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苏浅跟慕云靳夫妻二人刚刚回到家没多久。

    慕云靳的人便来了消息,杜母已经被接回了江城。

    只是上次被孙婼云打了一顿,没有及时治疗,落下了病根,现在身体不是很好。

    杜父还在医院住着。

    如今杜家也只能靠身体还没完全恢复的杜易恒回来主持大局了。

    杜家的事算是告一段落。

    唯有杜老爷子的事无法挽回,只怕杜易恒很长一段时间都走不出这段心里阴影。

    苏浅不放心温暖,给温暖打了个电话,结果手机处于关机中。

    于是她又给顾臻打了一个,手机也是关机。

    苏浅的脸色瞬间变了,着急的伸手去戳慕云靳,“喂喂喂,顾臻的手机关机了,温暖的手机也关机了,顾臻真不会按照你说的那个办法做了吧!”

    两人手机都打不通。

    难道顾臻真的把温暖给拿下了?

    “不会。”

    虽然两人手机不通,全部处于失联状态。

    但是慕少却笃定的很,笑看着苏浅道:“你以为顾臻是我,他肯定没那个胆子,不然我们打个赌?”

    “怎么赌?”

    苏浅有些好奇。

    “如果顾臻拿下了温暖算我输,无论媳妇提什么要求,我都答应。”

    “如果没有呢?”

    苏浅眨了眨眼睛,“我输了要怎样,跪搓衣板?”

    “哪能,跪搓衣板是我的专利。”

    慕少立刻严肃起来。

    这是他的专利,要跪也是他跪的。

    不过他希望家里的搓衣板永远都不要用到。

    也不知道是家里哪个佣人,居然真的买了个搓衣板回来。

    难道那玩意真的有用?

    “那如果我输了怎么办?”

    “如果你输了”

    慕少忽然笑了起来,而后低头在她耳边轻声道:“那晚上就要补偿我一次。”

    苏浅现在的身体,其实已经没什么事了。

    唯一好不了的是脸上的伤。

    闻此,苏浅脸色微微一变,别过了脸去,“不行,换一个条件。”

    “浅浅,你为什么这么排斥我?”

    慕云靳伸手从后面抱住她,顿觉受伤不已。

    她为什么总这么排斥这事。

    他其实也不会真的做些什么。

    他想要等她的身体彻底恢复。

    他只是故意逗逗她。

    可她对这事却是避讳的很,完完全全拒绝了他的要求。

    “我”

    苏浅垂眸,并不想解释。

    她不是生气。

    她只是接受不了这样不完美的自己。

    她真的不明白,他爱她爱到了一种什么程度。

    居然连这样丑陋的她都可以接受。

    “浅浅。”

    慕云靳叹了口气,耐心道:“不要想那么多好吗,你连死神都打败了,那么辛苦的回到了我跟孩子身边,难道还在乎这些外在的东西吗?”

    “我知道,我只是”

    道理苏浅如何不明白呢,但是明白道理是一回事,能接受这样的自己又是另外一回事。

    每次看镜子她都感觉人生灰暗。

    她可以不在乎自己,但是却不能不在乎慕云靳的面子。

    他那么优秀,怎么能有个这样不堪的自己呢。

    “好了,不要想了,我们去看飞子跟兔子,看看念念把他们喂成了什么样子。”

    苏浅跟慕云靳回来。

    念念跟酒酒也是要接回来的。

    苏睿将飞子跟兔子一并送了回来。

    不然念念晚上从幼儿园回来,看不到飞子跟兔子,肯定要闹的。

    苏浅被慕云靳这么一打乱,瞬间忘记了温暖的事。

    温漓昨个一直关机,今天才看到许多未接电话,匆匆忙忙赶了回去。

    顾臻一夜未睡。

    后半夜温暖又开始高烧。

    顾臻实在担心守了她一夜,还陪她说了两个小时的话。

    好不容易熬到早上,温暖的烧退了不少,人也睡着了。

    刚刚睡下没多久,温漓便回来了。

    听到门铃声,顾臻急忙去开门。

    屋内开了空调,实在太热,所以他没穿外套,只穿了衬衫。

    刚刚打算给温暖熬点粥喝,忙碌中还扯开了两颗扣子。

    温漓看到衣衫不整的顾臻,顿时愣住了。

    “顾臻,你,你怎么在这,你对温暖做了什么!”

    顾臻这个样子,的确像是昨晚做了什么。

    更何况他还一脸疲惫,所以怎么看怎么都让人觉得不对劲。

    顾臻微微一怔,瞬间冤枉的很,他做什么了。

    他忙了一晚上,差点没有被累死好吗?

    “我没做什么!”

    顾臻很认真的强调。

    温漓跟看贼似的,看了他几眼,而后着急的进了屋。

    温暖这会正睡着,脸色有些苍白,看上去也是疲惫不堪。

    温漓皱了皱眉,从卧室出来,抱着胳膊看着顾臻道:“到底怎么回事,暖暖怎么了,你一个大男人居然住在我妹妹家里,你必须好好跟我解释这事,不然我带你去见你们家总裁。”

    顾臻:“”

    他们家总裁还鼓励他迎难而上呢,所以见他们家总裁还不如不见。

    “是这样的,温暖小姐昨个去看少奶奶,不小心崴了脚,这两天只能休息,所以我送她回来。”

    “不过她晚上发了高烧,现在才好点,药已经吃过了。”

    为了不被误会,顾大助理还是老老实实解释的好。

    他并不认为这种误会是多么美。

    闻此,温漓回过神来,有些烦躁的抓了抓头发。

    她最近真的太烦躁,太不在状态了,居然都看不出好人坏人了。

    “对不起啊,我刚刚太激动了。”

    温漓诚心道歉,就在这时,忽然闻到一股子味道,皱了皱眉,“你做了什么?”

    “遭了,我的粥糊了。”

    顾大助理这才想起来,粥还煮着呢,刚刚放了鸡蛋跟肉,估计水熬干了。

    他煮了这么久的粥啊

    温漓:“”

    顾臻无奈,又开始煮别的。

    温漓忙道:“不用了,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好了,你回家去休息吧。”

    顾臻转头看了她一眼,“温漓小姐,你会煮粥吗?”

    温漓怔了怔,“我会给暖暖叫外卖。”

    顾臻继续低头煮粥,就知道是这样的。

    这两人估计都不怎么会做饭。

    温漓还好会做一些,以前也是为了蓝铭学的。

    但是那手艺就有点所以自己吃,温漓觉得还是叫外**较好一点,至少不会毒死自己。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