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温暖,浅浅到底怎么了,你跟我说实话?”

    蓝铭实在受不了这样压抑的气氛。

    他感觉自己要疯掉了。

    “浅浅,浅浅她”

    温暖哭着开口,“杜杰驰买通了杀手组织,他买的是杜易恒的命,而浅浅当时误入病房,被那些杀手一起带走,所以,所以”

    后面的话温暖怎么着也不忍心开口了。

    但是她也不用继续说下去了,苏睿跟蓝铭已经听明白了。

    “不,这不可能,怎么可能呢,不会这样的,不会的!”

    闻此,蓝铭不断的摇头,怒吼一声,压根无法相信这个事实。

    苏睿却是什么都没说,转身便向外走去,杀意满满。

    此刻的他已经疯了,疯狂到要去杀人。

    直接将杜杰驰生吞活剥了。

    “二哥!”

    苏焱脸色一变,急忙追了上去。

    苏睿却是二话没说,直接将人推开。

    苏莫轩也追了上去。

    但是兄弟二人合力都没有拦住苏睿。

    至于苏远帆压根不想去拦。

    他也想杀了那龟孙子。

    那混蛋害死他妹妹,拆散了一个那么好的家。

    他当时没打死那混蛋,已经后悔死了。

    “二弟。”

    苏夜辰出手拦住苏睿,“事情已经这样了,杜杰驰被抓了起来,我们现在需要去找浅浅的尸骨。”

    “什么尸骨,才没有尸骨!”

    暴怒中的苏睿终于开口,不分青红皂白对着苏夜辰便是一拳,好在苏夜辰躲开了。

    “浅浅怎么可能会死,浅浅才不会死,我们家浅浅福大命大,就算遇到杀手她也不会死!”

    苏睿完全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

    当初苏夜辰选择不告诉他,也是担心他会疯狂。

    所有哥哥中,最无法控制情绪的便是他。

    当年那一巴掌,让苏睿愧疚到现在。

    他一直努力去弥补妹妹。

    几个哥哥中,他对妹妹的付出是最多的,感情也是最深的。

    所以这样残忍的事实,苏睿压根接受不了。

    他甚至连听都听不进去。

    苏夜辰也多么希望这件事不是真的,只是梦一场。

    可他知道那个组织,任务从未失败过。

    而且杜杰驰已经付了尾款。

    如果没有付尾款,他还能骗自己任务没有成功。

    但是尾款已经付了,那就说明对方交了任务,杜杰驰才会付尾款。

    所以事实再残忍也是事实。

    当然那个突然出现的意外,谁都没有想到。

    苏浅跟杜易恒虽然还没逃出来。

    但是他们两个却比任何人幸运。

    苏睿依然不肯听,非要去找杜杰驰算账。

    即便保镖已经出手,但也拦不住疯狂的苏二少爷。

    就在这时,温暖忽然喊了一声,“酒酒。”

    于是,整个客厅里的气氛都安静了。

    所有人皆是急忙转头望去,便见酒酒就在楼梯口站着。

    小小的人儿,赤着脚丫,很平静的望着打架的舅舅们。

    他是真的很平静。

    “酒酒。”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吓傻了。

    他们千方百计的瞒着孩子。

    不想却用这种最残忍的方式告诉了孩子事实。

    “酒酒。”

    蓝芷着急的跑过去,一把抱住外孙急道:“宝贝,你怎么了,你不要吓外婆。”

    酒酒这孩子真的平静的不像话。

    这一刻的他,真的像极了他的父亲。

    可他这样的平静,却让所有人都害怕的要死。

    “宝贝,你不要吓外婆,你跟外婆说说话好不好?”

    蓝芷真的怕了。

    外孙亲耳听到他母亲离去的消息。

    这么小的孩子,怎么能承受得住这样的打击。

    酒酒抬头看了蓝芷一眼,终于开了口问道:“外婆,妈妈死了?”

    一句话,让人心尖直颤。

    蓝芷泪如雨下,无法开口回答酒酒。

    酒酒从蓝芷怀里挣扎着下来,然后看着苏邵诚问道:“外公,妈妈死了?”

    这个问题苏邵诚也无法回答。

    小小的孩童,稚嫩的声音,听到人心里,却好险在滴血一样。

    “舅舅,妈妈死了?”

    酒酒得不到答案继续问。

    “酒酒。”

    苏夜辰终于忍不住抱住了酒酒轻声道:“酒酒,你要乖,无论妈妈发生什么,她永远都是爱你的。”

    “酒酒,妈妈呢?”

    酒酒依然在问,“她去了天堂,永远都不要我跟妹妹了吗?”

    “酒酒,妈妈不是不要你们,妈妈只是遇到了坏人,所以”

    “坏人为什么要欺负妈妈,妈妈那么好,他们为什么要夺走我的妈妈,我要妈妈!”

    酒酒忽然歇斯底里的大喊一声。

    这一声大喊,不知喊碎了多少人的心。

    之后酒酒双眼一闭,便昏了过去。

    “酒酒。”

    蓝芷吓的喊了一声。

    众人急忙将酒酒送去了医院。

    念念哭着从屋子里跑出来,“哥哥呢,为什么哥哥不见了,哥哥在哪里?”

    这几天苏浅不在,都是酒酒陪着她。

    她一觉醒来忽然不见哥哥,吓的要死。

    所有人都跑去了医院。

    只有蓝铭温暖等人留了下来。

    “念念,哥哥有些发烧,外公他们送哥哥去医院了,哥哥打完针看完病,明天就会回来了。”

    见此,温暖急忙上前抱住念念安慰道。

    “哥哥发烧了?”

    念念抬头,眼角还挂着泪水。

    “那哥哥是不是好难受,我想去看看哥哥。”

    “哥哥打完针就好了,念念乖,咱们明天就可以看到哥哥了,温暖阿姨给你讲故事,陪你睡好不好?”

    “可是我想哥哥,哥哥不在我睡不着,爸爸妈妈都不在,我只有哥哥了。”

    念念抱着自个的布偶娃娃,赤着脚站在那不肯睡觉。

    “念念,在这站着会生病的,生病就会打针,念念乖乖去睡觉好不好?”

    蓝铭也走过来开口安慰念念。

    看着还不懂事的孩子。

    他实在无法想象,没有了母亲,两个孩子以后怎么生活。

    闻此,念念很认真的想了一下,才点了点头道:“我不能生病,妈妈马上要回来了,我是最乖最乖的,妈妈看到我生病会伤心的,我不可以让妈妈伤心。”

    “暖暖阿姨,我们去睡觉了。”

    念念伸出白嫩嫩的小手,转头拉着温暖便朝着卧室走去。她还在满心的期待妈妈会回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