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苏浅已经不怕流言蜚语的伤害了。

    而且面对欧阳聘婷的疯狂,她也直接给出了答案。

    她可以不要这张脸,却不能失去她最爱的人。

    慕云靳微微一怔,无奈的很。

    她到底是知道了。

    他就知道,无论他怎么瞒着,她都是会知道的。

    心细如她,怎么可能察觉不到其中的不对劲呢。

    只是他没想到苏浅知道这么快罢了。

    “丑八怪!”

    欧阳聘婷看着她骂了一句。

    苏浅走过来,扬起手,毫不客气的便给了她一巴掌。

    啪的一声,这儿一巴掌比起刚刚保镖打的那一巴掌也不差了。

    欧阳聘婷险些被打倒在地。

    她摸着脸,气恼的瞪着苏浅道:“你居然敢打我?”

    “打你怎么了?”

    苏浅不屑的一笑,“欧阳聘婷,今天就算是我将你打个半死,也没人来救你,你要不要试一试?”

    欧阳聘婷扶着桌子,面对她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冷意有些怕。

    依着慕云靳的势力,苏浅今天的确想怎么打她都可以。

    她之前都没想过这个问题。

    也没有害怕什么,现在才发现自己弱鸡的很。

    “苏浅,你别乱来,解药在我手中,你若真敢乱来,你也不会有好下场的。”

    欧阳聘婷有些怕,所以便拿解药的事情来威胁苏浅。

    然而,她的威胁对苏浅根本没有用。

    苏浅淡淡一笑,不屑道:“我又不想要解药,就算你手中有解药又怎样呢,对我来说不过是没用的废物罢了。”

    她不想要的东西,欧阳聘婷还可以威胁到她吗,无欲则刚。

    没有什么想要的,也就不会被人抓住把柄。

    苏浅现在在乎的只有家人。

    所以欧阳聘婷想要拿解药威胁她离婚,或者做些什么的话,根本就没用。

    苏浅走到慕云靳身边,有些生气的看着他道:“不是说好有什么仪一起面对吗,为什么还是说话不算数。”

    闻此,慕少无奈笑道:“是我的错,我只是不想你为了这种事烦心。”

    看着二人在这秀恩爱,再想想自己的处境。

    欧阳聘婷更是气的要死,皱眉怒道:“慕云靳,你就不怕苏浅会死吗,你知道那药有没有副作用,万一她被毒死了呢,你到底是要她还是要我!”

    女人总是这样,嫉妒心可怕的很。

    明明她已经不爱慕云靳了。

    可是看到二人这般,竟然改变了主意,不惜一切代价,也要逼迫慕云靳跟苏浅离婚。

    闻此,慕云靳顿时皱起了眉头。

    他是担心的,他很担心那毒真的有副作用。

    他对欧阳聘婷是没有任何想法,可是对自己妻子的身体,却一直很担心。

    苏浅当然明白他的担忧。

    她实在太了解他了。

    无论发生什么,他都会以自己的安全为重要的。

    苏浅沉默片刻,挑眉看着欧阳聘婷道:“对我来说,我老公跟孩子是最重要的,若是失去了他,生命也就不重要了。”

    “所以没什么比跟他在一起最重要,哪怕是生命。”“欧阳聘婷,你就不要再费唇舌了,你的威胁对我们夫妻二人来说,没有任何用!”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