,公司不会倒的,快点交出解药,否则今天宰了你。”

    “啊!”

    欧阳二哥也对欧阳聘婷出了手,逼问欧阳聘婷解药的下落。

    欧阳聘婷被打的一直惨叫,疼的在地上打滚,却没有一个人肯同情她。

    欧阳家的人向来最重利益,当年欧阳企业的兴起,也是做了无数丧尽天良的事。

    所以,他们骨子里大概都有着最阴暗的一面。

    因此就算现在毁掉他们利益的人,是他们唯一的亲妹妹,他们也绝不手软。

    欧阳老爷子瘫倒在沙发上,被这事闹的焦头烂额。

    他几乎看不到一点希望。

    “我记得我们家的药剂师,好像换了新人。”

    就在此时,欧阳煜忽然开了口。

    他一开口,瞬间点醒众人。

    “爷爷,三弟说的对啊,咱们家的药剂师为什么突然换了,不就是因为欧阳聘婷吗,所以那毒药一定是药剂师配的!”

    欧阳二哥大喊起来。

    现在欧阳煜可是舒家的女婿,他们还得靠舒家的救济,所以对欧阳煜的态度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变。

    对欧阳聘婷的态度,则跟以前他们对欧阳煜是一样的。

    “管家,立刻去查。”

    欧阳老爷子急忙起身进了卧室,他需要赶紧查找到那药剂师的下落,顺便跟慕云靳沟通一下,看看慕云靳可否给他们一点时间。

    等他们找到药剂师,配出解药来送过去。

    欧阳老爷子现在就差没给慕少跪下磕头,求他放过自家企业了。却没想过他们当初是怎么对苏浅,对慕云靳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