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其实作为外人,谁都没资格去拆散一段感情。

    感情的事只有对方两个人才能决定。

    “你知道吗,今天顾臻请假了,他可是很少请假的。”

    “作为是顾臻送温暖回去的,但是最后变成了温暖跟欧阳煜复合,你就没问问发生了什么?”

    本来慕云靳还觉得奇怪。

    今个顾臻是怎么了,现在才明白,原来是为情所伤。

    顾臻跟着慕云靳这么多年,先前也遇到过不错的女孩子。

    但是顾臻都没有伤心。

    温暖大概是他唯一放在心上的女孩吧。

    所以在感情方面,其实顾大助理比较单纯。

    因此受到伤害的时候,估计很难回过神来。

    苏浅摇了摇头,皱眉道:“这不太好问吧,而且暖暖她也不是小孩子了,她应该有分寸的,就算没有分寸”

    就算没有分寸也没用啊。

    她总不能冲过去,把温暖拉出来训斥一顿吧。

    若是发生什么,早就该发生了。

    不多时,蓝铭又打了电话过来,问她能不能联系到温漓。

    苏浅这才知道温漓居然离开了。

    她着急的打温漓的电话,根本打不通,而后又打了温漓助理的电话。

    以及其他一些人的电话。

    包括温漓的父母亲都打过去了。

    但是没有人知道温漓的下落。

    温母还跟苏浅聊了一会,“浅浅,我知道你跟我们家温漓关系好,也知道你心疼她。”

    “她是我们的女儿,我们更心疼。”

    “所以我们是不同意她跟蓝铭在一起的,蓝铭是个好孩子,足够爱她,但是蓝家不肯接受她,我们不想她去蓝家受委屈。”

    “我们实在不知蓝老夫人对我们温家,到底有什么偏见,但是这种偏见已经存在十几年了,不是一朝一夕能改变的。”

    “温漓真的嫁过去,要用多久的时间,才能解开这个结,十年还是二十年,还是永远都不能?”

    “我们宁愿她嫁的普普通通,也不想她委曲求全,被婆家人欺负,所以浅浅你若是真的为了温漓好,以后就不要再劝她跟蓝铭在一起了好吗,就算我求你了。”

    温母的声音很痛苦。

    可以听得出来,温母很心疼女儿。

    虽然温漓跟蓝铭真心相爱,但是得不到长辈的支持,这条路只能越来越难。

    苏浅可以说是深有体会。

    她也不知道当初那段艰难的日子,是怎么支撑下来的。

    现在再让她去回味一遍,真的太难了。

    她不想再去回味。

    想了想如果温漓遭受那样的事情,她也会很心疼。

    她叹了口气,最终还是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阿姨,对不起。”

    温母虽然不知道温漓的下落。

    但是她知道女儿是为了什么离开。

    她是支持女儿离开的。

    长痛不如短痛,现在回头还不算太晚。

    除了苏浅跟慕云靳之外。

    其余人大概都是磕磕绊绊,温暖跟欧阳煜虽然复合,可他们潜在的问题其实还很多。

    没过几天,慕云靳的猜测便证实了。

    他找了当初为他诊治的医生来为苏浅看了看。

    之后,那个医生一直在研究。

    最后得出结果,慕云靳当初中的药跟苏浅脸上的毒里面所含的药物成分有部分相同。

    也就是说通过这件事可以推测出来。

    苏浅脸上的毒,应该是欧阳家下的。

    接着,慕云靳开始着手调查当初给苏浅馒头的那个女人。

    根据苏浅的讲述,她只是吃了那个女人给的馒头,除此之外就是大家一起吃的东西,没有什么特别的。

    而且之前她的脸虽然有刮伤。

    但是一直在恢复。

    所以她才在脸上抹了灰尘。

    开始还以为是那些灰尘所致。

    但是后来医院已经排除了这个猜测,并不是苏浅抹下的那些灰尘所致,确确实实的是一种毒。

    但是医生怎么也查不出是什么毒。

    因此慕云靳就一直很疑惑。

    查不出来的毒,那肯定是有人研制的。

    所以他开始怀疑是欧阳家下的手,便找来了当初为自己诊治的医生。

    如今虽然通过仅有的一些成分不能判断,但是至少也有百分之五十的可能性。

    所以他必须要查出那个女人。

    若真是欧阳家做的,拿不到解药,他也要欧阳家的人全部坐牢。

    彻底让欧阳企业从这个世界上小时。

    苏浅还不知道这事。

    她心情很好。

    自从看开之后,感觉人生处处是阳光。

    现在她正忙着跟客户谈合作。

    她那些老客户一直都在等着她回归,对她相当信任。

    所以她回归之后,手里便全都是工作了。

    但是苏浅现在有个原则,周末绝对不工作只陪孩子。

    经历如此大难,她觉得没有什么是比孩子更重要的。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今个叶澜他们去接孩子。

    苏浅跟慕云靳夫妻二人都在公司忙。

    中午实在太忙,孩子就会回老宅。

    他们也喜欢回去,回去专门揪慕老爷子的胡子。

    这样周末跟父母在一起,平时去苏家或者慕家。

    老人们都能看到孩子,也不会太过想念。

    不想苏浅正忙着,便接到了叶澜的电话。

    “喂,妈怎么了?”

    “浅浅啊,你赶紧来医院一趟吧,念念出事了。”

    “念念怎么了?”

    听到念念出事几个字,苏浅吓的魂都快丢了,手机都握不住。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好端端的念念就流鼻血了,这是刚刚回到家,还没吃东西。”

    “念念现在哭着要妈妈,你赶紧过来吧。”

    念念刚回到家,便开始流鼻血。

    当时把叶澜给吓的,立刻带孩子去了医院。

    孩子一受伤,肯定是要找妈妈的。

    叶澜没有办法,只能给苏浅打电话。

    苏浅听说女儿出了事,哪里还有心思做别的。

    急忙丢下手中所有的事情,开车跑去了医院。

    去医院的时候,念念还闹着不做检查。

    鼻血已经止住了。

    但是医生说这样突然流鼻血,而且流的很厉害,肯定不是什么好征兆。

    让家长做好准备,必须检查一下,不然很危险。

    苏浅都快吓傻了。

    她最心疼的便是孩子。而且孩子这么有什么病痛也不会很好的表达。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