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歌唱着唱着便哽咽了,明明是那么轻缓的曲调,从她嘴里唱出来,却是那么的悲伤。

    一曲终了,她坐在沙发上,沉默着喝着酒。

    蓝铭也很沉默,同样在喝酒。

    或许这首歌点燃了他们很多回忆吧。

    其实,苏浅也希望他们能再次走到一起。

    明明相互喜欢,为什么一定要折磨呢。

    在一起是不容易,遭受重重磨难。

    就跟她当初一样,婆婆也是一直反对他们。

    那种日子真的过的很难。

    可是想了想,在一起难,分开更难。

    分开比在一起还要痛不欲生,所以为什么不选择在一起呢。

    两者都是痛,倒不如选择轻一点的。

    之后众人一直嗨到半夜,啤酒一**又一**。

    每个人都喝了不少。

    唯有温暖没敢怎么喝。

    她一个人回去,不想喝太多酒。

    而且前阵子身体不好,所以真不敢喝太多。

    倒是顾臻跟她唱了几首歌之后,就好像完全喝嗨了,开心得不得了。

    这会子还在喝。

    所以全程结束后,能完整的站着的人真的不多。

    全都是各自保镖外加司机来接的人。

    顾臻还好,打算送温暖回去。

    只是喝了酒肯定不能开车,不然就酒驾了。

    苏浅的保镖会送他们回去。

    顾臻非要先跟着温暖,等把温暖送回去,自己再回去。

    蓝铭跟温漓二人喝的都不少,迷迷糊糊的。

    蓝二少的司机已经到了。

    至于苏远帆几个,都是被苏家的保镖扛出去。

    他们喝的最嗨。

    妹妹心情好了,他们心情也好了。

    所以一不小心就喝成了狗熊。

    苏浅喝的也不少,慕少比她清醒多了。

    出门的时候,还是慕少抱了她上车。

    因为大家都有司机保镖,所以也没什么担心的,陆续离去。

    顾臻跟温暖出来的晚一些。

    结果刚刚出来,温暖便迎面撞上一人。

    她迷迷糊糊的撞的厉害,脑袋生疼。

    虽然没有喝太多,但到底是有几分酒意的。

    “怎么了?”

    顾臻急忙伸手拉了她一把。

    只是,刚刚将温暖拉过来,便有人伸出了手,也拽住了温暖。

    顾臻微微一怔,顿时想爆粗口,特么的,神经病啊。

    大晚上的居然敢跟他抢人。

    他正要开口。

    那人却已经开了口,“温暖。”

    熟悉的声音,温暖一下便听了出来。

    她急忙抬头看去,便看到了那张熟悉的脸。

    这张脸,一直在梦中出现。

    她还以为自己在做梦,忍不住伸手摸了摸。

    那人皱了下眉头。

    “阿煜?”

    她轻声呢喃,随后苦笑一声,“我一定又是在做梦了。”

    听到这话,两个男人皆是一愣。

    顾臻难过的很,却没放手,反而抓的她更紧了。

    为什么还如此执着呢。

    那个男人都已经伤她这么深了。

    她却还一直想着他。

    欧阳煜站在那,目光深邃的看着面前小脸透红的女人。

    他们已经分开很久了,久的几乎都快要记不清楚到底什么时候分开的了。这阵子,他真的一直在忙,忙着公司里的事,忙着去做几个大项目,忙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