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苏浅揉了揉额头,疲惫的很。

    “睡一会吧。”

    慕云靳将她抱在怀里温声道。

    “不睡,给孩子打个电话,我想跟他们说话。”

    这的网络不太好,无法视讯,只能打电话。

    两个孩子接到苏浅的电话,开心的在苏家上蹿下跳的。

    念念急着讲学校里发生的故事。

    酒酒则嘟囔自己刚刚学到的东西。

    两个小孩子把生活中的点点滴滴讲给妈妈听。

    苏家也因此一改先前的阴霾,气氛瞬间变得温暖起来。

    苏浅跟两个孩子聊了很久,最后看了看时间道:“宝贝,去跟外婆睡觉,妈妈也要休息了。”

    “妈妈,你也要好好睡觉,要休息好,我喜欢美美的妈妈。”

    念念小嘴越来越甜。

    自从白天接到苏浅的电话。

    两个孩子便彻底恢复了以前的活泼。

    下午在幼儿园的时候,念念还给小朋友们唱了歌。

    挂掉电话之后,苏浅也困的不行。

    那边杜易恒睡的更香,打了针之后,他的身体情况好了很多。

    医生跟他住一个帐篷,随时观察他的情况。

    慕云靳铺好被褥,将她拉入怀里抱着。

    两个多月没见到人,思念如同野草一般疯长。

    这两个月苏浅备受折磨。

    而慕云靳又何尝不是。

    大家都像是在地狱里走了一遭,现在难得能重新活过来。

    苏浅很快窝在慕云靳怀里沉沉睡去。

    这是她被绑架之后,睡的第一个安稳觉。

    只是睡着的她,依然紧紧抓着他的衣领,似乎生怕他离开似的。

    慕云靳却是怎么也睡不着。

    看着怀中的她,几乎瘦脱了形,身上还有那么多伤口,脸上也都是。

    如果不是挂念着他跟孩子。

    她一个弱女子,大概真的坚持不下来。

    这样非人的折磨,不是每个人都能忍受的了的。

    苏浅这一觉睡的很好,她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上午了。

    整整睡了十几个小时。

    睡醒之后,吃过东西继续走。

    慕云靳执意要背她,好在还有两个小时就可以出山。

    出山的时候,苏浅看到了苏睿的车。

    苏睿是第一个赶过来的,日夜兼程自己开车。

    “二哥。”

    看到苏睿从车上下来,苏浅心中一酸。

    每次她有危险,苏睿都是最担心的那个。

    苏睿开着自己的车,足足找了她两个多月。

    “浅浅。”

    苏睿跑过来,伸手抱住她,拍了拍她的背,“好,回来就好,平安就好。”

    对苏二少来说,这一刻的团聚比什么都重要。

    “二哥,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看着自家二哥憔悴的样子,就知道他估计觉都没睡好。

    自己真的是让家人担心了太多太多了。

    “说什么傻话,只要你平平安安的,二哥也就没什么可求的了。”

    直到看到妹妹这一刻,苏睿才真正的放下心来。

    即便之前慕云靳已经发了消息给他。

    可是没看到妹妹之前,他的心依然不能放下。

    苏浅他们出了山之后立刻去了医院。

    杜易恒身体不好,必须暂时住院治疗,苏浅的情况倒是好很多。

    但是将杜易恒一人扔在这,苏浅不太放心。

    可如果留在这,两个孩子……

    “浅浅,你回去吧,我没什么事,住一周就回江城,你先回去看孩子,你总不回去,两个孩子肯定受不了。”

    倒是躺在病床上的杜二少开了口,让苏浅先回去。

    “可是你……”

    苏浅却是犹豫的很。

    “回去吧,我这有人照看着,就算你在这也帮不上什么忙,回去好好休息。”

    “我又不是小孩子了,现在一切风浪已经过去了,你担心什么,赶紧跟慕云靳回江城。”

    杜易恒不许苏浅留下来。

    最终苏浅还是决定回去,她实在忍受不了心中对孩子的思念,真的恨不得立刻飞回去。

    慕云靳留下了不少保镖在医院。

    关于杜家的事,没人透露。

    杜易恒现在身体这么差,压根不能出院赶回去。

    万一知道杜老爷子的事情,只怕情况会很糟糕。

    苏浅也是在回程的路上,才知道此事的。

    “什么,杜老爷子被杜杰驰害死了,杜母也被赶了出去,杜父重病在床!”

    “那杜氏怎么办?”

    “还有杜老爷子…万一杜易恒知道,那……”

    苏浅实在没想到,不过两个多月的时间,居然发生了那么多事,物是人非的感觉。

    杜易恒的亲人离世,亲生母亲也被赶了出去。

    “杜氏目前很混乱,不过我们已经取得了杜父的允许,暂时管理杜氏,等杜易恒回来,会将管理权给他。”

    “至于杜老爷子,已经是无法挽回的事了,丧事也早就已经办了,现在对杜易恒说也没什么好处,以他的身体情况,根本无法赶回江城。

    慕云靳现在已经派了人打理杜氏。

    杜父重病在床,无法打理公司。

    事情出了之后,杜氏也是一片混乱。

    慕云靳去见了杜父,本来想让杜家其他人来管理公司。

    但是杜父并不放心,所以奇迹般的将公司管理权交给了慕云靳。

    不过这个决定是正确的。

    有慕云靳出手,杜氏现在调整的很好,情况已经稳定下来。

    至少在杜易恒回来接手公司前,绝对不会出什么乱子。

    而且是因为慕云靳亲自出手,所以杜家旁支那些亲戚也不敢怎样,最多私下里抱怨罢了。

    “也不知道他能不能承受得住这个打击,之前人都还好好的,现在却是阴阳相隔。”

    苏浅轻轻的叹了口气,很担心杜易恒知道事实之后的情况。

    她忽然又想起了杜母。

    “对了,杜易恒的母亲怎么办,你找到没有?”

    “没有,已经派人在找了,不过应该不会出什么事,大概是当时被赶出去之后,身无分文去别处投靠亲戚了。”

    杜母当时一分钱也没有,钱包后来都被孙婼云夺走了,实在凄惨。

    自那以后,杜母便下落不明。

    如今慕云靳的人正在找。

    慕云靳跟杜易恒之间虽然闹过不少不愉快。

    但若是有哪一方出了事,对方也不会袖手旁观。

    从这到江城还要走三天。苏浅耐不住疲惫,在路上便睡了过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