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我没有。”

    洛浅抬起头,开口反驳,“慕太太,我真的没有。”

    “那人的确是我大学同学,但我跟他没有任何关系,而且我很早就退学了,与他根本没见过面。”

    她也不知,今日周奇是怎么回事。

    明明是从不联系的同学。

    却在机场截住她,还故意说出那些话。

    “伯母,我看那人也是胡闹,您就别怪浅浅了。”

    安莹儿笑着为洛浅打圆场。

    “莹儿,你不用为她说话,这个儿媳,我本就不承认,现在又跟男人勾勾搭搭的,立刻回去离婚!”

    叶澜气的拍了拍胸口。

    洛浅微微一愣,听到离婚两个字,脸色顿时变了。

    “伯母,消消气,云靳哥哥才刚跟浅浅结婚呢,哪能说离就离的。”

    安莹儿吓了一跳,急忙出言相劝,“更何况,云靳哥哥跟浅浅感情那么好,您若是让他们离婚,云靳哥哥肯定也是不愿的。”

    她一口一个云靳哥哥,叫的不知道有多么亲热。

    洛浅听着,心里好像扎了根刺。

    明知她不怀好意,却无法反驳。

    “有感情?”

    叶澜冷笑一声,“认识没多久便结婚,能有什么感情?”

    “云靳是我儿子,我能不了解他,不过是被他爷爷逼的没办法了,这才随便找了一个娶回来,做挡箭牌罢了。”

    叶澜坐在真皮座椅上,冷着脸,字字句句都带着刺。

    闻此,洛浅先是一愣,随后便低下头,没再说话。

    美丽的眸中,闪过一抹黯然。

    “浅浅,你没事吧,你脸色不太好,是不是不舒服啊?”

    偏偏安莹儿不是个安分的,伸手去推她,还担忧道:“那人的话,你别放在心上,这世上什么人都有,你又不是真跟他睡过,你怕什么啊。”

    这话听上去是在安慰洛浅,其实分明就是故意提起此事,让叶澜心里不舒服罢了。

    果然,叶澜一听这话,便来了火气。

    尤其是看着洛浅低头不语,更是觉得此事是真的,她无法反驳。

    不过,叶澜也没有立刻发作。

    而是等着到了老宅之后。

    几人进了客厅,叶澜猛地伸手,对着洛浅就是一巴掌打了过去。

    啪的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响起。

    洛浅美丽的脸上,留下了一个明显的印记。

    叶澜大概是太气了,这一巴掌根本没留情,直接打出了血。

    这一巴掌,让老宅中正在打扫的佣人,都愣住了。

    夫人其实脾气还算好。

    至少,他们没见过夫人打谁巴掌,若是生气,最多骂一顿罢了。

    不想这第一巴掌,却是被这少奶奶给摊上了。

    洛浅完全被打傻了。

    被打耳光,大概是她这辈子最厌恶的事。

    “夫人,你这是做什么,注意你的身份。”

    正准备进屋的慕严,见此也是皱起了眉头。

    这么多年,夫人还真是第一次动手打人。

    “我还注意什么身份?”

    叶澜气的胸口直痛,指着洛浅怒道:“身为慕家的儿媳,居然在机场做出那样的事,这事若是传出去,咱们慕家颜面何在?”

    出身豪门的叶澜,好面子重身份。

    更何况,她就慕云靳这么一个儿子。

    自然想要儿子得到最好的。

    而洛浅无论是出身、学历,自身能力以及其它方面,都是叶澜看不上的。

    再加上今日的事,这种积压的情绪爆发,所以一时失控便出了手。

    洛浅伸手摸了摸肿起来的脸颊,愣了半响,而后看着叶澜一字一句道:“慕太太,我想跟您说几件事。”

    “第一,我跟周奇没有任何关系,如果您非要认为我们有关系,那请您派人去我们学校查一查,我在学校是否有过任何不规矩的行为。”

    “第二,我跟云靳的身份,的确是天壤地别,事先也没经过您的同意,便领了证,这一点我很抱歉。”

    “所以,若您实在看不上我,只要云靳同意,我立刻立刻离婚。”

    其实,最初她并没想过跟慕云靳结婚。

    对于二人身份的差别,她一直看的清清楚楚。r1

    所以,若是慕云靳要跟她离婚,她没有任何话说。

    洛浅站在那,面颊还肿着,然而她神色坚毅,也没有任何躲闪的意思。

    周奇的事,本来就是凭空捏造的,随便慕家怎么查,她都没什么可怕的。

    慕严仔细打量了她一眼,而后赞许的点了点头。

    小丫头年纪虽轻,但身上有股子韧劲。

    随后,慕严走到叶澜身边,不知说了几句什么。

    叶澜的神色这才缓和下来,而后看了佣人一眼,“周妈,带她去休息。”

    一场风波,悄然结束。

    周妈带她上了楼。

    住的地方,自然是以前慕云靳住过的。

    老宅一直有人收拾,所以回来能立刻住。

    关上卧室的门,洛浅所有的坚强卸下,她靠在门上,身子无力滑落,闭了闭眼睛,一滴眼泪滑落。

    委屈,怎能不委屈呢。

    但委屈又怎样,那人是她的婆婆,是她丈夫的母亲。

    她可以把事实说清楚,证明自己的清白。

    但是她不能一巴掌还回去,有什么委屈,都得自己吞。

    毕竟那是长辈。

    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洛浅一愣,急忙打开了手机。

    听那专属铃声,她就知道是慕云靳。

    “喂。”

    洛浅整理了下情绪,站起身子,接了电话。

    “刚刚开会,没带手机,想我了?”

    慕云靳开完会回去,就发现手机有许多未接来电。

    便给洛浅打了回来。

    听到他的声音,洛浅更觉委屈,眼眶忍不住红了。

    “嗯。”

    她捂住嘴巴,点了点头,轻轻的出声。

    虽然极力掩饰,但还是被慕云靳听出来了。

    “怎么回事,有人欺负你了?”

    “没,没有,就是想告诉你,慕”

    洛浅急忙开口,话说了一半,怕慕云靳听出来,顿了顿又道:“爸妈今天回来了,我刚刚跟他们从机场一起过来的。”

    “爸妈回去了?”

    电话那头的慕云靳,眉头一皱,回头看向顾臻,“怎么回事?”

    顾臻一脸茫然,急忙摇头,“总裁,事先我也没得到消息。”

    他也不知老爷跟夫人会突然回国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