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安莹儿的笑,带了几许阴森的味道。

    尤其是在这黑漆漆的屋子里。

    她的笑,更让人觉得她是来自地狱索命的恶鬼。

    洛浅心中一寒,皱眉问道:“你笑什么?”

    “笑你蠢啊。”

    安莹儿嗤笑一声,不屑道:“你知道我为什么非要跟你作对,一定要把云靳哥哥抢回来吗?”

    “我安家有钱有势,想要找到慕云靳这样的男人,实在是太容易。”

    “但我的第一次给了他,我甚至为了他怀孕打胎,我不缠着他缠着谁!”

    洛浅浑身一震,脸色差的很。

    须臾反应过来,皱眉道:“不可能,云靳根本就不记得你,又怎么会碰你。”

    “他当然不记得,那晚他喝醉了,根本不知道做了什么,不然你以为我会这样缠着他不放!”

    安莹儿振振有词。

    洛浅分不清真假。

    虽然知道这个安莹儿说谎的可能性很大。

    但心里还是有些不自在。

    “对了,听说你有个奶奶是吗?”

    安莹儿看着她,继续冷笑道:“既然你抢走了我的男人,那就别怪我的对你的家人动手,那个死老太婆,活不了多久了!”

    说完这话,安莹儿忽然站了起来,猛地扑向洛浅,似乎想要跟洛浅同归于尽。

    见此,洛浅脸色一变,下意识的推了安莹儿一把。

    她本来用的力道不大,不想安逸儿却猛地后退几步,撞到了身后的墙,脑袋磕在了上面。

    “啊!”

    安莹儿痛苦的大喊一声,之后便倒在了地上。

    洛浅看到了墙上的斑斑血迹,顿时吓的脸色惨白。

    安莹儿倒在地上,痛苦的抱着脑袋,看着洛浅哭道:“洛浅,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我只是来劝你跟伯母认个错,让伯母放你出去,可你竟要杀我。”

    “伯母她也是气急了,才把你关起来的,你又怎么能说她是恶毒婆婆,她该死呢,你”

    砰地一声

    安莹儿的话还没说完,有人便将另外一扇门踹开了。

    几个黑衣保镖冲进来,抓住了洛浅。

    门外,叶澜跟慕严站在那。

    叶澜气的脸色铁青,走上来,对着洛浅便是一巴掌甩了过去,“洛浅,我儿子真是瞎眼了,才会跟你结婚!”

    洛浅完全被打懵了。

    看着突然闯进来的人,想着之前安莹儿好像变了个人似的。

    还有她说的那些话。

    洛浅顿时明白了,她这是又被安莹儿摆了一道。

    安莹儿嫌弃自己还没死,所以便又设了一局。

    “安小姐昏过去了!”

    周妈忽然喊了一声。

    洛浅急忙回头看去,这才发现地上满是血迹。

    安莹儿刚刚受到重击,后脑勺一直在流血。

    看着那一滩滩鲜红的血迹。

    她顿时愣在原地。

    难道,难道安莹儿真的会死?

    啪

    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叶澜又是一个耳光打了下去。

    她瘦弱的身子,摇摇晃晃退后几步,最终跌倒在地。

    跌倒的时候崴了脚疼的很。

    “老爷,警察来了。”

    这时,管家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

    “警察?”

    慕严皱眉,警察怎么会知道他们家的事的?

    “是我叫警察来的。”

    叶澜开口对慕严道:“洛浅蓄意杀人,就该去坐牢。”

    “你们几个,把她交给警察,我一刻也不想看到她。”

    安莹儿的计谋很成功,彻底让叶澜对洛浅生了厌恶。

    甚至根本不想看到她。

    洛浅被带走,送去了警察局。r1

    安莹儿则被连夜送进了医院,伤的不轻,要住院观察。

    慕家为此闹了一晚上。

    叶澜用洛浅的手机,以洛浅的名义给儿子发了短信。

    慕云靳收到短信,便没再给洛浅打电话。

    也不知洛浅已经被扣上了蓄意杀人的罪名。

    若是罪名成立,她是真要坐牢了。

    叶澜气的不轻,从医院回来便坐在沙发上生闷气。

    “立刻让他们离婚,还要跟里面打声招呼,一定要多判她几年,最好是无期徒刑。”

    叶澜实在是被气昏了。

    先前她只是不满意洛浅的家世背景。

    但现在洛浅在她眼中就是个杀人犯,表面一套,背后一套的心机女。

    她怎能允许这样的女人留在儿子身边?

    “你实在是太冲动了,事情还没查清楚,你怎能打电话报警,若是传出去,我们慕家的脸面往哪搁?”

    慕严对叶澜报警的做法,实在不能认同。

    他一向是个好面子的人。

    自己的儿媳进了警察局,传出去,对手肯定借着这个炒作。

    慕氏不知要损失多少。

    “这还有假吗,莹儿去看她,她差点杀了人莹儿,可是你我亲眼看到的,这让我们怎么跟安家人交代?”

    叶澜连嘴巴上的伤都顾不得了,即便疼的要死,却仍然喋喋不休。

    慕严眼神复杂的抬头,看了一眼正在忙碌的佣人,沉思片刻,忽然冷声道:“不过,你都报警了,事情也无法挽回。”

    “但警察肯定是要取证的,所以让人把那些刀片都留着,查一查都是有谁的指纹便知道了。”

    “还有其它物品上的指纹,若是洛浅没做过,事情肯定查得出来,若是她做了,罪名也脱不了,这样你看怎样?”

    闻此,叶澜点了点头,“这是自然,她若是做了,我们当然不能饶了她,若真是冤枉的,我这个当婆婆的给她道歉。”

    叶澜虽然脾气差点,但她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

    若是此事真错了,她自然会道歉。

    然而,慕严一番话,顿时让周妈不淡定了。

    在洛浅衣服上扯下来的东西,不但有洛浅的指纹,还有别人的指纹。

    而那刀片,洛浅压根没碰过。

    怎么可能有她的指纹。

    她当时又没戴手套。

    凶器上没有她的指纹,这又如何解释?

    周妈忐忑不安,回了屋,悄悄的给安莹儿打电话。

    安莹儿昨个演戏过了头,差点自己撞死。

    不过,人现在已经清醒了。

    “喂,安小姐,夫人报了警,将少奶奶抓走了,老爷说警察会查指纹,怎么办?”

    “什么,那个蠢货报警了?”

    安莹儿听说此事,差点没气的从床上跳下来。

    这事不是洛浅做的,若警察真深入调查,肯定露馅。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