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顾臻倒是没有歧视女孩的意思。

    他是觉得温暖不要太累,应该多享受生活。

    如果让他照顾温暖,他一定什么都不让温暖做。

    瞧见他们家总裁没有,媳妇一累,总裁就炸毛。

    现在更是什么都不让媳妇做了,为了陪媳妇,医院都变成了办公室。

    不得不说,这一点还是很值得学习的。

    “其实也没什么好逛的,一个人出去挺无聊的。”

    温暖笑着摇了摇头,而后看着顾臻道:“你呢,你也没时间出去旅游吧,我看你比你们总裁还要忙。”

    “出去倒是挺多的,但都在忙工作,的确没有好好去旅游过。”

    “不过你没听说过吗,越是有钱人越不忙,像是我们这种小喽啰才最累。”

    他们家大总裁只要坐着收钱就好了。

    而他需要随时随地跑腿。

    一句话,瞬间将温暖逗笑。

    温暖郁闷的心情好了一些,“你千万不要这样说,哪天被慕少听到了,小心炒你鱿鱼。”

    “我们家总裁现在连炒我鱿鱼的功夫都没有,通常少奶奶在家的时候,他的眼里是没有别人的。”

    顾臻一本正经的说着,甚至还描绘了一下他们家大总裁那妻奴的样子。

    温暖还是有些羡慕的。

    虽然苏浅经历了很多不幸,但遇到慕云靳也算是老天给她的补偿吧。

    而且他们经历过这一劫,估计也会圆满了。

    “顾臻。”

    温暖顿了顿,目光复杂的看着他道:“其实,我们接触并不是很多,但我真的不知道你是怎么喜欢上我的。”

    他们之前甚至连很好的朋友都算不上。

    只能说不是太陌生,见了面会打招呼罢了。

    这样的两个人,又怎么可能会有喜欢呢。

    温暖对顾臻的印象不怎么深,最深的大概是他跟项灏的基情。

    所以她实在不明白,顾臻怎么会喜欢上她,又是什么时候喜欢上的。

    顾臻愣了一下,有些惊讶她会问这个问题,沉默片刻,挠了挠头道:“我,我也不记得什么时候,但就是喜欢了,感觉你是我见过最美最可爱的女孩。”

    他支支吾吾的解释,“不过你已经有男朋友了,所以我选择祝福,希望你能幸福,但是……”

    但是如果她不幸福,想要离开那个男人。

    他也希望她能给他一个机会,让他担负起照顾她的责任。

    只是这话他没说,现在温暖心情不好,他不想再说这些话让她伤心。

    他看得出来,温暖也就是嘴硬罢了,她大概是不会跟欧阳煜分手的。

    温暖也没有继续追问,只是笑着道:“我哪有你说的那么好。”

    “你有!”

    顾大助理在这事上,似乎特别固执,立刻反驳道:“你怎么没有,你在我心中一直是最好的。”

    “温暖,无论发生什么,你第一个要爱的是你自己,不要这样贬低自己好不好?”

    哪怕她不跟他在一起。

    他也希望,无论到什么时候,这个傻傻的姑娘都能好好的爱她自己。

    楼上,两个人的气氛还算和谐,各自分享着一些心里话。

    楼下,欧阳煜已经站了好几个小时,几乎成了一座雕塑。

    他一直等着顾臻从温暖家离开。

    然而,顾臻在买了水果上楼之后,便再也没有下楼。

    如今已经两点多了,他们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在做什么?

    他跟温暖在一起这么久,都没有碰过她。

    难道他们在一起一天,她就把自己给他了吗?

    他知道他们今天打电话说的都是气话,彼此都是吃醋而已。

    所以他还是想跟她好好谈谈的。

    可他等啊等,始终没有等到顾臻离开。

    他的脸色很难看,烟盒里的烟还剩最后一支。

    温暖的手机已经关机了,他打了许多遍,温暖都没有开机。

    他就那样站在楼下,保持着一个姿势,一站便是一晚上。

    第二天一大早,慕云靳便为苏浅办理了出院手续。

    他已经跟医生说好,每天去家里为苏浅做检查。

    当然所有的治疗费用,以及各种费用,慕少早已经提前交了。

    那一笔巨款,足以让整个医院为之颤抖。

    苏浅将自己包裹的很严实,戴了口罩也就罢了,还戴了帽子,又戴了墨镜。

    这下别说脸了,连眼睛都没有露出来。

    好在天气不是特别热,这样穿出去,也不会觉得太突兀。

    一大早,几个哥哥也到了。

    明明不需要他们,却是一个比一个来的早。

    还不要保镖拿东西,一个哥哥背俩包,硬是把妹妹宠成了小公主。

    大家怕她不开心,一致达成默契,从不问她脸上的伤如何。

    苏浅本来要拎着自个的小包走。

    “给我。”

    慕云靳伸手主动将她粉色的小包拎了过来。

    另一只手也伸了出来。

    “做什么?”

    苏浅没明白他的意思。

    “把手给我。”

    慕少看着她笑道。

    苏浅伸出了手。

    慕云靳一手帮她背包,一手牵着她笑道:“包是你的,我帮你拿,你是我的,我需要自己牵着才放心。”

    慕少这随时随地撒狗粮的毛病,这么多年不但没有改,反而毛病越来越严重了。

    跟在后面的全都是一群单身狗。

    唯一订婚的苏大少,目前也处于空窗期。

    所以这狗粮撒的实在让人心塞。

    苏远帆都想拎起包揍他了,让他随随便便膈应人。

    不过想了想他这么撒狗粮,开心的是自己的妹妹,也就算了,懒得再跟他计较。

    终于离开了医院上了车,苏浅松了口气。

    还好没人盯着他们,否则冒出一堆媒体,她真不知该怎么办。

    她现在特别怕见人,就连医院里那些病人她都怕。

    除了自家人以外,她几乎拒绝了所有人的探视。

    浅滩的事有人在管,她只负责发布命令,现在连助理都很难见到她。

    即便见到,她也是全副武装。

    外人并不知道她到底是怎么回事,最多就以外她病了,身体不好,暂时不能回公司工作罢了。

    她现在这种状态等于完全将自己封闭起来,不肯与外界接触。慕云靳一直试着给她做工作,但是目前还没什么效果。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