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我也知道。”

    “温暖是喜欢欧阳煜,但是他们在一起实在太累了,欧阳煜疑心太重,暖暖是个乐天派的姑娘,大大咧咧的,跟他在一起,只会越来越自闭。”

    “可是你也不能教顾臻霸王硬上弓啊!”

    不管怎样,苏浅是不同意这么做的。

    这样会吓死温暖的。

    而且估计事后温暖会报警。

    “我们第一次难道不就是这样吗?”

    慕少笑看着她道:“我们第一次,如果不是我主动,大概也追不到你。”

    苏浅:“……”

    那是她中了药,完全不清醒。

    而且她是误闯,所以招惹了一身祸事。

    温暖又没有喝酒走错门。

    “好意思说,大流氓!”

    苏浅狠狠瞪了他一眼。

    慕云靳低头便要吻她。

    苏浅急忙别过脸去。

    她现在很抗拒他的吻。

    只要他不碰她的脸,她还好。

    但是他一想吻她,她便各种不适应,各种不舒服。

    慕云靳知道她心里有个结,现在很难打开,所以倒也没再说什么。

    他希望她能坦诚面对这一切。

    因为他真的不曾嫌弃过她。

    可是他也明白,一个女人突然毁了容,让谁谁也接受不了。

    “放心吧,顾臻没那个贼胆,顶多想想而已,他是不敢做的。”

    慕少也就闲得无聊,发微信揶揄一下顾臻。

    自己的心腹,他还是很了解的。

    顾臻绝对没那个贼胆子。

    别说今晚,就是让他跟温暖单独呆十天,他都没那个胆子。

    至于慕大总裁,当初看到苏浅这只小白兔,觉着喜欢,二话不说直接就吃了。

    再后来因为老爷子逼婚,他又是二话没说,逼洛家交出苏浅的户口本,直接领证结婚。

    霸道的慕总裁也因此拐到了自个心爱的媳妇。

    “如果顾臻有我当年的魄力,温暖怎么可能现在还跟欧阳煜在一起。”

    提前当年的事,慕少莫名的有些飘。

    苏浅白了他一眼,“什么魄力,流氓魄力吗?”

    “当年我是胆小,而且我孤身一人,没什么势力,不然我早告你了。”

    苏浅哼了一声,表示自个当年完全是因为太弱小才被欺负的。

    “老婆,你哪有那么狠心的,你分明也是喜欢我的。”

    慕云靳伸手抱紧她,低头在她耳边道:“那一晚,你也是很喜欢的对不对?”

    苏浅脸颊爆红,伸手推了他一把,“开什么玩笑,你技术差死了,不然你以为我只付两毛五给你!”

    慕云靳:“……”

    两毛五啊……

    那个典故这辈子是消解不了了。

    他竟然只值两毛五。

    慕总裁表示自己很心塞。

    “对了老公,你问问医生,我什么时候可以出院,我们回家吧,我不想在这治疗了,也没什么进展。”

    苏浅忽然扯着慕云靳的袖子开口,眼神微微一暗。

    她感觉留在这,也只是消耗生命罢了。

    真的可以治好吗?

    病情的确是控制住了。

    可她每天都有仔细观察自己的脸,却发现脸上那些难看的印记,一点消退的意思也没有。

    她这种情况,是皮肤出现了问题,整容肯定是没用的,要么根治,要么一辈子就是个丑八怪。

    偏偏慕云靳已经让人准备婚礼的事了,请帖也开始写了。

    她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那么多人。

    那么丑陋的新娘,配那么帅气的新郎,大概是这史上头一遭吧。

    她每天都觉得自己丑的无法直视。

    “而且孩子们也在家,我们还是回去吧,至少每天晚上我可以陪着他们,我留在医院里,只会越来越糟。”

    “云靳,我们还是回家吧,我们为什么一定要在医院呢,住在这也是定期检查,又没有什么特别的办法。”

    苏浅叹了口气,每天闻着医院的味道,真的很难受。

    经不住她的哀求,慕云靳最终还是点了点头道:“明天办出院手续,我们回家。”

    若她想回家,他就带她回家治疗。

    把一切都布置好,也是很方便的。

    他原本以为让苏浅留在这,能很快的找到方法。

    但是现在看来,短时间内她的脸的确是治不好,所以不如回去休养。

    “嗯。”

    苏浅急忙点了点头,看着他道:“不管发生了什么,只要在我们家里,至少是安心的,我以后再也不想离开了。”

    对于她来说,大概没什么比他们那个家温暖了。

    有家就有他有孩子有幸福有依靠。

    顾大助理做了一次家庭妇男。

    他将温暖家里里里外外都收拾了一遍。

    把她的衣服鞋子收好,又拖了地。

    最后跑下楼买了新鲜的水果。

    忙完之后,已经是晚上十点了。

    温暖见他一直没吃东西,便让他吃了东西再走。

    顾臻抱着剩下的外卖吃了。

    吃完之后,把垃圾收拾了下。

    等他完全忙完,又过去了一个小时。

    虽然已经十一点了,可总在人家姑娘家里呆着也不好。

    顾臻便打算跟温暖说一声离开。

    温暖已经睡着了。

    他愣了愣,想着还是不要打扰她,拿了晾干的外套要走。

    走了几步,不放心的回头看了看,却发现温暖的脸很红有些奇怪。

    他皱了皱眉,放下外套走上前,急忙查看了一下温暖的情况,才发现温暖发烧了。

    怪不得之前他就觉得温暖怪怪的,额头很烫,估计已经快烧到四十度了。

    “温暖,醒醒,醒醒,我们去医院,你发烧了。”

    顾臻试着叫醒温暖,“温暖,醒一醒,我先带你去医院。”

    温暖在迷糊中醒了过来。

    她感觉浑身都烫,烫的难受。

    “我,我怎么了?”

    “你发烧了,起来,我带你去医院。”

    顾臻转身,帮她拿了外套来。

    “我不想去医院,你帮我拿粒退烧药吧,就在今天你找药的那个小药箱里。”

    温暖摇了摇头,实在没力气。

    况且她今天刚刚从医院里出来,她一点都不想去医院。

    “你烧的这么厉害,不去医院怎么能行?”

    顾臻还是不太放心。

    “我以前发烧吃点药就好了,而且这么晚了,也不方便,如果明天不好再去医院吧。”“顾臻,我真的不想去医院,你不要再难为我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