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念念有些小挑食。

    所以,慕云靳从来不让两个孩子中午住在幼儿园吃饭睡觉。

    家中又不是没人照顾孩子,他不想将孩子扔在学校中。

    就像他小时候那样,在学校里总感觉自己像是被抛弃的。

    慕云靳之所以接两个孩子来医院,那是因为苏浅心情不好。

    “念念,酒酒,妈妈现在很不开心,你们帮爸爸安慰安慰妈妈好不好?”

    “妈妈为什么不开心,爸爸你是不是又欺负妈妈了?”

    念念抬眸,气呼呼的看着老爹问道。

    慕少顿觉很冤枉。

    一家四口,就属他地位最低。

    如果再加上兔子跟飞子,他地位会更低,可以说过的不如狗。

    他怎么敢欺负媳妇呢。

    “妈妈因为自己的脸变得不好看了,所以很伤心,你们要安慰妈妈她一定会好起来,这样妈妈就会开心了知道吗?”

    关键还得看两个小萌娃的。

    酒酒拍了拍胸脯,保证道:“放心吧爸爸,我们一定会哄好妈妈的。”

    酒酒牵着念念的手,兄妹两个飞奔进了病房。

    还没进门,已经开始大喊,“妈妈,妈妈。”

    苏浅穿着一身单薄的衣裳,在病房内不安的走来走去。

    屋内很暖和,所以她穿的很薄。

    忽然听到孩子们的声音,立刻转过了头去。

    刚刚转身,俩孩子已经扑了上来。

    “宝贝。”

    苏浅伸手抱住两个孩子,惊讶道:“怎么跑这来了,爸爸不是说带你们出去吃东西吗?”

    “因为我想妈妈了,想跟妈妈一起吃饭,不想出去!”

    酒酒很认真道。

    闻此,苏浅有些难过,看着两个小娃道:“妈妈现在变得好丑,怕吓到你们。”

    “才没有!”

    念念跺了跺脚,“妈妈才不丑,妈妈最漂亮了,谁敢说妈妈丑,我就让飞子咬死他!”

    “妈妈,你一点都不丑,你是最美的妈妈,而且妈妈的脸很快就会好起来的。”酒酒拉着苏浅的手很是懂事道:“妈妈,你不要伤心好不好,你不开心,我跟念念就不开心,我不开心就会在幼儿园跟小朋友打架,我一打架老师就会找爸爸,老师一找爸爸,爸爸就会骂我,爸爸一骂我,

    妈妈又要不开心了。”

    酒酒小人的逻辑,已经无敌了。

    走到门口的慕少抽了抽嘴角。

    他什么时候骂过儿子。

    他自认自个这个父亲,已经做的相当不错,脾气相当好了。

    想来慕大少在众人眼中,是出了名的高冷,脾气也相当不好。

    不过对两个孩子,他还真是基本没发过火,老老实实的做了慈父。

    两个孩子围着苏浅开口安慰她。

    “妈妈,我给你跳舞好不好,这样你就不会伤心啦。”

    念念为了让苏浅开心,还给苏浅跳了老师刚刚教的舞蹈。

    酒酒则很乖巧的背诗给苏浅听。

    有两个孩子在,苏浅的心情瞬间好了许多。

    两个孩子陪她吃完了饭,背上书包去上学。

    “妈妈你要开心哦,我们晚上再来,比心。”

    酒酒也不知跟谁学的,走的时候,还来一个比心的手势。

    简直就是个超级大暖男。

    两个宝贝走之后,苏浅轻轻叹了口气,坐了下来。

    念念留了一盒水彩笔在这。

    苏浅拿起水彩笔给两个宝贝画画。

    慕云靳送了孩子回来,顺便买了一束玫瑰进来。

    “在画什么,不要总想着两个孩子,你也给我画一张。”

    慕大少像是一个吃不到糖的孩子。

    苏浅无奈,回头看了他一眼,“你去公司吧,我自己在这没事的,公司里的事情都耽搁那么久了,全部积压起来,你又要忙了。”

    为了找她,这两个月他大概是都没怎么管理过公司。

    好在慕严老当益壮,还能管理公司。

    不然慕氏的运作肯定要出危机。

    哪有总裁一甩手就那么久的。

    “没事,工作就在这处理,开视频会议就好,不用去公司。”

    “明天我让顾臻把所有资料都带过来。”

    慕氏已经打算把这弄一个小型的办公室了。

    苏浅这个样子,他不放心将她一人留在医院。

    虽然几位哥哥可以轮流帮忙过来陪护。

    还有蓝芷叶澜温暖温漓一群人。

    所有人都可以过来帮忙。

    但是慕云靳还是不放心。

    经历过这一次之后,他更是恨不得天天陪着她,让她一刻也不要离开自己。

    钱算什么,人平安才是真的。

    “云靳,你不要太担心我了,都经历这么多了,我没有那么脆弱的,医院环境不好,你听我的回去吧。”

    “而且我这脸上的伤,也不知道会不会传染,万一传染怎么办?”

    “这次你要听我的”

    苏浅还没说完。

    慕云靳忽然伸手抓过她,在她唇上印下深深一吻,堵住了她后面所有的话。

    “别。”

    苏浅脸色一变,急忙伸手推开他,“别闹了,我现在这个样子,你难道一点都不嫌弃吗?”

    她自己都把自己嫌弃死了。

    他居然还吻她!

    “嫌弃什么?”

    慕云靳皱眉,深邃的眸光,锁定在她身上,忽然压低了声音道:“其实,我还想睡你,你说我嫌弃吗?”

    苏浅唬了一跳,急忙远离他,“别开玩笑了,我给你钱,你出去找个。”

    闻此,慕少顿时黑了脸,“你说什么?”

    苏浅知道自个又触及到了他的底线急忙解释道:“开玩笑嘛,我这个样子真的丑极了,你不要不嫌弃我。”

    他还不如嫌弃她,让她心里好受点。

    偏偏他一点不嫌弃她。

    听了这话,慕云靳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非要嫌弃她才可以吗?

    “过来。”

    慕少坐在沙发上,对她勾了勾手,霸气侧漏,气场全开。

    苏浅此刻就像是一只小白兔,抿了抿唇,老老实实的走了过去。

    慕云靳伸手将她抱在怀里,点了点她的鼻尖道:“都在一起这么多年了,孩子都快五岁了,还需要去在乎那些外在的东西吗?”

    他们在一起这么多年,早已将对方刻在了骨子里。

    所以容貌如何变化根本不重要。更何况,美貌这个东西,迟早都会老去的,没有永远一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