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什么?”

    听了警察的话,展婷瞬间瞪大了眼睛。

    杜杰驰被抓了?

    他不是已经成为杜氏总裁混的风生水起了吗?

    明明前几天还上过新闻,怎么就被抓了。

    展婷一直以为杜杰驰事情做的天衣无缝。

    所以怎么也不会波及到她。

    却没想到,自己才进组半个月,居然就被抓了。

    “展婷,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展汐一脸痛苦的看着她道:“杜杰驰已经被抓了,你们所有的交易已经曝光了。”

    “你以为害了浅浅,你还能高枕无忧的拍戏?”

    “你做下这么多错事,如今报应已经来了,你躲不掉的。”

    “不,不可能的,不会的,不可能的!”

    “我已经成为女主角了,拿到了我想要的,我不可能会被毁掉,我不要坐牢,你们这群疯子,人是你们杀的,不是我的杀的!”

    展婷瞬间陷入崩溃中。

    她所想的所要的,都已经实现了。

    她感觉自己的人生已经圆满了。

    却从未想过这样不择手段的圆满,终究是会被打破的。

    展婷几乎发疯。

    警察带走了展婷,封锁了消息。

    在场的人都签署了保密协议。

    因为杀手组织还没踪迹,所以任何消息都不能走露。

    这些人也没胆子敢跟法律叫板。

    展汐一个人坐车回去。

    这几日,她没联系苏夜辰。

    苏夜辰也没有联系她。

    她甚至已经没脸去苏家了。

    即便她不知情,可展婷到底是她的堂妹。

    她甚至还曾经希望苏浅能宽容她妹妹。

    现在当真连她自己都恨自己。

    又是几日过去,查不到苏浅任何踪迹,包括杜易恒的。

    按理说,至少应该打捞到衣服才是。

    苏家几位少爷几乎带人把整个江河都翻了,无数的人潜入水下,却没找到任何东西。

    “不对劲啊。”

    苏远帆越想越不对劲,“二哥,你说浅浅会不会逃了,为什么我们搜了这么久,什么东西都没搜到?”

    “而且二哥我真的不相信浅浅离开我们了,我们是兄妹,如果她真的离开,我们多多少少会有感应的,可是并没有。”

    “二哥三哥四哥,你们说浅浅是不是真的逃了,或者中途又被什么人抓走了,谁说那杀手组织就一定万无一失的?”

    找了好几天什么都没找到。

    苏远帆忽然又燃起了希望,兴许妹妹没事呢。

    苏睿站在船上,似乎没有听进去什么。

    苏焱跟苏莫轩倒是听进去了。

    “你是说,浅浅可能还活着?”

    苏焱转头看了苏远帆一眼。

    “为什么没可能,我们没有看到浅浅的尸体,也没有看到她的遗物,杜易恒的也没有,而且杜易恒又不是多么蠢,说不准他跟浅浅逃出去了,只是无法联系到我们。”

    苏远帆沉寂了许久,不知哪里突然来的自信,就是坚定苏浅没死。

    “二哥,二哥,浅浅不会就这么死的。”

    苏远帆伸手去拽苏睿的衣服,“二哥,就算要伤心,我们也要先找到浅浅的尸体再说。”

    一直沉默的苏睿终于开了口,皱眉道:“浅浅她还在吗?”

    她真的还在吗?

    若是她还在,哪怕找遍天涯海角,他也要将妹妹找回来。

    他最怕的是她不在。

    酒酒跟念念没有去上学。

    酒酒就想傻了一样,哪有精力去上学。

    念念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以为哥哥发烧不舒服。

    “哥哥,你看我画的好不好看,这个是爸爸,这个是妈妈,这个是哥哥,这个是我,这个是飞子还有兔子。”

    念念画了一幅全家福。

    爸爸妈妈手牵手,她跟酒酒在旁嬉戏。

    飞子跟兔子互相追赶。

    小小的孩童,学了几个月画画,进步神速,画的已经有模有样了。

    “妈妈。”

    酒酒低头,看了一眼画纸上的妈妈,眼泪忽然掉了下来。

    “哥哥,你想妈妈了吗?”

    念念急忙伸手帮哥哥擦眼泪,“我也想妈妈,不过爸爸已经去接妈妈了,我想爸爸很快会把妈妈带回来的。”

    念念目前还活在这样的谎言中。

    她以为爸爸妈妈会很快回来。

    酒酒转头看了妹妹一眼,忽然伸出手抱住妹妹道:“妹妹,我们要努力长大,好好的长大,因为妈妈希望我们平平安安成长。”

    念念不知道哥哥说的什么意思,但是她知道只要是哥哥说的,那就是对的,于是便很愉快的点了点头。

    蓝芷看到这一幕,也只是默默的流泪。

    自从女儿出事,她感觉眼泪已经流干了。

    苏浅跟杜易恒还在黑煤窑里过着水深火热的生活,情况不是很好。

    杜易恒身体越来越差,还经常挨打,伤口已经发炎了,却无法医治。

    几乎每隔几天,就有工人死去。

    苏浅真的怕有一天被抬出去的会是杜易恒。

    他们也曾想过逃跑。

    然而,没几天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在黑煤窑做工,每天只吃一顿饭,还要做工十几个小时。

    做工的力气几乎都没了。

    真要跑,最多跑出去几分钟。

    而对方专门雇佣着十几个打手天天看着工人们。

    晚上工人们是被锁起来的。

    白天干活都是在打手的范围内。

    想跑跑不去,想送消息也没有任何办法。

    苏浅每天都把自己的脸抹的跟黑炭似的。

    她脸上的伤口逐渐愈合。

    若不隐藏美貌,肯定会招来祸端。

    她跟杜易恒说话的机会很少。

    在这里男人跟女人是不许说话的,晚上也是单独关着。

    杜易恒他们每天都是做不完的活,只要动作稍微慢一点,鞭子便打了上去。

    所以许多比他们先来的人,已经完全沦为了奴隶,神色呆滞,就跟傻子一样,打他们也不叫,打倒了继续起来干活。

    在这里苏浅见识到了人性最劣质的一面。

    就这样麻木的做着哭功,不知外面岁月几何。

    苏浅整天都在想孩子,想的快疯了。

    而慕云靳一天到晚只呆在家里,哪里也不去。

    孩子不管,公司不管,就抱着她的照片自言自语,整个人已经魔怔了。

    因为苏浅的事,慕家苏家蓝家,以及三家人的亲朋好友,联合向各方施压。不管苏浅是生是死,这杀手组织决不能继续逍遥法外!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