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慕少奶奶,您不要担心,您这脸一定会好的,您看现在您的病情现在已经完全控制住了,从控制住到治愈,总是需要一点过程的,还希望您能多给我们一点时间。”

    主治医生看起来很年轻,不过专业性很强。

    年纪轻轻已经成为主任了,在这家医院可以说是非常有名气。

    现在全面接手为苏浅治疗的事。

    后面跟着的几位医生也很有名。

    他们现在组成一个班子,专门研究苏浅的病情,这也算是他们医院的一个难题。

    如果攻克了,不仅苏浅会好起来,对于他们医院的发展也特别有利。

    所以他们现在也很努力,希望可以治好苏浅。

    慕云靳为此可是投入了一大笔治疗资金。

    对于慕少来说,只要能治好苏浅,花多少钱他都不在乎,倾家荡产都可以。

    只要能让他媳妇好起来。

    但现在最大的问题不是钱的问题。

    而是医生压根研究不出苏浅这是中的什么毒。

    杜易恒如今已经在赶回来的路上。

    医院让他多观察了三天才放他出院。

    在医院住了十天,杜易恒的身体恢复的不错。

    毕竟年轻身体底子好,所以经过十天的治疗,他的身体已经好了很多。

    出院的时候,才知道家里的事,正着急的往回赶。

    好在杜母已经找到了。

    慕云靳派去的人也已经接到了杜母,估计明天就能够将人平安带回来。

    等杜易恒回来,慕云靳会派人跟他交接公司里的事。

    因为有慕少出手,杜氏好歹没有闹出什么大事。

    所以杜易恒回来,可以安心接手公司。

    “如果有什么,你们直接说就好,不要让我等了很久才知道,那样倒不如让我早点接受事实。”

    苏浅皱眉看着几个医生。

    似乎想要努力的从医生眼中看出点什么。

    不过医生们都把此事瞒的死死的,谁也不敢流露出什么。

    因此,苏浅看了半天,什么也没看出来。

    “少奶奶真不必担心,现在医学那么发达,您这么点小问题,怎么可能治不好呢,不过定时检查我们肯定是要做的。”

    “而且少奶奶,您心情一定要好些,这心情好了,身体也就恢复的更快了,另外我们的药,也不止是为了您脸上的伤,您前阵子受伤太多,又在外奔波,身子虚耗的厉害。”

    “我们这也是在为您调理身体,脸上的伤并不是大问题,您千万不要再乱想了。”

    医生尽量想办法转移她的注意力。

    不然苏浅整日将心思放在这上面,对她实在不好。

    心情可以说是最好的药。

    如果心情好了,说不准脸上的伤也能恢复的快一些。

    如今没有什么特效药,也只能如此了。

    “我知道了,谢谢你们。”

    苏浅看不出什么,轻轻的叹了口气,点头道谢。

    她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

    再抬头看看慕云靳,感觉自己实在配不上他。

    她知道他不在乎的。

    可是她在乎啊。

    又有那个女人受得了这个。

    却说,顾臻带了温暖离开。

    他的车子就停在医院外面。

    车位本来就不多,他旁边的空位上已经停了车子,偏巧不巧,就是欧阳煜的车子。

    温暖一眼便认出来了。

    他们出门的时候,舒茗刚刚打开车门,坐上了欧阳煜的车子。

    欧阳煜也坐在了驾驶座上,旁边并没有别人。

    车子还没发动。

    欧阳煜抬头便看到了顾臻跟温暖。

    看到顾臻紧紧抱着温暖,脸色倏地一下变了。

    他立刻摘下安全带下了车子,走到二人面前,脸色冰冷,指着顾臻道:“放开!”

    顾臻:“……”

    特么的,为什么又要遇到这个人。

    温暖看了一眼车内的舒茗。

    舒茗淡淡的笑着,不生气不愤怒,典雅大方。

    这样对比下来,她真的感觉自己才是那个小三。

    温暖心里不舒服,抿了抿唇,忽然伸手主动搂住了顾臻的脖子。

    顾臻抱着她的手臂顿时一僵,惊的险些将她掉下来。

    这,这是怎么回事?

    “温暖!”

    看到温暖这个动作,欧阳煜更是怒不可遏,“你不要忘记谁才是你男朋友!”

    温暖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笑道:“欧阳煜,你早就忘记了你女朋友是谁,凭什么还要我记得你。”

    “你不理我,烦我,不回我信息,不给我打电话,不关心我,不爱我,我为什么还要你。”

    “这世上好男人多的是,我干嘛非要犯傻跟着你,顾臻就比你好一百倍一千倍,现在他才是我的男朋友,我跟他在一起有什么错?”

    温暖哼了一声,搂着顾臻的脖子不撒手。

    看似坚强,其实她整个人都在颤抖。

    “你……”

    欧阳煜皱眉,完全没想到事情会演变成这样。

    突然她就背叛了自己。

    “顾臻,我们回去吧,我都饿了。”

    温暖不再理会欧阳煜,转眸看着顾臻。

    顾臻心中一暖,脑袋一热,抱着温暖便上了车。

    随后细心的给温暖系好安全带,而后一脚踩在油门上,离开了医院。

    只剩欧阳煜一人站在那,看着他们离开,久久无法回神。

    却没看到车子发动的时候,温暖眼中再也抑制不住的泪水,以及那受伤的眼神。

    “欧阳煜,我们该回去了。”

    舒茗坐在车内喊了一声,打破了欧阳煜的思绪。

    欧阳煜回神,走到车前打开车门,看着舒茗怒道:“滚下来!”

    舒茗:“……”

    “你发什么疯,你不是答应爷爷送我回去的吗?”

    舒茗并未下车,就坐在副驾驶上气呼呼的嘟囔。

    “下车,别让我再多说一遍!”

    欧阳煜站在车旁,面色冰冷的看着舒茗,已经愤怒到了极点。

    他那样子似乎想要杀人似的。

    舒茗吓了一跳,最终还是不情愿的解开安全带下了车,恼怒道:“你难道连爷爷的话都不听了吗,爷爷之前可是说……”

    “滚!”

    欧阳煜一声怒喝,堵住了舒茗所有的话。

    舒茗气的脸色铁青,站在原地直跺脚。

    欧阳煜上了车,扬长而去,只留给舒茗一阵车尾气。舒茗凝眉,轻哼了一声,“欧阳煜,你等着,今日我所受的耻辱,来日一定让你百倍还回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