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爸妈有为难你吗?”

    慕云靳顿了顿问道。

    洛浅抿了抿唇,轻声回答,“没有,他们对我挺好的。”

    “真的?”

    “嗯,真的。”

    “那你照顾好自己,有事打电话给我。”

    没说几句,慕云靳便将电话挂了,脸色复杂。

    他能不知自个爸妈对洛浅的看法。

    这门婚事本就是他一意孤行,先斩后奏。

    虽然二老不至于做太过分的事,但不喜欢洛浅是肯定的。

    慕云靳揉揉额头,有些头痛。

    天晓得,一直在国外呆的好好的父母,怎么突然就回去了,而且一声招呼没打。r1

    他盯着手机屏幕看了半响。

    本想打电话给自己的爸妈。

    但是转念一想,这个电话还没打。

    若是现在打过去,肯定招惹怀疑。

    叶澜会以为是洛浅在告状。

    砰砰砰

    刚刚挂掉电话的洛浅,便听到外面有人敲门。

    “洛浅,是我。”

    门外的人开了口,声音冷的很。

    跟刚刚温和的样子,完全判若两人。

    洛浅皱眉,打开了门。

    还没让人进来,那人已经自己进来,并且反锁了门。

    “安莹儿,你做什么?”

    洛浅侧了侧身,与安莹儿拉开了一定的距离。

    “做什么?”

    安莹儿轻哼一声,不屑的看了她一眼,忽然扬起巴掌,对着她还没消肿的脸颊便打了过去,冷笑道:“除了来打你,还能做什么!”

    洛浅眉头一皱,在安莹儿的巴掌落下来的时候。

    忽然伸脚,对着安莹儿的腿就踹了一脚。

    同时身子一矮,躲过了安莹儿那一巴掌。

    “啊!”

    安莹儿猝不及防的被她踹在地上,摔了个狗吃屎。

    虽然洛浅没有练过散打,但这些年跟洛家人抗争,也算有了经验。

    安莹儿进来,不就不怀好意。

    她早有提防,所以安莹儿并未得逞。

    “洛浅,你这个贱人,你居然打我!”

    安莹儿揉着腿,气恼的瞪着她。

    她穿了一身及膝长裙,洛浅一脚踹在她膝盖上。

    她挽起裙子看了看,膝盖已经红了。

    “是你先对我动手的。”

    洛浅冷眼看着她,不屑道:“现在我还是云靳的妻子,你没资格在这对我大呼小叫的。”

    “而且,周奇的事情,我会请云靳帮我查清楚,到时候证据摆在面前,看看我们两个受到处罚的是谁!”

    洛浅忽然明白过来,周奇为何会出现在机场。

    如果不是有人安排,怎么会这么巧。

    慕家的人,不可能故意陷害她。

    而知道叶澜回来的,也只有同行的安莹儿了,

    安莹儿面色一僵,伸手指着她,“你,你想干嘛,那么点破事,你也想麻烦云靳哥哥,你可真不要脸。”

    “云靳哥哥每天都那么忙,哪有功夫管这种事。”

    “他就算再忙,我的事情,他也会管。”

    洛浅扬了扬手机道:“要不要我现在打电话给云靳,告诉他你闯入我的房间,想要打我,你说他会怎么做?”

    “你敢!”

    安莹儿顿时瞪大了眼睛,歇斯底里的怒喊,“洛浅,你别想在云靳哥哥面前告状,你以为云靳哥哥真的会向着你吗,你这个不要脸的贱货,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野丫头,亲生父母都不知道是谁,说不准是乞丐呢。”

    “你这样的出身,居然有脸做慕太太,你怎么不去死。”

    “我若是像你这样,我早活不下去了。”

    恶毒的语言,从安莹儿嘴中不断的冒了出来。

    洛浅皱了皱眉,拿了手机便要打。

    “不许打。”

    安莹儿脸色一变,没有想到她真的敢给慕云靳打电话,着急的去抢手机。

    却被洛浅一把推开,眼神冰冷的看着她道:“安莹儿,我再警告你一次,我跟云靳的感情很好,你不要想着来破坏我们,也不要妄图挑拨我跟公婆之间的关系,否则我一定会以牙还牙。”

    这么多年被欺压的生活,造就了她坚韧的性子。

    所以,被安莹儿怎样设计她都不怕。

    只要慕云靳不说放开她的手。

    任谁都不可以拆散他们的婚姻。

    女人捍卫起自己的感情来,也是相当可怕的。

    安莹儿万万没想到,那日被自己侮辱的跑出去的女孩,竟然也有这么强的爆发力。

    她一直以为洛浅出身低,没什么背景,胆子是个好拿捏的包子。

    所以明里暗里一套。

    却不想,洛浅根本就不是软包子。

    “你得意什么,有本事不靠云靳哥哥帮你撑腰,看你还能怎样。”

    安莹儿哼了一声,咬牙切齿的看着洛浅那张脸。

    即便半边脸肿了,却也依然美艳可人。

    看的只想一**硫酸下去,把洛浅的脸毁了。

    “我为什么不靠他?”

    安莹儿故意激怒洛浅。

    洛浅却不吃她这一套,扬眸看着她,“云靳是我老公,我靠着他有错?”

    “云靳又不是你老公,你有什么资格靠着他?”

    “你你你”

    安莹儿被洛浅这话气的半死,浑身哆嗦。

    但又真的担心洛浅给慕云靳打电话。

    最后咬牙切齿的瞪了洛浅一眼道:“伯母让你下去帮厨!”

    说完,便开门走了。

    结果,刚刚打开门,便看到上来帮慕严取报纸的周妈。

    周妈还站在门口,耳朵贴着门。

    显然,她在偷听。

    “安,安小姐。”

    被发现偷听,周妈也是尴尬的很。

    急忙缩了回去,有些惊恐的看着她,生怕她去太太那告状。

    “周妈,帮我拿杯牛奶好吗?”

    安莹儿就住在洛浅隔壁。

    她本来是想住慕云靳的卧室。

    但慕严不同意,说那地方不是她住的,她也就没吭声。

    选了旁边的屋子。

    周妈下去拿了牛奶上来。

    “安小姐,这是您的牛奶。”

    周妈将牛奶放在了桌上,态度恭敬。

    安莹儿刚刚换了平底鞋,又换了衣裳,笑着起身,转身从包包里,拿了一个首饰盒塞给了周妈。

    “安小姐,这是”

    周妈颇为不解。

    安莹儿闻此,急忙开口笑着解释,“这次来的匆忙,忘记给您准备礼物了,里面的镯子,本来是要给我妈的。”

    “不过我可以再去买,现在就借花献佛了,您可别嫌弃。”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