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欧阳聘婷握着咖啡的手倏然一抖,咖啡全部洒在了裙子上。

    于是,一件高档裙子就这么被毁掉了。

    “我,我什么时候毁苏浅的脸了,苏浅怎么样,为什么要怪在我身上,我做了什么,慕云靳你这样把事情都推给一个女人,是不是太过分了?”

    欧阳聘婷恼了,将咖啡放在桌上,转身就要走。

    她其实是想要逃。

    她实在不知道,慕云靳是怎么查出来的。

    苏浅被人劫走,那么混乱的情况,就算毁容,也应该是那些杀手组织的人做的难道不是吗?

    他是怎么怀疑到自己头上的。

    欧阳聘婷是想浑水摸鱼,想要趁此毁了苏浅,却又让杀手组织背锅,自己不会沾上半点关系。

    毕竟应该没有人想到,这里面还有阴谋。

    而苏浅回来之后,她也没有做任何事,似乎什么都没发生似的。

    她可不想因为一些小事,让慕云靳查出来,将自己牵扯进去。

    只要苏浅那张脸能毁了,对她来说以前的仇恨也就释然了。

    她是早就不喜欢慕云靳了,也没想着非要嫁给慕云靳。

    但是她即便不喜欢慕云靳,也忘不掉是苏浅将慕云靳夺走的,也见不得苏浅跟慕云靳幸福的在一起。

    所以苏浅出事之后,她通过杀手组织内部的一些人,知道对方搞错了人,没有杀死苏浅。

    她便花了一大笔钱,让里面的人将那些人员记录全都查了一遍,最后查出了苏浅的下落。

    接着便将家里药剂师研制的毒药给了一个人女人下在了那馒头里。

    她是跟杀手组织内部的某个人单线联系,钱也都被那个人自己独吞了。

    杀手组织并不知道这件事。

    所以也没人能牵扯出欧阳聘婷。

    欧阳大小姐交友广泛,认识的人很杂。

    杀手组织里她还真有几个关系不错的。

    而那人也是想私自赚一笔,自然就好你痛快的答应下来。

    欧阳聘婷唯一错算的大概就是没想到慕云靳会查到她吧。

    “欧阳聘婷,你不用在我面前掩饰什么,我既然来找你,自然是有证据的。”

    “三天之内将解药拿出来,要么交出解药,要么等着欧阳家垮台。”

    慕云靳冷眼看着欧阳聘婷,并不想与她废话,直接下了最后通牒。

    他是懒得跟这女人讲什么道理。

    他想要在婚礼前拿到解药,这样苏浅也就能彻底消解掉心理负担了。

    欧阳聘婷浑身一颤,咬着唇,皱眉看着慕云靳摇头道:“我没有”

    慕云靳的保镖围了上去。

    欧阳聘婷:“”

    “慕云靳,你别太过分,你还敢将我怎样,我爷爷不会放过你的!”

    欧阳聘婷看着围上来的保镖顿时怕了。

    她着急的给莫枫打电话,希望莫枫可以过来接他。

    但是莫枫压根就没接电话。

    欧阳聘婷气的要死。

    慕云靳面色冰寒的看着她,有些不耐烦,“欧阳聘婷,没人可以伤害我的妻子,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交出解药,否则我会让你家破人亡!”这话,他不是在开玩笑。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