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大概邱灵的脚伤也没有那么严重,只是担心在这碰到苏睿,才会找借口离开。

    她是担心在慕氏,继续遇到苏睿,所以才会匆忙离开。

    一遇到熟悉的人,邱灵的狐狸尾巴便露出来了。

    苏睿脸色很难看,心情很复杂。

    但是心情再复杂,他也知道该怎么去做。

    这次,他绝对不能让苏晴再逃了。

    苏晴侥幸死里逃生,居然还不放手,要来害两个小孩子。

    如此行径实在发指。

    “你打算怎么办?”

    苏睿转头看向慕云靳问了一句,语气沉重的很。

    “先让警方那边查一查,邱灵的事交给他们。”

    正好可以跟当年的事一起查。

    当年苏晴没有死,肯定是别人送了命。

    而且那人很可能就是邱灵。

    这已经牵扯了很多了,还有到底谁在邱灵背后捣鬼,这些也要查。

    慕云靳打算丢给警方去查这事。

    他现在担心的还是女儿,还有苏浅的事。

    真的是欧阳家的人做的,怎么逼对方拿解药,这是一件大事。

    当年他出事,欧阳家死活也没拿出解药。

    不过那时候确实没有解药。

    他担心的是苏浅的脸也无药可医。

    他虽然不嫌弃。

    可是脸上有毒一直不解,慕少总是提心吊胆的,生怕哪一天会出别的事。

    苏浅中的毒一直查不出来的时候,他就觉得奇怪。

    后来便开始怀疑欧阳家。

    欧阳家有自己的药剂师,他们研究出来的药剂,要么是拿去害人的,要么就是赚取暴利的。

    他们给苏浅用的,都是他们自己研制的乱七八糟的药剂。

    所以医生才查不出来。

    “这件事交给我来办,你安心照顾浅浅跟念念他们就好。”

    苏睿主动开口接手这事。

    他对苏晴实在太熟悉。

    所以那女人不会逃出他的视线的。

    而且邱灵压根就没意识到自己暴露。

    今个苏睿不过是走个过场,怎么着也看不出来苏睿是刻意针对她。

    “好。”

    慕云靳手头也一堆事,要照看女儿,还要查欧阳家的事。

    欧阳家交不交解药,那个女人都要被揪出来。

    证实了他们刻意下毒毒害苏浅,他们就逃不掉坐牢的命运。

    慕云靳只在公司里呆了一个小时,便忙着回医院去看念念了。

    念念还算乖巧,有妈妈的陪伴没有闹,打针吃药都很配合。

    一大早,苏浅就让人将儿子送来了,火急火燎的拎着儿子去检查。

    儿子也碰过那些布偶。

    不过,酒酒并不是很喜欢那个布偶。

    所以他碰的次数屈指可数。

    念念虽然喜欢,但是卫生习惯很好,每次拿了玩偶都会洗手。

    而且她也没有在身上有伤口的时候碰到。

    酒酒完全处于懵逼状态,不明白为什么要做检查。

    酒酒做完检查之后就去看妹妹。

    接下来的日子,只能他一个人去上学,无聊的很。

    “妹妹。”

    酒酒跑过去,爬上床,抱住妹妹,吧唧就是一口。

    一天没见妹妹几乎要思念成灾了。念念小人傻乎乎的看着他,“哥哥,口水都抹我脸上啦。”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