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苏浅的事使得许多有地位的人联合出手。

    军方不敢大意,立刻动用了所有的力量,对那杀手组织实施连根拔起的策略,并且请求国际刑警的帮助。

    很快,事情有了转机。

    顾臻带着一群人继续查,忽然查到对方内部数据库出了小小的纰漏。

    那个数据库,其实就是记录了他们要抓的人代号。

    他们会给每个人定义一个数字代号。

    例如2号3号是要被杀的,7号9号是要被送出去的等等。

    顾臻他们突然发现,苏浅跟杜易恒的代号是后来添加上去的。

    也就是之前出了问题,但是又有人偷偷的添加了进去。

    这是那个杀手组织最后一道程序。

    他们虽然已经收了尾款。

    但是下面的人还是会将代号最后再报一遍。

    苏浅跟杜易恒的代号的确是后来加的,原本报上去的两个被删除。

    内部的人只要不去清查,是不会知道问题的。

    而顾臻他们是通过黑客的手法侵入,所以无意间发现代号不对。

    “这什么意思?”

    顾臻看着负责此事的小黑问道:“后来添入什么意思,少奶奶到底是怎样了,难道是后来被杀的?”

    小黑:“”

    “大哥,你真傻。”

    “数据出现问题,偷偷修改,说明他们之前搞错了人,但是怕上面清查,所以便把数据改了过来。”

    小黑嫌弃的看了他一眼。

    顾臻愣了愣,片刻回过神来,“你的意思是说,少奶奶跟杜二少爷可能跟别人调换了,他们没事?”

    事实上的确如此,当时号码错乱,苏浅跟杜易恒逃过一劫。

    交差的人将原本被杀的人的号码录入进去,后来发现不对,立刻改了,是怕被追究。

    小黑点了点头道:“应该如此,而且我查到少奶奶跟杜二少爷的代号,在他们另外一批人的名单里出现过,但很快消失,所以我想少奶奶跟杜二少爷可能阴差阳错被送到了别的地方。”

    “大哥,你要知道,他们做的生意太多,一旦人分散开就很难再找到了,所以即便是错了,估计他们也不会再去找少奶奶。”

    “卧槽,你怎么不早说!”

    顾臻瞬间跳了起来。

    小黑:“”

    他已经好几天不睡觉了,才查到这些的好吗?

    之前只是追踪到他们的账户信息罢了。

    “你小子再晚一点说,总裁就要归西了。”

    顾臻急忙拿了车钥匙赶去了别墅。

    他真怕慕云靳自杀。

    因为慕大总裁目前的情况,就如行尸走肉一般,孩子都不要了。

    别人就更劝说不了了。

    顾臻慌慌张张赶到别墅。

    风姨正在劝慕云靳。

    “少爷,少奶奶虽然不在了,可小少爷跟小小姐他们还您不能为了少奶奶就抛下他们。”

    “您不能让他们失去了妈妈,还要失去爸爸啊。”

    桌上放着已经凉了的饭菜。

    风姨心疼的很。

    眼看慕云靳一天比一天颓废消瘦,几乎已经不成样子了。

    这样下去慕云靳肯定会垮掉的。

    而慕云靳似乎真的打算以这样的方式去跟苏浅见面。

    风姨的话慕云靳一句也听不进去。

    风姨也知道,自己现在说什么都没用。

    可没用还是要说啊。

    她总不能看着人就这样折磨死自己。

    “总裁,总裁,有少奶奶的消息了。”

    顾臻比任何时候跑的都要快。

    听到顾臻这话,慕云靳总算抬起了头,问道:“她在哪,只有衣物吗?”

    衣物?

    顾臻听着有些糊涂,什么衣物。

    “她的衣物在哪里?”

    慕云靳面无表情,整个人都没有一点生机。

    他以为顾臻打捞到了苏浅的衣物。

    以为苏浅被碎尸,剩下的只有衣服什么的。

    想到碎尸两个字,他的心就疼的抽搐。

    顾臻终于明白过来,急忙解释道:“总裁,少奶奶没死。”

    闻此,慕云靳瞬间愣住,皱眉看着她,眼神如冰。

    很长的时间,他都没回过神来。

    顾臻还是第一次见总裁跟个智障似的,便继续说道:“根据小黑的追踪,少奶奶跟杜二少爷当时大概与别人的身份号码调换,所以侥幸逃过一劫,被送去了别的地方。”

    “只是目前还没查找到少奶奶所在的位置,但是少奶奶肯定没死。”

    因为之前那个数据库里的人,都没有被杀。

    所以小黑断定苏浅跟杜易恒也还活着。

    慕云靳猛地站了起来。

    顾臻吓了一跳,有种诈尸的感觉。

    “把小黑查到的资料,立刻调出来给我。”

    如果没有亲眼看到资料,他根本不相信。

    慕大总裁前一刻还是死的,这一刻忽然就活了。

    顾臻早有准备,让小黑把看到的资料截图发了过来,并且附上分析图。

    小黑也是苦逼,不但要追踪各种信息,还要做个解说员,将自己分析的做成图给自家总裁看。

    他要求加薪!

    慕少的聪明向来无人能及,一看便懂了。

    也就是说他的浅浅至少还活在这个世界上!

    只要人活着就有希望。

    慕云靳都没收拾自己,胡子拉碴的就去了苏家。

    两个孩子还在那。

    所以慕云靳冲进苏家的时候,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爸爸?”

    正在画画的念念抬头看了一眼,有些疑惑。

    这,这人是爸爸吗?

    为什么那么不像。

    慕云靳伸手抱起了两个孩子。

    “爸爸,妈妈呢?”

    念念向外看了看,“妈妈怎么没有回来,你不是去接妈妈了吗,妈妈呢?”

    “妈妈还没有回来,不过爸爸这几天就走,之前爸爸走错了路,所以要跟念念还有酒酒道歉。”

    听说苏浅还活着,慕云靳整个人都活了。

    “爸爸,你居然走错路!”

    念念瞬间不开心了,“我不想理你了,都这么久了,你还没有接妈妈回来!”

    “是爸爸不好,是爸爸太笨了,但是爸爸跟你保证,下次爸爸回来的时候,肯定带着妈妈回来好不好?”

    慕云靳低头在女儿脸蛋上亲了一口。

    结果胡子太长,扎的念念难受,“啊,爸爸的胡子扎的我好痛。”

    酒酒却始终没什么表情,他以为慕云靳是在安慰念念。

    “酒酒。”慕云靳低头看了儿子一眼,看到儿子还那么却露出那么悲伤的表情,实在心疼。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