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苏浅跟杜易恒坐车坐了很久。

    后来她实在撑不住,一直昏昏欲睡。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有人打开了车厢。

    刺眼的阳光照进来,苏浅睁开眼睛,有些受不了,便再次闭上了眼睛。

    等她再睁眼的时候,她已经被外面的人粗鲁的拽了下去。

    接着,杜易恒也被丢了下来。

    因为是白天,苏浅这次能看的很清楚。

    杜易恒身上的伤,远比她之前看到的要严重。

    手臂上的伤口都没愈合,脸上的伤口更是恐怖的很。

    虽然苏浅也是一脸伤,看上去很丑陋。

    可她的伤比杜易恒轻多了。

    她休息一阵子,伤口能愈合。

    杜易恒那脸上的伤就麻烦了许多。

    这么帅气的杜二少,不知道会不会落下疤痕。

    苏浅看到脸色顿时一变,担心的很。

    杜易恒却笑着从地上爬起来,丢给她一个安慰的眼神。

    对于杜易恒来说,现在两人能活着已经不错了。

    伤不伤的不要去想,他们要想的是找机会逃出去。

    一路上走来,有的人承受不住,死在了车厢里,中途尸体被丢下车。

    这些人是不会带着累赘走的。

    所以原本的四十多人,现在只剩下十几人,看上去真的少的可怜。

    苏浅听到那个带着他们走的人,一直在骂,似乎是嫌弃亏本了。

    而当初那些人,从别人那里买他们,才花了五百块。

    她跟杜易恒加起来也就一千块。

    不过想想当年她都能拿两毛五买了慕大总裁的处男身。

    如今她跟杜易恒卖一千块,好像比慕大总裁值钱不少。

    路上的生活实在苦,几次都想一死了之,撑不下去。

    所以苏浅也只能想想慕云靳,想想孩子,想想他们以前那些事,借此来给自己动力,让自己活下去。

    下了车,他们便被送进了不知名的大山。

    这座大山荒凉的很,什么人也没看到。

    比苏浅当初进入的那座大山荒凉多了。

    那座大山是有人住的。

    而如今这座大山根本没人家。

    所以苏浅猜测他们应该是被卖到这来做苦工的。

    单单是进山就用了四五个小时,到地方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

    正如苏浅所料,他们还真是被卖来做苦工的。

    这有一家黑煤窑,他们就是些努力,负责挖煤。

    这种工作相当危险,稍一不慎,遭遇爆炸,人便出不来了。

    所以情况不容乐观。

    苏浅看到一些女人在做杂活,虽然是杂活,也不轻快。

    那些女人已经被折磨的不成样子了,满身脏污,双手全都是煤渣。

    男人们则下井采矿挖煤。

    女人们的工作虽然苦累,却没有那么危险。

    男人们随时都有可能回不来。

    周围站着不少监工的人。

    他们手里拿着鞭子木棍等物,一旦有不听话的,便会被殴打。

    还有干活不利落的,也会吃鞭子。

    而那些挨打的工人,却连叫都没叫一声,显然已经麻木了。

    “愣着做什么,赶紧去干活,从今天开始你们就留在这干活,干好了才有饭吃,干不好就别想吃饭。”

    “女的在这边,男的去那边。”

    苏浅他们才刚刚到。

    便见到旁边的小木屋里出来几个凶神恶煞的男人。

    那几个男人没有废话,直接开口让男女分开,立刻去做工。

    苏浅跟杜易恒被迫分开。

    苏浅并不担心自己,毕竟她的工作也就累点,没有生命危险。

    可是杜易恒

    堂堂杜家二少爷,要一筐一筐的往外背煤。

    他身上还有伤,而且万一煤窑

    不过杜易恒看上去心情还不错,一点没有担心自己的样子。

    “你,你,还有你出来。”

    忽然,一个满脸横肉的胖子上前,将几个新来的女人拽了出来。

    苏浅脸色一变。

    那胖子已经走到了她面前。

    刚刚心情还不错的杜二少,这会也紧张起来,死死的盯着那个胖子,生怕胖子也会将苏浅拽出去。

    单独拽出去几个女人,肯定没好事。

    胖子仔细打量了苏浅几眼,皱了皱眉,“这么丑,真扫兴。”

    说着便彻底忽略了她,带上那几个挑出来的女人,让她们去洗澡换衣服。

    苏浅瞥了一眼胖子丢给她们的衣服,顿时吓了一跳。

    居然是情趣内衣。

    不过这里女人少,男人多。

    这些人也不怎么出去,肯定是要几个女人来泄欲的。

    所以这样被拐卖来的,稍微有点姿色的女人便成了他们泄欲的工具。

    苏浅忽然有些庆幸自己伤了脸。

    原来丑也是一种保护色。

    杜易恒:“”

    这么丑?

    这帮人果然不长眼。

    睁着眼睛错过一块美玉。

    不过如此最好,至少苏浅暂时不会有事。

    他就有机会想逃跑的事。

    杜易恒他们连十分钟都没有停留,便一人发了个筐去干活了。

    苏浅等人也是一样。

    她刚刚蹲下身子,便听到旁边有个女人嘟囔,“真羡慕能选上的,天天在这风吹日晒,吃不上饭,还不如去伺候他们。”

    苏浅转头望去,见那个女人已经受的不成了样子,因为整日洗衣服什么的,手裂的厉害。

    看上去女人受了很多苦,生不如死。

    不然也不会羡慕那些被迫陪睡的女人。

    思忖间,有人丢了一堆脏衣服给她,让她去洗。

    苏浅毫不犹豫的接了。

    哪怕洗到手裂,只要能保住清白她也愿意。

    即便生不如死,她也不羡慕那些女人。

    她不能对不起深爱她的老公。

    苏浅抱着衣服去洗的时候。

    看到送他们来的人几个人,跟这里的工头结账。

    工头数了数人数,按照一人一千一百元的费用给了那些人。

    也就是说,这些人五百块买了他们,然后转手一千一卖,算的一笔好账。

    只是这次死亡率太高,已经赔本了。

    这些人来到这,基本是做到死的,所以一千一根本不算多。

    就这样苏浅跟杜易恒被卖入了黑煤窑做苦工。

    自从酒酒得知妈妈的死讯之后,便不爱说话了。

    除了每天哄妹妹以外,谁跟他说话,他都不应。

    大多数时候,小人儿就趴在桌子上发呆,好像整个人都傻了。慕云靳一直将自己关在卧室里,抱着照片跟苏浅说话,谁劝都没有用。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