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没了慕云靳,都要活不下去了,那拿到解药跟没有解药,难道还有区别吗?

    所以其实解药才是最不重要的那一个。

    苏浅对解药毫不在乎。

    慕云靳沉默着没有开口。

    苏浅转头看向他,笑道:“不是说什么都听我的吗,你知道我的脾气的,所以我现在说什么你听什么。”

    看着她坚决的样子,慕云靳不知想了些什么,随后点了点头,“嗯,老婆说的都对,我都听你的。”

    苏浅笑着踮脚在慕云靳脸上亲了一下,“嗯,这才乖嘛。”

    顾臻:“”

    他想报警,警察管不管虐狗的?

    保镖们默默的低了头。

    还以为这将是一幕悲壮的戏码。

    谁知道突然又演变成深情撒狗粮的戏码了。

    狗粮来的有些突然,他们有些措手不及。

    欧阳聘婷彻底愣在那。

    她愤怒的看着恩爱无比的两个人,都快要急疯了。

    为什么会是这样的!

    为什么他们一点都不急。

    自己可是有解药在手的啊!

    “你们,你”

    欧阳聘婷刚刚还指望着解药翻身。

    但是现在看二人这样,瞬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欧阳聘婷,解药你想交便交,不想交也随你。”

    “我们是不会答应你任何要求的,若是你不在乎欧阳家的前途,也可以不用在乎我老公的话。”

    苏浅冷冷一笑,面上闪过一抹嘲弄,而后看着慕云靳道:“走吧,孩子们在家等着呢。”

    “好。”

    慕云靳伸手将她揽入怀中。

    二人就这样潇洒的放弃了解药,离开了咖啡厅。

    慕云靳很担心苏浅的身体。

    可是让他离婚,再伤害一次苏浅他是做不到的。

    经历过这么多事,他也坚渐渐的明白。

    不是你所谓的为对方好,对方就一定能承受得了。

    因此,他不会自作主张,他决定听苏浅的。

    夫妻二人上了车,慕云靳依然习惯的为她系好安全带,才坐到驾驶座上发动车子。

    苏浅伸出手抓住他的衣角道:“我知道你担心我,可你若是因此抛下我,那解药无异于毒药,对我来说解药远没有你中药,所以你只能选你自己留给我,不能选解药留给我。”

    闻此,慕云靳微微一愣,然后转头在她额上亲了一下,笑道:“我知道,不要怕,我不会让你丢了我的,永远都不会的。”

    既然拿不到解药,那么以后的风浪,就让他们一起面对吧。

    之后,他吩咐顾臻一切按照原计划进行。

    三天内,让欧阳家滚出江城。

    三天,时间很短。

    但是他有能力做到。

    欧阳聘婷既然如此坚持,那么他也会用所有的手段来对付欧阳家。

    他倒要看看欧阳家靠什么翻身!

    苏浅忽然想起温暖,想晚上跟温暖聚聚。

    然而,温暖根本没时间。

    “浅浅,我们改天聚吧,今天是阿煜的生日呢,晚上我去他家给他过生日。”

    温暖的声音听上去很兴奋。

    “晚上?”

    苏浅愣了愣,敏锐的捕捉到了晚上两个字不寻常。温暖在说这个两个字的时候明显顿了一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