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可是我这么丑,会为你跟孩子丢脸的,我现在都不敢出去见人,两个孩子也肯定会受到影响的,如果有人说他们的妈妈丑,他们肯定会难受的。”

    苏浅实在不能很好的面对现在的自己。

    她担心给慕云靳和孩子带来影响。

    孩子还万一有什么流言蜚语,他们怎么承受得住。

    这个世界上,恶意似乎超过了善意。

    之前几次在络上被人骂成狗的经历,已经让苏浅身心俱疲。

    她能承受得住舆论,但是孩子真的承受不住。

    之前她没回来的时候,有小朋友嘲笑念念没有爸爸,念念都能气哭很久。

    若是现在有人嘲笑她丑,两个孩子肯定也会哭。

    “浅浅,没有什么是事事如意,一帆风顺的,既然事情发生了,我们就要勇敢面对。”

    “但你想想当时情况那么差,多少人在黑煤窑丢了性命,你能平安回来,对那些人来说,已经很好了。”

    “剩下的事情我会处理,我们的孩子虽然还但是他们很懂事,也很坚强,我们一家四口共同面对这个难关好不好?”

    慕少有耐心的很,用尽一切办法,只希望她可以走出这个阴影。

    须臾,孩子们在外面敲门。

    “爸爸妈妈,吃饭啦,今天有鱼哦!”

    “妈妈,妈妈快出来,我要唱歌给你听。”

    世间最动听的声音,莫过于孩童纯真的声音了吧,如同天使一般。

    苏浅的心情瞬间好了许多。

    “走了,孩子等我们吃饭呢。”

    慕云靳拿过鞋子低头弯腰帮苏浅穿上。

    苏浅看着他弯腰的样子,心中微微一暖。

    这个高傲尊贵的男人,甘愿为她弯腰低头,只因他爱她,而且那种爱已经刻入了骨子里。

    苏浅点了点头,笑容恬淡。

    一开门,两个孩子便扑了上来。

    “爸爸,妈妈,吃饭了。”

    念念柔软的小手,一手抓一个。

    苏浅眼中闪过一抹幸福,而后蹲下身子,看着两个孩子道:“宝贝,妈妈的脸可能以后都好不了了怎么办?”

    “为什么好不了,医生伯伯不是会治好妈妈吗?”

    念念颇为不解的看着。

    “妈妈的脸可能太严重了,所以现在医生伯伯也治不好。”

    “那这样的话”

    念念似乎认真想了想,而后道:“如果妈妈不开心,我就天天给妈妈唱歌跳舞,妈妈要开心起来。”

    “妈妈永远是最漂亮,最好的。”

    “老师说了,我们最亲最亲的人就是爸爸妈妈,我爱爸爸妈妈。”

    酒酒抓着苏浅的手大喊,“妈妈,我跟妹妹永远都爱你。”

    两个孩子真的很懂事。

    苏浅其实是担心,自己一直好不了,会给孩子带来影响。

    所以她才会提前跟两个孩子沟通一下。

    倒是没想到孩子比她乐观豁达。

    不仅没有哭闹,反而很努力的去安慰她。

    苏浅深吸一口气,牵着两个宝贝,跟慕云靳一起下了楼。

    脸已经这样了,治不好了,难道她还要将不好的情绪传染给孩子吗?

    苏浅暂时接受了自己毁容的事。

    这跟她一开始预想的结果其实是一样的。

    她自己的身体,自己感觉的出来。

    身体已经在恢复,她是感觉到的,但是脸一直没有恢复。

    没有恶化下去,或许已经是她的幸运了。

    杜易恒赶回江城之后,忙着去看了杜父跟杜母。

    虽然二老受了不少苦,可到底性命无忧。

    杜杰驰入狱之后,被他用不法手段夺去的财产,如今都已经回来了。

    公司也重新交给了他管理。

    所以虽然受苦一遭,但也没损失什么。

    唯一无法挽回的大概是杜老爷子。

    知道杜老爷子的事之后,杜易恒一直都无法回过神来。

    虽然杜老爷子对他很严格,还逼着他去展婷。

    但是他明白,爷爷一直都是爱他的,只是后来用错了方法罢了。

    欧阳老爷子的死,对于杜易恒的打击很大。

    但是如今杜父卧病在床,杜母也受了刺激。

    整个杜氏都需要他扛着,他不能倒下。

    回来之后,他顶住所有压力,接手杜氏。

    好在原本杜氏就在他手中,所以并不怎么费力。

    一周之后,一切步入正轨。

    他去墓地陪杜老爷子说了半天话,而后去慕家看苏浅。

    苏浅的事,他其实是刚刚知道的。

    这件事,大家都瞒着他没说。

    正好是周末,酒酒跟念念也在家。

    苏浅陪孩子们玩玩具。

    杜易恒刚刚出现,俩孩子就兴奋的扑了上去。

    “干爸,干爸,我都想你啦。”

    最高兴的是念念,又蹦又跳的。

    她已经很久很久都没见到杜易恒了。

    “干爸,你跑哪里去了,为什么不来看我们!”

    酒酒也开口控诉。

    杜易恒一手抱一个,将两个小娃抱了起来,笑着道:“干爸最近有些事,一直没能来看你们,真是抱歉,你们能原谅干爸吗?”

    “干爸带我出去玩,我就原谅干爸。”

    念念振振有词道。

    “好,干爸带你跟哥哥出去玩,想去哪里都可以。”

    苏浅让佣人泡了茶,笑看着三人道:“念念酒酒,别缠着干爸了,快让干爸进屋喝茶。”

    听了妈妈的话,两个小娃才从杜易恒身上下来。

    杜易恒领着两个小娃进屋,刚刚进屋,看到苏浅顿时一怔,眉头皱了起来。

    苏浅尴尬的笑笑,摸了摸脸,“是不是很丑?”

    “怎么会这样?”

    杜易恒心中一痛,“医生没办法吗?”

    他只是听说苏浅的脸出了事,却没想到居然这么严重。

    苏浅摇了摇头,“医生说中了毒,目前没有任何办法,不过我能捡回这条命,已经很幸运了,别的也没办法强求,大概这就是命吧,总不能所有的好事都让我占了去。”

    “本来该死的人是我,不知是谁为我抵了一命,我现在这样,也算是惩罚吧。”

    “浅浅,别这么说,错的不是你,是杀手组织那些人,但凡是被他们抓了的人,即便不立刻杀死,最后也是折磨死,我们的确是不幸中的万幸。”“你脸上的伤也不要着急,现在科技这么发达,怎么可能会治不好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