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因此,慕严还是蛮喜欢洛浅这个儿媳的。

    更何况,他那不近女色的儿子,好不容易娶回来一媳妇。

    若是再弄丢了,怕以后要出家当和尚了。

    洛浅心中一暖,略有感激。

    至少,慕严没有看不起她。

    佣人已经把饭摆好了。

    周妈笑着开口,“老爷、太太,少奶奶很厉害呢,这一桌菜都是少奶奶做的,我们只是打了个下手而已。”

    荤素搭配有序,色香味俱全。

    洛浅的手艺向来是好的。

    “真漂亮。”

    安莹儿忍不住开口夸赞,“洛浅,你真厉害,居然可以把菜做的这么好看,让人看上去,就很有食欲呢。”

    说着,她还夹了一个肉卷给叶澜,乖巧道:“伯母,您看这肉卷炸的多漂亮,您尝尝。”

    金黄的肉卷,看上去酥脆香甜。

    叶澜也被勾起了食欲。

    看到这么一桌子菜,对洛浅的印象好了许多。

    她抬头看了洛浅一眼道:“你也吃吧,别只看着。”

    突然被关注,洛浅有些受宠若惊,心情好了许多。

    然而,她刚刚拿起筷子,夹了一筷子青菜,就听一声痛呼传来。

    接着,安莹儿的叫声响了起来,“啊,伯母,您嘴巴流血了!”

    洛浅急忙抬头看去,却见叶澜的嘴巴不断的流血,一枚断了的刀片,被叶澜吐在了纸巾上。

    那刀片上还满是血迹。

    叶澜疼的说不出话来。

    慕严也吓了一跳,急忙叫人打电话,叫私人医生过来。

    慕家立刻忙成了一团。

    安莹儿刚刚还一副温婉可人的嘴脸。

    现在却是骤然变了脸色,指着洛浅道:“洛浅,你怎么这样呢,虽然伯母生气打了你一巴掌,但还是不因为那个男人的事。”

    “况且,那一巴掌也没要你的命,你在肉卷里放刀片,这不是要伯母的命吗?”

    “你实在是太恶毒了!”

    洛浅被骂的一头雾水。

    须臾,才反应过来,自己被人算计了。

    “不是我,我没有那么做。”

    洛浅急忙摇头,开口辩解,“我怎么可能会在肉卷里做手脚呢,而且我也不知道夫人会吃那肉卷,难不成我会事先占卜?”

    她虽然慌乱,可脑子还是清晰的。

    叶澜的嘴巴还在流血,疼的脸色煞白。

    她捂住脸,对佣人吼道:“检查一下饭菜,看看还有没有别的不对之处,免得我们一家人,被人毒死了都不知道!”

    “是,夫人。”

    周妈点点头,忙跟几个站在客厅里的女佣去检查。

    “这肉卷里还有鱼刺。”

    “啊,这有螺丝。”

    “夫人,这里有颗白钻,好像是少奶奶衣服上的。”

    “这菜里也有几颗钻。”

    佣人们在饭菜里招到了各种各样奇怪的东西。

    甚至还有螺丝夹杂在肉卷里,那螺丝很小。

    应该是厨房工具上面掉下来的。

    若是不注意,很有可能咽下去。

    还有几颗小钻。

    洛浅慌忙低头,这才发现自己衣服上的钻,早就掉没了。

    之前,她一直没注意这事。

    现在那些小钻,全部跑到菜里面去了。

    如果说刀片不是她放的,那这些钻呢?

    洛浅瞬间愣住,不知如何解释。

    “关起来,把她给我关起来!”

    叶澜气的脸色煞白,几乎要气成心脏病了。

    不等洛浅反应,她便被保镖拽着走了,任她挣扎也没有办法。

    叶澜伤的很重。

    慕严也没说什么,只能先看叶澜的伤势。

    洛浅被关进了小黑屋。

    没错,的确是小黑屋。

    老宅后院,一间很小的屋子。

    四周都被黑布遮着,门窗封闭。

    里面什么都没有,犹如地狱一般,黑暗的可怕,连一丝光亮都没有。

    洛浅的手机也被保镖收了。

    据说,这是慕家的规矩,但凡是被关小黑屋的人,不能带任何东西。

    洛浅被保镖毫不留情的推了进去。

    砰地一声,小屋的门被关上。

    洛浅什么都看不到,黑漆漆的一片。

    她伸手摸着墙壁,找了个地方坐下,把头埋入胳膊里,没有哭,就是感觉很累。

    这才几个小时,她便被诬陷了两次。

    先前那次还好解释,一调查便知。r1

    可是现在呢,又有谁肯为她作证?

    慕家乱成一团,一个小时候后,才算处理好一切。

    出身尊贵的叶澜,基本没受过伤。

    出嫁前是尊贵的大小姐,出家后被丈夫细心呵护。

    所以洛浅这次的事情,对于她来说是非常严重的。

    那医生说,嘴巴割破了多处,舌头差点割掉。

    听到这话,叶澜更是吓出了一身冷汗,每开口说一句,便疼的要死。

    安莹儿一直在旁边照顾她,安抚她的情绪。

    直到她睡下之后才离开。

    等叶澜睡了一觉,休息了两个小时候后,醒来便发现慕严正守在她旁边。

    “老爷。”

    叶澜睁开眼,皱了皱眉,有些心酸。

    她娶了儿媳妇,怎么就这么不省心!

    “你别多说话,多休息,一会我让佣人给你做些汤喝。”

    看到夫人受罪,慕严心里也是不好受的。

    “老爷,把洛浅送警察局。”

    叶澜不顾嘴巴的疼痛,坐起身子,怒道:“就告她蓄意伤害,让她去坐牢!”

    “夫人,你可是糊涂了,浅浅是我们的慕家的媳妇,你把自己儿媳亲手送去坐牢?”

    慕严摇了摇头,并不同意叶澜的决定,还道:“我正想跟你说这事,那小黑屋,她一个女人在那,肯定受不了,还是让她出来吧。”

    “你说什么!”

    叶澜猛地拔高了声音。

    只是这一喊,又牵扯到伤口,顿时疼的脸色惨白。

    “她都要谋杀我们了,你还护着她,慕严你是什么意思,难道看上你儿媳了不成?”

    叶澜气急,口不择言。

    闻此,慕严的脸色顿时一变,猛地站了起来,“你听听,你这是说的什么话?”

    “我们结婚近三十年,我可有在外面风流过,可有传出过什么不好的事?”

    “都年过半百的人了,说话能不能长点脑子,说我跟儿媳,你可知这是什么,这是**!”

    慕严实在没想到,一向贤惠的妻子会说出这种话。

    若是说别的也就罢了,可这话太严重,他实在承受不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