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妹妹,你什么时候去上学。”

    酒酒有些不开心,“你不去上学,我都没有玩伴了。”

    他跟念念一桌。

    他最喜欢的就是妹妹。

    虽然他幼儿园里的小迷妹到处都是。

    但是妹妹不去上学,他便浑身不舒服。

    “妈妈说我要打十天的针,才能去上学。”

    念念扁了扁嘴,指了指手上的针眼道:“哥哥,你看,我都被扎了好几针了。”

    “我给你吹吹就不疼了。”

    酒酒低头故意做出一个吹的姿势,但是并没有真的吹。

    妈妈说这样容易感染。

    “没事的,等我放了学,就来给你讲幼儿园里的事,我天天都来。”

    “我明天帮给飞子还有兔子拍照,然后带来给你好不好?”

    “好,谢谢哥哥。”

    念念也抱住酒酒,吧唧亲了一口。

    看到孩子能这样,苏浅也就安了心。

    下午的时候,酒酒的检查结果出来。

    小家伙身体相当健康,生龙活虎的,一点事都没有。

    所以,酒酒倒是不让人担心。

    等念念好起来以后,这一劫难也算过去,有惊无险。

    一周后,念念的身体已经恢复了健康。

    医生的意思是再观察几天就可以出院了。

    曾经给苏浅馒头的那个女人,被慕云靳的人抓了回来。

    那个女人容易审问的很,一问什么都招认了。

    说有人给了她一笔钱,将她送去那个煤窑,给了她一个馒头,让她给苏浅。

    至于那个人她并不认识,只知道代号。

    她交代了两人见面的地点,以及对方的代号。

    然后慕云靳将那人交给了警方。

    警方会顺着对方的银行账户去查找。

    现在还没惊动欧阳家,等查到证据的时候,也不会通知对方,直接上门抓人就好了。

    所以现在欧阳聘婷压根不知道自己已经大祸临头了。

    她最近忙着跟莫枫吵架。

    吵架完之后,就气冲冲的搬回了欧阳家。

    开车回去的路上,看到欧阳煜跟温暖手牵手在压马路。

    二人自从复合之后,感情已经到了一个甜蜜的制高点。

    之前欧阳煜反省过自己,确实因为工作太忙,一直疏忽了温暖,所以便抽出时间来多陪温暖。

    陪她买衣服,陪她逛商场,陪她看星星看电影。

    这些看似无聊的事情,但其实情侣之间做起来,特别浪漫。

    欧阳聘婷脸色一变,开车冲了过去,在二人旁边停下,落下了车窗,“三哥,大白天的不在公司,在这压马路,这情趣很高啊。”

    正在压马路的二人,完全没有料到她会出现,皆是一愣。

    温暖转头看向车里的人,哼了一声,毫不客气道:“我们压马路,那是我们的事,又没有让你下来跟着压马路,你揶揄什么?”

    他们在这逛的好好的,还商量中午去哪里吃饭。

    这倒好居然来了个扫兴的。

    她现在贼讨厌欧阳家的人。

    当然欧阳煜除外。

    欧阳聘婷心情本就不好,被温暖这么一揶揄,脸色就更难看了。她不屑的笑了一声,冷嘲热讽,“温暖,你不是跟我三哥分手了吗,怎么又死乞白赖的找上门了,你不觉得你这样做很不要脸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