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你是说,我妈把浅浅关进了那地方?”

    慕云靳脸色阴冷的可怕。

    他最讨厌的是什么地方。

    就是老宅的小黑屋。

    他小时候,可没少被扔进去过。

    那个地方,成了他童年最阴暗的地方。

    他一直想拆了那。

    不想,还没来得及拆,却变成了自己媳妇呆的地方。

    那种阴暗潮湿的地方,没有一丝阳光,周围被封的死死的。

    “是这样的。”

    顾臻点了点头,急忙道:“不过少奶奶没呆多久,便出来了。”

    “据说是因为她打了安小姐,在加上之前的事,就被送进警察局去了。”

    “而且,而且夫人还打了少奶奶”

    顾臻硬着头皮说。

    其实自家夫人,一向挺讲理的。

    以前佣人犯错,也没见夫人打过谁,气急了,也就骂两句罢了。

    难以想象夫人居然会打少奶奶。

    少奶奶那么好的一个人

    “我妈打了浅浅?”

    慕云靳的脸色,越发冷了起来。

    听到这个消息,险些没气的,立刻买机票回国。

    那么乖巧的一个小女人,她也舍得下手。

    “伤势怎样?”

    “还好,少奶奶就是挨了几巴掌,没什么重伤,倒是安小姐被少奶奶推了一下,摔了脑袋,进了医院,怕是安家会大闹。”

    顾臻无奈的解释。

    那个安莹儿他可见过,一看就不是个安分的主。

    若是他在旁边,肯定替少奶奶打死他。

    “那现在人呢,还在警局?”

    慕云靳皱了皱眉,压制着心中的怒气问道。

    “没有,少奶奶已经出来了,今天刚刚被放出来,风姨接了她回去。”

    听说洛浅已经回到了别墅。

    慕云靳心中的怒火,才稍稍平息。

    他顾不得那个安莹儿是怎么跑回去的,急忙打了电话给洛浅。

    洛浅刚刚回道别墅,洗了澡,换了衣服,正要吃东西,便接到了慕云靳的电话。

    她愣了片刻,盯着屏幕看了看,才接了电话,尽力让自己的情绪,平静一些。

    “浅浅。”

    男人的声音,低沉中隐藏着心疼。

    “嗯。”

    洛浅笑了笑,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表,问道:“这么晚了,你吃饭没有,不要总忙工作,若是不按时吃饭,你的胃又要难受了,别让我担心啊。”

    她轻快的语气,让人听不出半点异样。

    “对了,你那边热吗,你若是出门,一定要注意,别染了暑气。”

    “空调也不要总开,一冷一热容易感冒。”

    洛浅喋喋不休,每个方面都想到了,体贴又细心。

    但没人知道,她之所以一直在说。

    其实是怕慕云靳问她在老宅的事。

    或许慕云靳已经知道了,但是她跟叶澜的冲突,又如何去说?r1

    “浅浅,抱歉。”

    慕云靳耐心的听她说完,方才开了口。

    刚刚她那么认真的嘱咐他注意这主意那。

    想着他短短几日,在老宅所遭受的,被关黑屋被打,被送警局。

    这些苦难,全部压在弱小的她身上。

    她却没对他说一句抱怨。

    “啊,没,没事啊,我挺好的。”

    洛浅抱着手机,听到他一句抱歉,眼眶瞬间红了。

    所有的委屈与辛酸,全部涌了上来。

    她却没有表现出来,仍然用轻快的语气道:“你都知道了啊。”

    “我没事,事情已经查清楚了,我就在里面呆了两天而已。”

    其实,没人知道,她那两天怎么过的。

    她从没进过那种地方。

    无尽的恐惧包围着她。

    她怕她的罪名坐实,再也不能出来。

    年迈的奶奶,上学的弟弟,她再也无法照看。

    还有最爱的他。

    她也见不到了。

    那两日,生不如死。

    “浅浅,你先不用回老宅了,我明天派人去接你过来。”

    他实在不放心她自己在家。

    “事情都说清楚了,妈肯定不会为难我了,而且我也没回去,就在我们自己家,你不是快回来了吗,我在家等你。”

    洛浅不想给他添麻烦。

    更何况,她还惦记着手中的工作。

    慕云靳知道她的脾气,倒也没多说。

    嘱咐她照顾好自己。

    每天按时给他通电话。

    那样只要她没接电话,他就知道她有事,也能及时处理。

    两人说了大半个小时,才准备挂电话。

    “等等。”

    洛浅忽然想起了什么。

    “怎么了,老婆?”

    慕云靳开口问道。

    一句老婆,顿时让她心尖颤了颤。

    这一刻,仿佛什么委屈都没了。

    “你,你跟安莹儿”

    她忽然想起安莹儿那句话,心里像是扎了根刺。

    “我跟她?”

    慕云靳略有疑惑,“我跟她什么都没有。”

    他对那女人基本没印象。

    虽然两家很熟。

    但那也只是长辈的事。

    “可是她说,她说那次你喝醉了,要了她的第一次,她还为你打了胎,你不知道。”

    即便安莹儿胡诌的可能性很大。

    但在这事上,她心眼比针尖还小。

    “你信了?”

    慕云靳挑眉,看着手机,几许无奈。

    这丫头还真是好骗。

    “我,我也没想信的。”

    洛浅嘟了嘟嘴,有些心虚,然而她还是想听他一个确切的答案。

    “洛浅,你听着,我慕云靳这辈子只有你一个女人,以前是,现在也是。”

    “我知道,我是你的妻子嘛,我是指”

    名义上,当然只有她一个,身体上呢?

    慕云靳:“”

    这丫头果然喜欢犯蠢。

    慕大少不开心了,皱眉骂道:“笨蛋。”

    接着,便挂掉了电话。

    洛浅傻乎乎的看着手机。

    就这么挂了

    看样子是真的。

    风姨送了吃的上来。

    先前她饿的要死,这会子却是盯着手机屏幕,怎么也吃不下去了。

    风姨还以为她病了,问道:“少奶奶,不然我让医生过来一趟?”

    洛浅似乎没有听到似的,依然盯着手机发呆。

    风姨顿时愣住。

    少奶奶这是傻了?

    就在这时,慕云靳的电话又打了过来。

    洛浅几乎都没犹豫,瞬间便接了。

    “喂,云靳”

    她着急开口,语气里的焦急,显而易见。

    慕云靳无奈一笑。

    果然被他猜对了,这丫头肯定为了刚刚的事着急。

    “我”

    他顿了顿,忽然笑道:“除了你以外,我没碰过别的女人,如果你不相信的话,我回去可以让你尽情体验体验。”

    闻此,洛浅的脸颊瞬间爆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