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看着顾臻累的要死,还着急的说温暖的病情,医生忍不住笑道:“小伙子,你这男朋友做的不错很细心啊,去挂个号吧。”

    顾臻只忙着带温暖上来看病了,压根就没来得及挂号。

    听了医生的话,顿时尴尬的跑出去挂号了。

    最尴尬的其实是医生那句话。

    他哪里就是她男朋友了呢。

    刚刚她一直喊一直叫的。

    保安差点就真的将他当成流氓,把他给扔出去了。

    温暖也很尴尬,想要解释,可又觉得跟一位陌生的医生也没什么好解释的。

    她那一下摔的还真挺厉害,没有伤到骨头,但是脚踝很快肿了,疼的一直想掉眼泪。

    医生说只是扭了一下,不过这三天不能乱动,要贴膏药。

    今天走路肯定疼的厉害,明天大概会好一些。

    温暖欲哭无泪。

    她就去洗手间洗个脸,补个妆,居然就摔成这样了,这运气大概也是无人能比了。

    她想打电话给温漓来接自己。

    不然她怎么回去。

    可是摸了摸口袋,才想起来手机还丢在病房里。

    她现在身上什么都没有,手机钱包都没有,只能等着顾臻来解救。

    顾臻挂完号回来,听医生说只要贴膏药便好,却依旧不放心的问了一句,“医生,真的只要贴膏药就好了,确定骨头没事吗?”

    “没事。”

    医生无奈的很,“小伙子,你太紧张你女朋友了,只是崴了一下,这样的小伤,其实在家休息几天,贴几贴膏药就好的,你这么紧张做什么?”

    顾臻:“”

    他可以说他不是很紧张吗?

    不过这种瞎话谁也骗不了。

    “谢谢医生。”

    顾臻尴尬的道谢,而后弯腰想抱温暖起来。

    “不用了,你扶着我就好了。”

    温暖哪里还能让他再抱,实在尴尬。

    刚刚完全是被偷袭。

    “可你的脚”

    “没事的,我真的可以的。”

    温暖有些急了。

    如果不是疼的要死,她也不会答应顾臻扶她的。

    虽然跟欧阳煜有点不愉快。

    但她还是深爱着欧阳煜的,不想让欧阳煜不开心。

    顾臻跟医生道了谢,扶着温暖离开。

    温暖刚刚摔跤,疼的厉害,所以即便有顾臻搀扶着,一瘸一拐也走的很吃力。

    顾臻看的难免有些心疼,忍不住道:“不然我背你吧,你这样下楼很遭罪的。”

    “不用了,谢谢你,我真的能走,一会我们过去等电梯就好了,不费力的。”

    只是距离电梯,还有一小段的长廊。

    所以温暖走起来真的吃力的很。

    看她这样顾臻忍不住叹了口气,“这都什么年代了,即便你是个陌生女孩,如果你受了伤,走不动了,我背你过来救治似乎也没什么。”

    如果都跟温暖这样防备。

    这样让路上那些见义勇为的人要怎样,难道他们也要顾忌着男女授受不亲吗?

    这又不是大清朝了,难道还讲究那些乱七八糟的。

    要他说欧阳煜就是心眼小。

    他是喜欢温暖,但是他什么都没做过,也没有单独约温暖出来吃过饭。

    他知道温暖跟欧阳煜是男女朋友,所以尽量远离,不去打扰他们。

    可即便如此还是被误会,这误会是不是太容易了点。

    就像是总裁跟少奶奶,喜欢少奶奶的人多了去了,总裁也没有误会少奶奶做过什么。

    两个相爱的人最重要的难道不应该是信任吗?

    “我怕他会生气。”

    温暖有些伤心,脚本来就疼的要死,再想起那人的态度,更是难过。

    她低头叹了口气,言语里满是悲伤。

    “这是在医院,又不是在别处,而且他也不可能知道的,你担心什么?”

    顾臻比温暖还要无奈,实在不知道温暖大小姐在纠结什么。

    温暖依然摇头。

    不管那人在不在,知不知道。

    她只要守好自己的本分就好了。

    顾臻搀扶着温暖,二人艰难的走着。

    就在这时,温暖忽然听到身后对话声传来,其中一个声音她很熟悉。

    “轻点,轻点,疼死了,欧阳煜你轻点。”

    “我已经很轻了,你忍着点。”

    温暖脸色一变,急忙回头看去。

    结果便看到了让她震惊的一幕。

    一名穿着高筒靴,扎着丸子头,穿着格子衫的美女,正靠在欧阳煜身上,伸出手臂让他帮忙包扎伤口。

    欧阳煜低头那女人包扎伤口,动作仔细,并未注意到前面走着的温暖。

    温暖气的浑身颤抖,怒喊一声,“你们干什么呢!”

    欧阳煜抬头,正看到温暖脸色铁青的看着他,正想解释什么。

    便又看到了温暖身边的顾臻。

    顾臻双手搀扶着温暖,动作暧昧,两人几乎是紧紧靠在一起的。

    所以,原本的解释,瞬间变成了质问。

    “你又在做什么?”

    欧阳煜冷脸看着温暖道:“我给你打电话你不接,短信不回,就是为了在这偷情吗?”

    “你说什么?”

    温暖险些气傻。

    明明是他跟别的女人偷偷在一起,还帮那个女人包扎伤口。

    如今却反倒成了自己的错。

    她脚这么疼,怕他生气,都只能坚持走路,却被诬赖成了偷情。

    “我说什么,你自己清楚,不用多问一遍!”

    欧阳煜在事业上生活上,都是个冷漠且理性的人。

    唯独在感情上,从来就没有理性过,他很冲动。

    尤其是面对顾臻跟温暖的事,更是冲动的很。

    一看到两人在一起,什么思考能力,全部都被抛到九霄云外了。

    温暖差点被气哭。

    顾臻皱着眉头,冷眼看着。

    都说这人小心眼了,果然真是小心眼的不能再小心了。

    同样的悲剧,以前已经发生过一次了,现在又来。

    这欧阳家的三少爷是不是没有带脑子就出门了?

    顾臻正想开口解释,告诉欧阳煜真相。

    不想欧阳煜旁边的女人突然开了口。

    她仔细打量了温暖跟顾臻一眼,疑惑道:“欧阳煜,这个就是温暖吧,挺漂亮的。”

    “不过她似乎不怎么喜欢你啊,也不知你跟顾助理谁才是备胎。”

    “你是谁?”

    顾臻眉头紧皱,“我似乎不认识你。”这女人怎么知道他的身份,他对这女人是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