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云靳。”

    看到真的是他,苏浅再也没忍住,委屈的哭出了声。

    两个多月的煎熬,两个多月的期盼,两个多月生不如死的日子,多少次想要放弃,想要结束自己的生命。

    但想想孩子,想想他还是咬牙坚持了下来。

    现在能见到他,真的是感觉老天对自己的厚待。

    “嗯。”

    慕云靳伸手轻轻的抚摸着她脸上还没完全愈合的伤口,心疼的要死,如同刀割一般。

    他的浅浅啊,到底经历了怎样的痛苦。

    他很幸运,挑选的路线,正是苏浅丢了的路线。

    其余几人的路线都不不对。

    所以慕云靳才能第一时间找到苏浅。

    一路上他都没敢停下。

    进山之后,更是不顾重重险阻,一刻也没停下。

    好在他没有停,不然再晚几分钟,都不一定会发生什么。

    绝望之下的苏浅肯定会自杀。

    躺在地上的杜易恒,勉强的睁开眼睛看了一眼。

    看到慕云靳出现,那颗悬着的心算是彻底放下了。

    “别碰我,好脏的。”

    苏浅急忙伸手打开他的手。

    她这个样子,自己都觉得丑死了,满身煤渣,黑的跟煤炭差不多,脸上也黑乎乎的,活脱脱就是一垃圾堆里出来的。

    偏生他还抱的挺开心。

    “我不嫌弃。”

    慕云靳抱紧她,低头看着她那双依然美丽的眸子道:“在我心中你永远都是最好的。”

    “浅浅,你现在能活着,对我对孩子对我们一家人都是最大的恩赐,你觉得我还会去怨怼什么呢?”

    经历过这么大的劫难。

    她还能活着出现在他面前,这已经是巨大的惊喜了。

    先前以为她不在了那会,他整个人都是死的。

    所以他现在什么都不怨,什么都不恨,反而感谢上天没那么残忍真的带走她。

    苏浅心中一酸,眼泪再次落了下来。

    两人在车上演一场久别重逢的戏码。

    其余人都傻乎乎的看着。

    这一幕实在太让人惊诧了。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居然敢在老子地盘上撒野,你知道老子是谁吗?”

    那工头见慕云靳带人闯进来,打伤了他的人,还在这秀恩爱,差点没气死。

    他做了这么多年的事,从没遇到过这种情况。

    这些人不是孤儿,便是没什么背景的。

    怎么还会惹出这么大的事。

    他以为这里的工人,跟他以前买的那些一样,没什么背景,家人也没能力找过来。

    却没想到苏浅跟杜易恒两人完全是因为幸运被带到了这。

    他们两个本来是要被杀的。

    在这虽然遭受着非人的折磨,但到底是保住了命。

    闻此,顾臻上去一脚踹下去,瞬间将人踹飞好远,喝道:“赚着黑心钱,拿人当奴隶,还敢在这装大爷,等会监狱装吧。”

    这些人实在没人性,不把人当人看。

    人命在他们这,都是可以随便践踏的。

    “都给我上,居然敢在我的地盘搞事情!”

    那人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大喊一声。

    周围便冒出来不少打手。

    这些打手平常都是不出来的,有事才出来。

    慕云靳神色淡淡的看了一眼道:“顾臻,交给你们了,不用客气。”

    他恨不得弄死这些人,没亲自动手,已经很手下留情了。

    “是,总裁。”

    顾臻转了转手腕,看了一眼自个带来的人道:“留一口气就好。”

    说着,他第一个便出了手。

    其余人也都纷纷出手。

    慕少手下的人,自然都是精英。

    所以他们只动用了一半的人。

    剩下的人保护慕云靳跟苏浅。

    “杜易恒。”

    苏浅顾不得自己身上的伤,着急的去看杜易恒。

    可怜的杜二少还在地上躺着,奄奄一息,伤口崩裂,血不断的流出来。

    还有的伤口一直在流脓。

    杜易恒现在已经开始发高烧。

    如果再不医治,小命不保。

    “我,我没事,还活着不要担心。”

    杜易恒睁开眼睛,笑看了苏浅一眼,而后看着慕云靳道:“这次你欠我一个大人情,至少浅浅平安还给你了,你可以考虑给我找个媳妇,作为补偿。”

    闻此,慕云靳微微一愣。

    倒是没想到杜易恒能说出这番话。

    虽然此事因杜易恒而起。

    但如果没有杜易恒,苏浅也撑不下去。

    慕云靳沉默片刻,点了点头道:“给你找十个,作为答谢。”

    杜易恒:“……”

    “你真毒,非要我精尽人亡才可。”

    苏浅抽了抽嘴角,都这个时候了,还有心思开玩笑。

    “先去搭帐篷,我们有随行的医生,带了很多药过来,还有针剂。”

    走出这座大山,实在需要太久的时间。

    如果现在带着杜易恒走,杜易恒肯定是撑不住的。

    苏浅还好没杜易恒那么严重。

    不过以防万一,慕云靳是带着医生来的,还有帐篷。

    可以立刻搭帐篷救治。

    至于那些打手,很是悲催的被撂倒之后,然后被绑了起来。

    等警察赶到,他们就可以去吃牢狱饭了。

    慕云靳手下的人,立刻搭了帐篷,将杜易恒抬了进去。

    “我让医生给你看看。”

    看着苏浅一身伤,慕云靳很是担忧。

    苏浅摇了摇头,“我没事,先给杜易恒看吧,他已经伤了很久了。”

    她身上的外伤虽然也严重,可还没有到流脓的地步。

    很多是今天的心伤,一会处理下就好。

    “我想换身衣服。”

    苏浅已经快被自己现在这样子恶心死了。

    平常也有机会洗澡,旁边有小河。

    但都是很快而且偷偷摸摸的。

    虽然有洗澡,却没什么换洗衣服,这才是让人崩溃的。

    慕云靳给她带了换洗的衣服,让人多搭了几顶帐篷,然后打了水洗澡。

    只是她身上全都是伤,脱下衣服的时候,慕云靳看的心疼,很久都没说话。

    “云靳,你不要伤心,至少我还活着不是吗?”

    “这两个月我最庆幸的是我还活着,还能见到你,还能回去见到孩子,我已经很幸运了不是吗,身上的伤可以慢慢医治,只要我活着,我们一家人就可以团聚。”

    虽然感觉浑身上下都疼,但即便如此,却依然感恩,感恩自己还活着。

    “酒酒跟念念还好吗?”苏浅洗完澡,换完衣服,迫不及待的要知道孩子的消息。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