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爸爸,妈妈呢?”

    酒酒抓住慕云靳的衣服问道。

    蓝芷他们没敢说苏浅的事。

    因为他们压根不知道怎么跟孩子解释。

    “妈妈身体不舒服在医院,不能直接回家,要等身体好了才回来。”

    慕云靳蹲下身子,看着两个孩子解释道。

    “那我要去医院看妈妈!”

    酒酒毫不犹豫的开口。

    念念也一个劲的点头,“嗯嗯嗯,我也要去医院看妈妈。”

    两个孩子再见不到苏浅,肯定是不会安静下来的。

    他们已经等了太久太久了。

    “嗯,爸爸带你们去看妈妈。”

    慕云靳点头应了下来。

    他之所以单独来这一趟,就是为了带两个孩子去医院的。

    “云靳,可是浅浅”

    蓝芷有些担心,苏浅现在的情况怎么见孩子。

    “妈,酒酒跟念念迟早是要见浅浅的,不管发生什么,只要浅浅回来了,对两个孩子来说便是最好的结果,该面对的终究是要面对的。”

    慕云靳思考了一夜,觉得还是要带孩子去见苏浅。

    孩子已经两个多月没有见到妈妈了。

    这次如果再拖着,对孩子的影响实在太大。

    更何况,苏浅醒了也肯定要见孩子的。

    “可是浅浅她,她现在”

    女儿脸上的情况很严重。

    昨晚开始,已经全面爆发。

    她担心吓到孩子。

    “妈,事情我会处理,您不要担心。”

    该面对的逃不掉,慕云靳带了两个孩子去医院。

    不过路上已经跟两个孩子做工作了。

    “酒酒,念念,爸爸要告诉你们一件事情,你们要认真听好不好?”

    两个小孩子很乖巧,听了爸爸的话,立刻坐直了身子。

    “妈妈身体不舒服,在外面遇到了坏人,所以脸上长了很多东西,妈妈可能没以前漂亮了,但妈妈如果知道以后会很伤心很伤心。”

    “所以你们见到妈妈的时候,不要跟妈妈说她的脸好不好?”

    他也担心两个孩子害怕,所以提前做好预防工作。

    “妈妈为什么不漂亮了,妈妈是最漂亮的。”

    念念眨了眨眼睛,小小的人儿,根本不懂爸爸说的什么意思。

    她的妈妈明明是最漂亮的那个啊,怎么可能不漂亮呢。

    “我听爸爸的。”

    酒酒小人理解能力倒是很强。

    到了医院,苏浅还在睡,她脸上的痘痘已经很多了,而且脸颊发红,看上去的确有些可怕。

    念念当场被吓到,喊了一声,“妈妈的脸受伤了!”

    “对啊,所以我们要安慰妈妈,不要让妈妈伤心。”

    “不管妈妈变成什么样子,我们都会很爱很爱妈妈的对不对?”

    慕云靳摸了摸念念的头道。

    念念转头看着沉睡中的苏浅有些难过,“爸爸,妈妈是因为受伤,所以才来住院的吗,他们为什么要伤害妈妈?”

    “坏人已经被警察叔叔抓走了,妈妈现在已经平安了,只是妈妈脸上的伤要很久很久才会好起来。”

    “那我要天天陪着妈妈,给妈妈讲笑话,这样妈妈就不会伤心了。”

    虽然妈妈变丑了,可在孩子心中,母亲的地位始终是无可替代的。

    所以不论苏浅怎么变,在浅浅跟酒酒眼里,她都是妈妈,这一点不会改变。

    “爸爸,妈妈什么时候会醒?”

    酒酒放下了书包。

    书包里是妹妹个他画的画。

    上次那两幅画,苏浅一直随身珍藏着。

    这次酒酒带了好多过来。

    每一幅画里都画满了两个小娃对妈妈的思念。

    “过一会妈妈就会醒,妈妈最想看到的就是你们两个。”

    慕云靳已经问过医生了,苏浅会很快醒来。

    毕竟她已经睡了两三天了。

    现在打了针,虽然不能完全好起来,可病情肯定是能控制住的。

    唯一让他忧心的便是苏浅这张脸。

    不过现在的事跟之前的事比起来,已经好了太多。

    所以他还能坦然面对。

    唯独阴阳相隔是无法面对的。

    生死谁都跨越不了。

    两个小娃很耐心的等着妈妈醒来。

    苏浅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两个小时之后了。

    比医生预计的晚了很多。

    但即便如此,两个小娃还是很耐心的等着,没有任何厌烦的意思。

    所以,苏浅刚刚睁开眼睛,就看到了两颗萌萌的小脑袋。

    “妈妈。”

    念念第一时间跑了过去,着急的要往床上爬。

    “念念,酒酒。”

    看到儿子跟女儿出现在眼前。

    苏浅一个激灵完全醒了过来。

    慕云靳急忙扶着她坐起来。

    她则着急伸手去抱两个孩子。

    两个孩子一前一后爬上了床。

    酒酒坐在她旁边。

    念念则直接扎入了她温暖的怀抱,不肯出来了。

    “妈妈,我好想你,好想好想的,你怎么现在才回来。”

    念念委屈的不得了。

    两个多月的离别,对于两个小娃来说,实在痛苦不堪。

    “妈妈,我也想你。”

    酒酒扁了扁嘴巴,哭了出来,“妈妈总不回来,我跟妹妹都好害怕。”

    一向坚强的小男子汉,在看到妈妈之后,瞬间委屈的哭出了声音。

    妈妈的怀抱是最温暖最喜欢的。

    看到两个孩子这样,苏浅也是心酸的很,伸手抱住两个小娃哽咽道:“宝贝,对不起,都是妈妈不好,是妈妈让你们担心了,以后妈妈再也不会离开你们了。”

    “妈妈是最好的妈妈,也是最漂亮的妈妈!”

    念念忽然喊了一声。

    苏浅只以为女儿是在撒娇。

    却没注意到女儿一直看她的脸。

    她现在正沉浸在跟孩子重逢的喜悦中,也没察觉到身体的不舒服。

    “妈妈,这是我们画的画。”

    酒酒跟念念拿过书包,一张一张将画拿了出来。

    念念一张一张介绍着。

    “这是妈妈走以后,我找不到妈妈哭了,飞子在一旁安慰我。”

    “这是我跑出去找妈妈摔地上了。”

    “这是妈妈上次给我打电话,我画的。”

    “妈妈,你瘦了好多好多,飞子跟兔子都胖了,我把它们的肉分给妈妈一点,不要妈妈这么瘦。”

    念念见苏浅瘦了很多,便心疼的开口,要把狗肉跟兔子肉分给苏浅。

    “妈妈,你看我胳膊多胖,我分给你。”

    酒酒亮出自个的小胳膊,胳膊上都是肌肉。小家伙平常很喜欢打拳,看上去结实的很。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