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可是浅浅,你的身体……”

    慕云靳依然有些犹豫。

    她的身体这么差,要走好几个小时才出去。

    他真的怕她受不了。

    “我没事。”

    苏浅摇了摇头道:“或者我们走到半路,也是可以搭帐篷的,我真的不想继续留在这个地方了。”

    见她执意要走,慕云靳当然会按照她的意思来,点了点头道:“好,我们现在就走。”

    “浅浅,上来,我背你。”

    慕云靳忽然蹲下身子,拍了拍自己的肩道。

    苏浅眉头一皱,“不要,我自己能走。”

    他这阵子身体肯定也不好。

    山路崎岖,她怎么可以忍心将所有的重量都交给他。

    “听话,上来。”

    “我不要。”

    “……”

    “浅浅。”

    慕云靳起身,无奈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刚刚不还说要听我的话吗,怎么现在又反悔了。”

    “老公,你别闹了,你的身体也不好,我能走的。”

    苏浅依然固执。

    只是一句老公,瞬间暖化他的心。

    有多久的时间没有听到这个称呼了。

    “浅浅,我没事。”

    “听我的话,我们赶紧出去,而且你丢了这么久,吃了这么多苦,若是不让我做些什么,你觉得我心里会好受吗?”

    “又不是你的错,我是被人骗了。”

    “好了,现在听我的,等我累了你再下来,老公说的话不许质疑。”

    慕大总裁总算恢复了他霸道的一面。

    而且他丢了她这么久,先前差点以为她不在了。

    现在好不容易找回来,要么就是抱着,要么就是背着。

    实在不行干脆扛着。

    反正他是舍不得她再离开半步的。

    苏浅拗不过他,只能被他背着出了帐篷。

    他们已经在这停留了两个多小时。

    附近的警方以最快的速度赶了过来。

    他们已经接手了那些打手,由他们的人控制,戴上了手铐。

    至于那些工人,他们自然也会帮忙回家。

    不过苏浅特别救了一个女人。

    因为那个女人在她挨打的时候,帮她挡过一下,还分给过她半个馒头。

    那个时候她刚刚来到这,真的有些挨不住。

    好在这一丝温暖,让她感觉到这人世间还是有希望的。

    所以,那个女人算是她的救命恩人。

    除此之外,她真的没心思再去管了,警察会处理好剩下的事情。

    至于那个曾经害过她的男孩,她没有理会。

    男孩几乎每天都会被打。

    她感觉在生死关头,流露出来的冷漠,其实是值得原谅的。

    没有几个人可以抵挡住死的恐惧。

    现在她能平安,已是上天最大的宽容。

    因此她怎的没有心思再去追究什么。

    她现在最想的便是赶紧回家,这样就可以看到两个宝贝了。

    慕云靳背着苏浅出来。

    换过衣服,梳洗过的她,虽然脸上的伤还没好。

    但是依然美的不可方物,看到好多人惊愕不已。

    那些个打手后悔的要死。

    这么个大美人居然没发现,现在就连想也不成了。

    这个煤窑的工头,更是没想到,自己能得罪这么大的人物。

    之前他虽然也残暴,但是得罪的都是一些没有背景的。

    所以没人将他挖出来。

    谁知这次苏浅跟杜易恒流落在这。

    慕少像是疯了一样找人。

    来到这之后,二话不说便让人开揍。

    没直接揍死,已经是这些人的幸运了。

    相比之下,杜易恒就没那么幸运了。

    他是被抬着出来的,现在还昏睡着。

    而且杜易恒也不知道家中发生的那些事。

    杜老爷子虽然喜欢训斥他。

    可那毕竟是他亲爷爷。

    这事慕云靳也没告诉苏浅。

    一行人慢慢的在山里走,走走停停。

    晚上的时候搭了帐篷住了下来。

    苏浅精神还好。

    有慕云靳在她就觉得什么都好,虽然伤口疼的厉害,可依然觉得满足。

    慕云靳从医生那拿了药,晚上帮她继续清洗伤口。

    伤口有些感染,所以一天至少清洗两次。

    擦药的时候很疼,苏浅疼的脸色惨白。

    慕云靳的动作很小心,可仍旧心疼,“老婆,都是我不好,没有保护好你。”

    “瞎说什么呢,都说了我是被人骗的。”

    “当时我收到了一条短信,便着急的去找杜易恒,谁知道根本就是一个圈套。”

    “保镖虽然跟着我,可他们也不知道病房里有圈套啊。”

    “也许是命中注定这一劫,不过大家不都说吗,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你看我现在好好的,以后肯定很幸福。”

    “你就不要心疼了,大不了回去多让人给我做点好吃的,慢慢补回来好了。”

    苏浅眉眼一弯,似乎感觉浑身的疼痛减轻了不少。

    慕云靳无奈的摸了摸她的头。

    须臾皱眉问道:“你说的短信是怎么回事?”

    “当时有人拿杜易恒的手机给我发了短信,我估计那人应该是展婷。”

    除了展婷,她也没什么怀疑的人了。

    杜易恒也觉得是展婷。

    慕云靳脸色一冷,随后便道:“那就是展婷无疑了,她现在还被关着,具体罪名还没定,杜杰驰已经将她抖了出来,但是关于短信一事,杜杰驰并未说,现在看来是展婷自作主张。”

    没错,杜杰驰其实也不知道,他自己被展婷当枪使了。

    展婷借着杜杰驰要杀杜易恒的机会,瞬间摆了苏浅一道。

    如果只是杜易恒丢了,慕家蓝家苏家不会费这么多心血。

    甚至会因为杜杰驰的布局,以为杜易恒是自己走的。

    但是苏浅一丢,三家人便不淡定了。

    最后慕少的人挖出了杜杰驰跟对方的交易信息。

    所以杜杰驰虽然靠着展婷给杜易恒下药,拿到了家族继承权。

    却也因为展婷的自私,使得自己暴露,从而功亏一篑。

    而展婷也因此蹲了大牢。

    所以这一切其实都是她自己作死作出来的。

    “我跟杜杰驰也没什么仇怨,而且杜杰驰只是想杀杜易恒,他并不想因为我再惹出什么麻烦,所以很可能是展婷自作主张,也许就因为我太多嘴了,上次训斥了她几句,她便怀恨在心,才设计了这一出。”

    苏浅无奈苦笑。

    展婷自己做了那么多错事被她一语揭穿,却因此要害死她。真不知展婷的心到底是怎么长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