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不过这些日子,酒酒跟念念都瘦了,被折腾的不轻。

    好在后来接到苏浅的电话,两个小家伙才彻底安了心,胃口也好了。

    保镖送了饭菜过来。

    蓝芷吩咐人做的,很多都是补身子的。

    高级病房里什么都不缺,饭菜摆了一桌子。

    念念洗完手跳上桌子,拿了筷子往苏浅碗里夹肉,“妈妈,你要多吃一点肉,这样才可以长肉哦,胖胖的妈妈才好看,瘦瘦的不好看。”

    酒酒也忙着给她夹吃的,还有慕云靳也是。

    苏浅瞬间觉得自己倒像是所有人的公主。

    连两个孩子都主动照顾她。

    刚刚拿起筷子,苏浅便感觉脸上好痒。

    她难受的伸手摸了摸,一摸全都是痘痘。

    她唬了一跳,皱眉道:“我脸上怎么长了那么多东西?”

    慕云靳脸色微微一变。

    “妈妈,你要吃这个!”

    酒酒及时夹了块牛肉给她,直接递到了她嘴边。

    她低头吃了那牛肉,笑着道:“谢谢酒酒。”

    “妈妈,妈妈,还有我给妈妈夹的丸子,妈妈也要吃!”

    念念在一旁喊道。

    就这样被两个孩子这么一搅合,苏浅瞬间忘记了自己的脸,便没再提这事。

    一家四口吃了团圆饭,甚是开心。

    即便在病房里,也觉得温暖。

    酒酒跟念念在医院呆了一天,跟苏浅讲幼儿园发生的趣事。

    念念还炫耀了一下自个折纸的技能。

    直到晚上十点多,两个小娃才依依不舍的离开。

    两个孩子刚刚离开,苏浅便忍不住困意想睡觉。

    “我怎么了,最近那么喜欢犯困,一觉醒来居然回来了。”

    “还有,我为什么一定要住院,都是一些外伤,咱们回家不好吗?”

    苏浅还以为是因为自己一身伤。

    慕云靳才将她送到了这。

    但是她真的特别讨厌医院这个味道,一分钟也不想在这里多呆。

    “医生说伤口发炎,需要消炎,而且你脊椎也不太好,必须要住院一阵子。”

    “况且那么多伤口,我们在家也处理不好,就住一阵子我在这陪你。”

    慕云靳当然不敢跟她说实话。

    正好拿着她那一身伤做借口。

    “可是这样一来,两个孩子要天天来医院,我不是很想让他们到这种地方来,我还是想回家,回咱们自己的家。”

    苏浅依然不乐意住在这种地方。

    “咱们先住几天,输几天液到时候我跟医生沟通沟通回去休养,哪能现在就回去。”

    慕云靳面不改色的哄她。

    她完全没看出慕云靳在说谎,便答应下来,“对了,杜易恒怎样了,他过几天应该会出院了。”

    凭着杜易恒那性子,估计也就住一周医院,处理下伤口就得往回赶。

    那人向来如此,不拿自己的身子当回事。

    “嗯,过几天应该会回来,杜老爷子的事情还瞒着他,不过杜母已经有消息了,没什么大事。”

    “我们的人会过去接她回来。”

    慕少忙的很,各方面的事情都要他费心。

    他现在还忙着杜氏的事。

    好在有顾臻这个得力助手,他能省心不少。

    苏浅刚刚想睡,温漓跟温暖便来了。

    看到温漓苏浅很惊讶。

    “浅浅。”

    温漓抱着一束百合笑着走了过来。

    只是看到她现在的样子,难免有些心痛。

    为什么老天非要一次又一次的折磨好人。

    “温漓。”

    苏浅着急的要下床。

    慕云靳起身出去,将时间暂时留给她们几个。

    他正好要去医生那问问苏浅现在的情况。

    看看什么时候,再请几个专家过来帮苏浅会诊。

    “别动,你现在身子这么虚弱乱动什么,还是好好养着,看看你都瘦成什么样子了,温暖都能一个顶你三个了。”

    温漓将百合放在了旁边的桌上,清新的香气,让人很是舒服。

    “哪有!”

    温暖脸一红,立刻叫道:“才没有,我也瘦啦,我最近胃口都不怎么好,姐你不要奚落我,我才不是胖子呢!”

    “至少我们三个你最胖。”

    温漓笑看了她一眼。

    温暖瞬间捂脸,“啊啊啊,你们欺负人,我要去健身,我要瘦成一道闪电。”

    “据说闪电有四米宽。”

    苏浅开口插了一句,成功补刀。

    “你们两个太坏了,警告你们必须一个人给我亲一下,不然这事不算完!”

    温暖脸颊红红的,伸手指着两人道。

    苏浅眨了眨眼睛,“温暖,好久不见,居然连性取向都变了啊,你是不是去泰国了。”

    温暖:“”

    “浅浅,再说我先亲你。”

    “别乱亲,人家老公可在外面呢。”

    “”

    三姐妹久别重逢,难得聚在一起,说的都是开心的事。

    谁都没有去提苏浅的脸。

    这种事,还是需要慕少开解。

    只要慕少不嫌弃,别人谁还能说什么。

    “温漓,这次回来要重新接手公司吗?”

    苏浅颇为担忧的看着温漓。

    虽然温漓没有受伤,可是气色比起她来,也好不到哪里去。

    “还没考虑好,我想先出去走一走,自从毕业,就一直忙着工作,都没出去好好玩过。”

    “我现在还年轻,还能玩几年,不想等以后没机会了,想玩都没得玩,公司有温暖,还有我爸妈他们,我不担心。”

    温漓笑着摇了摇头,她暂时没回来接手公司的打算。

    又或者只是不想回来面对蓝铭吧。

    她如果要接手公司,肯定是要在这生根发芽的。

    偏偏蓝铭也在,一个城市里怎么着也不可能遇不到。

    温漓自认定力没那么好。

    所以还是想要避开蓝铭。

    见此,苏浅拉住温漓的手道:“我知道你很纠结,但你看看我,这次差点丢了性命。”

    “所以你永远不知道意外什么时候会来,该珍惜还是要珍惜吧。”

    在一起的时候,总觉得有太多问题。

    可真出事的时候,便后悔在一起的时候没有好好珍惜。

    人这一生,其实没有那么长。

    尤其是有了孩子之后。

    孩子很快长大,自己很快老去。

    一辈子也就那样过去了。

    温漓淡淡一笑,并未回应什么。

    她以前也很珍惜的。

    但是后来发现,她已经珍惜不起了。

    她那么珍惜那段感情。

    但结果也是换不来什么。倒不如直接放手,让彼此都轻松一些。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