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面对舒茗,温暖是自卑的,家世比不上,容貌比不上,身材更比不上。

    舒茗一米六八的身高,身材极好,腰身纤细,气质高贵,简直是男人的梦中情人。

    温暖虽然不是很矮,但到底比舒茗少了一两厘米,而且体重比舒茗重。

    再加上两人的家世一对比。

    温暖又想起欧阳聘婷的话。

    没错,她的确帮不了欧阳煜。

    在欧阳煜身边也只能拖累他。

    而舒茗不同,舒茗家世傲人,若是娶了她,对欧阳煜的帮助会很大。

    欧阳煜在欧阳家的地位也会提高。

    而对于她欧阳家的人从来是不接受的。

    温暖不再哭泣,只是沉默的想着这一切。

    须臾,她拉着苏浅的手道:“浅浅,我真的很差很差,我没有舒茗漂亮,我还这么胖,我家世也没有她好,也得不到长辈的喜欢,这样的我怎么能配得上阿煜呢,一直以来都是我太自不量力了。”

    温暖开始陷入自我怀疑的怪圈。

    苏浅听着心疼。

    那么好一姑娘,怎么就把自己说的如此不堪呢。

    “暖暖,不是你不够好,是欧阳煜不懂得珍惜,我们不要贬低自己好吗?”

    像是温暖这样的条件,能比得过的有几个。

    却不想因为感情的事,一度陷入自我怀疑中。

    果然,在爱情里越是深入的人越是没有自尊的。

    “不不不。”

    温暖摇头,“不是阿煜的错,是我的错,如果我比舒茗好,欧阳家也不会让舒茗跟他相亲了,都是我的错,是我自己太差劲了!”

    哪里想到这话刚说完,只听砰地一声,病房门被人大力踹开,声音响的很。

    苏浅吓了一跳。

    如果不是外面有保镖,还有老公在,她还以为又有坏人闯进来了呢。

    温暖也吓了一跳,转头看向顾臻,一头雾水。

    结果,顾臻踹门进来,看着她就问道:“谁说你不够好!”

    温暖完全被顾臻这一吼给吼傻了。

    “我,我自己说的。”

    温暖可怜兮兮的回答。

    这个人为什么那么凶。

    她又没说别人,她说的自己啊。

    难道这也不行?

    “你怎么可能不够好,你明明就很好,你哪里不好了,我觉得你哪里都好!”

    顾臻实在看不下去温暖如此贬低自己了。

    那么好的姑娘,他喜欢都来不及呢。

    怎么就成了差劲了。

    这种话他越听越生气。

    温暖也是委屈的很,扁了扁嘴巴,不开心道:“我好阿煜他都不要我了!”

    “他不要我要,给我!”

    顾臻气的脸色铁青,脑子一抽,便吼出这么一句话来。

    这句话吼的惊天地泣鬼神的,而且声音很大,外面的人也都听到了。

    准备过来帮苏浅检查伤口的医生护士,也是愣在门外,面面相觑。

    见过表白的,没见过这么表白的。

    苏浅瞪大了眼睛,惊讶的看着。

    我天,这是顾臻?

    这简直是邪神附体啊!

    如此霸气又直白的表白,堪称第一人。

    这是直接开抢了?

    他不要我要,给我!

    这话回味一次笑一次。

    慕少神色淡淡的看着。

    哟,他的大助理这是开窍了?

    原本委屈的要死的温暖,在听到这话之后完全傻掉。

    他,他说什么?

    “你胡说八道什么啊,没看到我正伤心着吗,还故意拿我开心!”

    温暖气呼呼的瞪了他一眼。

    顾臻那股子劲头还没消下去,又吼了一句,“我没有胡说,我说的是真心话,他不要我不要,给我啊!”

    他等着要呢。

    “要你个大头鬼啊,我又不是货物,你有病啊!”

    温暖气的浑身颤抖。

    顾臻却很冤枉,他只是说出实话罢了。

    “这里是医院,需要安静,我看这件事你们两个单独去讨论吧,顾臻送温暖回去。”

    慕大总裁开了口。

    这两人一直在这吵吵,会吵到他媳妇的。

    毕竟他媳妇需要休息。

    “啊,我不要他送我回去,我才不要,我又不是回不去。”

    温暖一听要顾臻送她回去,瞬间炸毛,急忙摸出手机给温漓打电话,结果打了好几次温漓都没接。

    温漓不来接她,她就只能找人送了。

    “浅浅,让你的人送我回去吧。”

    温暖可怜兮兮的看着苏浅。

    苏浅点了点头看着顾臻道:“顾臻,把温暖平安送到家,顺便帮她把吃的买好,她今天肯定是出不了门的。”

    温暖平常不怎么在家,经常出差。

    所以也没有雇佣佣人,家里只有她一个。

    如今崴了脚,当然要把存粮准备好,不然要饿死了。

    “是少奶奶,您就放心吧,我绝不会出差错的。”

    顾臻当然开心的很。

    不然他刚刚也不会扛着温暖上楼下楼了。

    他是很乐意干这种事的。

    “啊,不是,不是,浅浅我说让你的人送我啊。”

    温暖瞬间炸毛。

    苏浅笑了笑道:“你说外面的保镖吗,那些保镖是归顾臻管的,顾臻是他们的头,我觉得还是让顾臻送你更好一些,而且顾臻知道你家在哪,再说了让他们送,你不觉得尴尬吗?”

    温暖:“……”

    让顾臻送才是最尴尬的好不好。

    她欲哭无泪的很。

    顾臻却已经拿起了她的包,主动拎在了身上,而后将她抱了起来。

    温暖:“……”

    “顾臻,你干嘛。”

    “不干嘛,送你回家。”

    顾大助理此刻充分彰显出了一个男人的魅力与霸道。

    “啊,你不要抱着我啊,我自己能走的,喂顾臻,顾流氓,顾色胚,顾……”

    温暖的声音逐渐低了下去。

    后面的话苏浅没听到。

    不过以她对温暖的了解,也就色胚流氓什么的,不会骂更狠了。

    苏浅揉了揉额头,这一对对的真不省心。

    医生进来帮她检查脸上的伤,痘痘不会继续长了,只是那红色胎记一样的东西,实在影响美观。

    苏浅倒是显得很平静,看着医生道:“是治不好了对吗?”

    现在她的脸没有恶化下去,但似乎也没有治愈的希望。

    慕云靳跟她说三个月。

    可她其实是从不相信的。他不是不会骗她,在遇到不开心的事的时候,他还是会骗她的,只是不想让她难过罢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