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温暖坐在顾臻车上,没有吵也没有闹,只是无声的落泪,心中满是绝望。

    她是真的绝望啊。

    现在怎么看,怎么都觉得舒茗跟欧阳煜很配。

    而她其实不算什么,想想便觉得好笑的很。

    早知现在,何必当初。

    她一心以为她是要跟他结婚的。

    但是现在除了她一直憧憬着两个人的婚礼之外,还有谁憧憬过,祝福过。

    欧阳家的人那么排斥她,甚至扬言若是欧阳煜执意跟她在一起,绝对没什么好下场。

    本来她想得不到欧阳家的认可没有关系,只要他们两个人足够相爱就好了,何必去在乎那么多呢。

    可现在她却觉得,其实他们是没那么相爱的。

    若是真那么相爱,欧阳煜会这样吗?

    也许他们真的爱的还不够深。

    顾臻见她一直默默落泪,实在心疼。

    还不如让她大哭一场,至少能释放情绪,可是她这个样子,真的很容易出事。

    “你想哭就哭出来吧,哭出来要好受一些。”

    顾臻放慢了车速。

    温暖摇了摇头,“哭出来有什么用,又不是哭就能解决所有问题,真是羡慕浅浅呢。”

    “虽然她这一生并不顺遂,多灾多难,但无论她遇到什么,经历了什么,慕少都能陪在她身边。”

    “慕少他也很忙啊,可他也没有因为忙不去陪浅浅。”

    想想她不过在欧阳煜面前多嘟囔了几句。

    他便嫌弃她烦,嫌弃她太能唠叨。

    所以从那以后,她就真的不敢在他面前说话了。

    她不说,欧阳煜也不问。

    两人不主动交流,渐渐的越走越远。

    以至于那个舒茗什么时候出现在他的身边,她都不知道。

    说他们是男女朋友,可这样的现状简直可笑。

    温暖擦了擦眼泪,颓废的靠在椅背上,随后看着顾臻问道:“顾臻,你觉得我是不是很可笑?”

    顾臻摇头,“没有,只是有点傻气。”

    “傻气,我哪里傻气了,我智商一百八!”

    温暖皱眉瞪了他一眼。

    顾臻转头仔细打量了她一眼,而后继续开车,嘟囔道:“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说!”

    “你智商大概没一百八,体重应该差不多。”

    “啊啊啊,你才一百八,你全家都一百八!”

    温暖最在意的便是体重问题,被顾臻这么一揶揄,顿时怒了,伸手便在他胳膊上重重的拧了一下。

    顾臻也不说什么,只是傻乐。

    能让她发脾气也是好的,至少不要一直在那哭,眼睛都要哭坏了。

    顾臻当真是打心眼里心疼她。

    不过,温暖很快又陷入了悲伤中,自嘲一笑,“一百八也好,两百也好,有没有在乎。”

    “我在乎啊!”

    顾大助理再次脑抽脱口而出。

    这话一出口便尴尬了,急忙专心开车。

    他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直接了,怎么能直接调戏人家姑娘呢。

    到现在他都不敢相信,刚刚大喊我要的那个人是他。

    他觉得当时他一定是被什么给附体了,所以一点不理智。

    温暖愣了愣,随后忍不住揶揄道:“你一个单身狗,能不能不要凑热闹!”

    顾臻:“……”

    “单身狗又不犯法,你怎么可以歧视单身狗呢,我们单身狗没有女朋友已经很心塞了。”

    他想要个女朋友啊!

    而且他想要身边这个美人做女朋友。

    真希望上天能听到他的祷告,满足他的心愿。

    “你可以搞基啊,我听浅浅说你跟项灏是好基友对不对?”

    温暖一脸的认真,看不出半点揶揄的意思。

    顾臻脑中一片空白,一脸黑线。

    他跟项灏是好基友!

    他跟项灏搞基!

    怪不得他一直找不到女盆友,原来都是少奶奶在背后造谣诋毁他。

    车子终于到了温暖住的地方。

    温暖已经有好几天不回家,家里有些乱,衣服丢的到处都是,鞋子丢的也到处都是,阳台上还挂着没有收的内衣。

    这就是宅女的真实写照。

    顾臻抱着温暖进屋,一眼看到阳台上性感的小内内,目光顿时多停留了几秒。

    “顾臻,看什么呢!”

    温暖脸颊一红,急忙伸手拽住顾臻的耳朵,将顾大助理的脑袋给拽了回来。

    “没,没什么。”

    顾臻急忙将温暖放下,为了表示自己真的不是有别的意思,便又解释了一句,“就是没见过,好奇,所以多看了两眼。”

    “啊啊啊,你出去!”

    温暖捂脸,将脑袋埋入枕头里,死活不肯抬起来,简直太丢人了好吗?

    她前两天有事,直接留在了公司,没有回来收内衣。

    谁知道今天顾臻会过来。

    “我去给你倒杯水。”

    顾大助理也挺尴尬的。

    自己今天一天都在脑抽。

    他对女人的内衣好奇个毛线啊!

    结果,走的太急,一脚踩到什么,瞬间磕在了地上,手里还按着什么东西。

    低头一看是温暖到处扔的鞋子,有高跟鞋也有运动鞋。

    温暖也听到了动静,急忙抬起头看了一眼。

    发现顾臻左手按着自个一只鞋子,脑袋边躺着一只鞋子,脚边还有一只。

    “天!”

    温暖尖叫一声,几乎泪奔。

    啊啊啊,完蛋了,完蛋了,毛线形象都没有了。

    下次坚决不能在房间不收拾的情况下让别人进来,简直丢死人了!

    “我,我,我先去倒水。”

    顾臻尴尬的爬起来,匆匆的出了卧室。

    一个大男人居然摔跤。

    他平常练武都练狗肚子里去了,居然一点防备都没有!

    家里没有热水,纯净水也没了。

    顾臻只能进了厨房烧水。

    本来想拿些吃的给温暖,结果打开冰箱发现就一西红柿了,干净的简直不能再干净了。

    顾臻无奈的很,这比他这个宅男还要不会生活。

    他只能定了外卖,也不知道温暖喜欢吃什么,只记得有一两道菜是温暖喜欢的。

    除了那两道菜,他又点了一大堆吃的,不过都是对身体有好处的。

    甚至还拿手机查了查,吃那些食物,容易让心情愉悦。烧完水,顾臻泡了茶给温暖端过去,笑看着她道:“外卖马上就要到了,若是饿了先忍一忍。”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